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羽半仙

正文 第558章 灭绝师太

    董明与方远航遇到了陈立坤李苛二人之后,方远航便与他们混在了一处,而董明则是终于得到了清静,取好了饭食,然后寻到了汤老师所在。

    只是当董明看到正在用餐的汤老师后,却发现汤老师所在的那张桌子,围坐了不少的球员,而且清一色全是女生。

    与汤老师同桌的这些女生,董明倒也识得几个,比如叶听兰、张继红还有路萱,当然,叫不出名字的也有。尽管这张桌子坐满了莺莺燕燕,董明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凑了过去,汤老师身旁已经没了位置,他索性与张继红点了点头,坐到了她的身边。

    “哇,董明,你确定取的饭,是给你一个人吃吗!”就在董明刚刚坐下之时,叶听兰瞪起眼睛,看着董明面前堆成“小山”般的食物,惊叫了起来。

    叶听兰的这一声惊叫,效果真是杠杠的,原本还没注意到董明餐盘的同桌众人,目光纷纷投射了过来,然后,在看清楚董明眼前那夸张的食物数量之后,纷纷露出了吃惊之色。

    “这点不够的,一会儿还要再拿一些!”既然把大家惊到了,董明索性实话实说,他可从来不会为了面子而委屈自己的肠胃。

    董明的话音刚落,只听得“噗!噗”两声,同桌之人已经有两个笑喷,其中一人是路萱,而另外一人,董明却不认识,只见这位女生身材小巧,虽说算不上多么漂亮,却也是清秀可人,不过这位清秀的小女生,头发短到跟董明都有一拼,怎么看都像个假小子。

    假小子女生自觉失礼,连忙略显尴尬地轻咳一声,腼腆地笑了笑道,“董明,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

    被陌生女生直接叫出自己的名字,董明哪里还会不知道,有叶听兰这个快嘴巴坐在这里,一桌人恐怕早就知道了他是何许人也,而同桌的这几位女生,估计与叶听兰都是校友。

    叶听兰很快乐呵呵地开口了,“没事儿的冷晴,董明很大度的,他不会在意这些,董明,我说得对吧?”

    叶听兰的话,却让董明悬点儿喷了,刚刚在房间里,方远航还嫌他不够大度,然而没过多久,却又被一位女生说他大度。想到这里,董明不禁抬起了头,不易察觉地在餐厅里扫了一眼,他目光所及之处,正是方远航等人方向,只是匆匆一眼,董明却没看到那几个家伙,自然也就收回了目光。

    董明当然不会天真地认为,叶听兰嘴上说他大度,心里同样会认为他真的很大度,那只是人家嘴上一说而已,然而,无论丫头心里怎么去想,话语中也有思维绑架之嫌,人家说得总归还是好话,董明仍然对其报以善意的笑。

    就在董明表示出没有在意之后,叶听兰却好像没有马上放过董明的打算,突然小脸一板,然后以一种说教式的语气道,“董明我得要说说你啊,你看看你,只是来餐厅吃饭这件小事,哪有像你这样的,竟然让汤老师等了这么久,让我们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你说说你做得对吗!”说到这里,叶听兰又将头歪向了汤老师,换成了笑嘻嘻的样子,“汤老师,您看,我说得没错吧?”

    叶听兰的话让董明无言以对,也只能心里暗暗叫苦,同时在想着,汤老师之所以这么早来餐厅吃饭,不会也是你撺掇的吧?

    看着董明一脸苦逼的样子,汤老师也偷着笑了,她当然知道董明回到房间之后,必然会洗洗涮涮,然后还要收拾一番,只是她也没有想到,董明洗个澡也能用去那么久的时间。

    “不过是吃个饭的事情,不用那么上纲上线吧,呵呵,谁早来一会儿晚来一会儿的,都有可能啊,我没事儿的。”汤老师打圆场道。

    “我不那么看,汤老师您可是很早就给董明打了电话,董明却仍然那么磨蹭,怎么能让老师在这里等呢?”叶听兰仍然义正言辞地与董明纠缠着,一副不准备放过他的样子,只是,她嘴角边露出的那一点笑意,却早已经将她的内心出卖。

    董明不得不佩服小丫头说话的刁钻,扛着汤老师的这杆大旗与他对垒,从气势上将他完全压制,董明似乎除了举手投降之外,几乎无解。

    正当董明准备放弃抵抗,服个软来结束小丫头的刁难时,餐桌旁边却传来了一道声音,恰好替董明解决了当前的窘境。

    “听兰你说得挺好的,可是你们几个小丫头来吃饭,也不说喊一声老师,哈哈,”

    正准备收割胜利果实的叶听兰,却一下子被这句话给堵了回去,董明也侧头看去,却见那位赵州体校的李教练,已经端了一个餐盘,站在了桌边。

    “李老师快坐这里。”汤老师与李教练已经相熟,见到这位老师前来,汤老师连忙从身后又拽过来一把椅子,同时,旁边的同学也为李教练腾开了一些位置。

    “呵呵,谢谢汤老师了!那我就坐这儿了。”李教练微笑地将餐盘放到了桌上,此时,这张桌子已经坐满,想再加人的话,可就得挤着坐了。

    待大家重新坐好,李教练笑吟吟地看向了叶听兰道,“听兰,怎么不继续说啊,让老师也听听你都有什么高见。”

    俏皮地吐了吐小舌头,叶听兰嘻嘻笑道,“也没说什么啦,就是逗逗董明那个呆子,嘻嘻!”

    “胡闹!”李教练瞪了一眼叶听兰,然后对董明报以歉意的一笑,继续将头扭向了叶听兰,“觉得其他同学不与你争辩,就认为其他同学好欺负是不?人家不与你分辩那不是说明人家比你傻,而是说明人家大度,不愿意同你一般见识,而不是你比其他同学聪明!”

    遭李教练一训,叶听兰将头垂得低低的,脸上也没了刚刚的得色,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沮丧,甚至还带了一点点的委屈。

    而董明的心里也打起了小九九,因为,刚刚他第二次听到有人说他大度,而且说他大度的人还是一位教练,他心中甚至还生出了小小的得意,暗暗在想,方远航你不是说我不够大度嘛,结果呢,哼!

    还好,李教练没有要继续为难叶听兰的意思,转头又看向了汤老师道,“董明这位同学,是我见过动作最干净的球员,没有之一,我真的不知道您是怎么训练的,您能培养出来这样的选手,说是我执教这么多年以来,最让我吃惊的事情也不为过,汤老师真的很佩服你!”

    汤老师心中确实很认可李教练的说法,董明的训练效果,也着实让她骄傲,但是谦虚是我们民族的传统美德,汤老师仍与对方客气一番,并且坦言了董明的诸多不足,希望得到李教练的不吝指点。

    只是客套的一番话,却没想到,李教练竟然当真了,当场指点起了董明,当然,她是不是真的当真,没人说得好,因为除了李教练自己,谁也不知道这位教练心里是怎么想的。

    “董明同学的比赛,今天我看得非常仔细,老师认为你在三个方面需要加强,但这三个方面,老师能给你提点的,只有其一。”

    “虽然你的步法很好,在场上如同行云流水,但仍然需要加强,在动作要领方面老师没发现任何问题,你需要加强的地方是力量,加强力量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所以,你的训练切不可松懈,这是第一个需要加强的方面,在这方面老师指点不了你什么。”

    “你的技术动作同样完美,完美得如同教科书一般,但是,老师在你的动作之中,能够看出一些问题,那就是感受了动作中存在的生疏感,虽然并不明显,在仔细观察之下,也不难发现,老师不认为你是一个训练懒惰的球员,所以对你身上的这种情况,有些不解。”李教练说到这里的时候,却看向了身边的汤老师。

    汤老师脸上略显沉吟,片刻后轻声道,“董明是个农村孩子,在来我们齐山一中读书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羽毛球。”

    汤老师的话,如同一道惊雷,不仅惊到了李教练,也惊到了餐桌上所有的球员,每个人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了董明,而李教练更是惊声说道,“汤老师,您是说,董明只接受了一年半的训练,就达到了这种程度?”

    “事实上,董明在接受训练的前半年,他只进行了步法的练习,半年之后我才开始逐渐教他技术动作。”

    汤老师这句话,让李教练更显错愕,她万万没有想到,董明接受的训练时间竟然少到了另人发指的程度,如果这番话不是董明的教练讲出来,换个人说的话,她是绝对不会相信的,这种情况实在有些颠覆她的认知。

    “只练步法,不学技术,那么枯燥的训练,你也能坚持下来?”就在大家都被惊住的时候,冷晴突然开口了,问出了所有人都感到难以想像的问题。

    “还好啦,我挺喜欢训练的。”董明还是实话实说,当然,他这么说也并不是他能坚持训练的全部理由,董明喜欢训练不假,但他更喜欢训练对他磨穴的促进作用,只是这个原因是他最大的秘密,是不可以对他人讲的。

    你说你喜欢训练就喜欢了?信你才怪!估计在场每人都会认为董明没讲实话,但是,董明在这种枯燥的训练之中坚持了下来,却是不争的事实,也容不得他人反驳。于是,又有些人把问题想到了其他方面,这些人神情复杂地看向了汤老师,难道……,这个汤老师竟然是一位传说中的灭绝师太?

    感谢依旧云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