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死亡救援

第289章 又失踪一个

    一直跟着我的凤九天被吓了一跳,见我语气严厉,完全不像是开玩笑,惊慌之下真的一动也不敢动,惊声问我:“黑鹰!你、你拿枪对着我干什么?”

    我们这里发生的事情,其他人看不到,只能通过耳机去听。此刻听到我居然用枪指着凤九天,震惊程度可想而知。

    沈豪第一个吃惊的说道:“黑鹰!你们那里到底出什么事了?你怎么会用枪指着博士?”

    李教官也喊道:“黑鹰!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可别冲动!”

    赵教官更是离谱的说道:“黑鹰是不是失去理智了?他不会鬼上身,想把我们都干掉吧?”

    我不理其他人,问凤九天说:“对不起!现在这里有两个你,我不知道你们哪个是真的。所以你先按我说的做,把枪放下!”

    凤九天开始先是惊恐,不过很快就变得愤怒,听我说有两个她后,她又变得愕然。

    当下她把枪往身后一甩,没有了之前的害怕,大步走到那个举手微笑的凤九天跟前,低头去看她的脸。

    我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的动作,发现当她看到站着不动那个凤九天的脸时,一下就呆住了,愣愣的满脸茫然。

    很快她就愤怒的转头对我喊道:“这一看就是个假人,连动都不会动,你连这点判断力都没有吗?”

    为了证实这一点,凤九天抬腿就对着那个不动的自己踢了一脚,谁知这个不动的凤九天站得格外稳,不但没被踹倒,反倒把踢人者给反弹的一跤坐倒。

    “你们谁赶快过来一下!”凤九天坐在地上大发雷霆,喊道:“我跟这个糊涂的家伙是说不清楚了!”

    这一下我已经看出不对劲了,连忙放下枪,走到那个不动的人面前,用力在她身上敲了敲,触手非常坚硬,我惊讶的说道:“还真是个假人!这、这也太像了吧?”

    凤九天坐在地上没好气的瞪着我,我连忙过去把她拉起来,说道:“别光顾着生气,先看看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有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假人被立在这里,而且还那么凑巧的跟你在同一条通道上。”

    被我一说,凤九天还真忘了发脾气,她走到那个假人跟前,左看右看,又敲又打的调查起来。我看她一时看不出什么,便抽出匕首,轻轻在假人身上刮下一层,然后用灯照着匕首上的东西看。

    此时我无法摘下面罩去闻,不过从视觉上看,和蜡有些相似,我不由说道:“原来是个蜡像!”

    如今我们遭遇的诡异程度,已经超过了以往的认知。一艘神秘的太空飞行物上,在我们没有去过的地方,居然摆着一个和凤九天一模一样的蜡像。不只是脸像,就连身高体型,也几乎和凤九天本人一模一样。

    更为惊悚的是,她还就偏偏摆在了凤九天的必经之路上。要知道我们每个人走哪条路都是随机选择的,这要是预判的话,未免也判断的太准了。

    还有问题就是,为什么会出现凤九天的蜡像,而不是其他人的?蜡像是什么人做出来的?又是什么人摆在这里的?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这一切都太奇怪了,我们所有人都仿佛陷入了无边无际的迷雾当中,就如同这浩瀚的太空一样,完全不知道方向和出口在哪里。

    我觉得情况有些复杂,不敢再让大家分开行动了,于是我下令所有人原路返回,在出发地点集合,见面后再商量下一步计划。

    看到其他队友的灯光都向来路返回,我也拉过还在研究蜡像的凤九天,一起向来路跑去。

    看来这次救援行动,比我想象中还要诡异、凶险得多,如果再不赶快把这里的秘密搞清楚,别说找到失踪者,恐怕我们自己也走不出这个地方了。

    顾不得身体的疲惫,大家都是加快脚步往回跑,看得出刚才我和凤九天碰到的诡异情况让大家都有些紧张。李教官连连提醒大家不要走得太急,心跳太快,血流加速在这种环境里对身体没好处。

    等我们再次回到那扇门前,大家一见面,紧张情绪立刻放松下来,好几个人都直接瘫坐在地。

    “刚才到底什么情况?”赵教官气喘吁吁的问我。

    “有人造出一个完美的假人!”我回答:“和博士几乎完全一样,我一时都没分辨出真假来,误以为有人冒充了博士。”

    “是啊!”凤九天没好气的接着说道:“要不是那个假人不会动,估计我现在已经被黑鹰一枪打死了!”

    我连忙解释说:“我哪有这么鲁莽?不分青红皂白就开枪?当时情况特殊,我必须那么做。如果吓到你的话,我向你道歉!”

    其实凤九天也不是真的生气,只是不讽刺我几句她就不痛快。见我很诚意的道歉,撇撇嘴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李教官呢?”这时一旁的安北陌忽然说道:“谁看到李教官了?”

    我们全都是一惊,连忙左右张望,我一数加上我站在这里的的确只有六个人,李教官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不见了。

    在回来的路上,我清晰记得,旁边通道李教官的灯光是一直和我们一起往回走的。虽然当时看不到他本人,但这里能发出光亮的只有我们身上的照明设备,那个人应该是他。

    “钱教官!”我急忙呼叫:“你能看到李教官的摄像头显示吗?他在哪?”

    谁知我一连呼叫了三遍,钱教官都没有回答,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和罗盘壹号的通讯已经中断了。

    我心中开始不安起来,为了尝试恢复通讯,我想从这个空间里出去再试试。当我想去开门时,却发现原本虚掩的铁门已经关死了。这门是朝里开的,门上也没有把手,我抠拽着费了半天劲,铁门纹丝不动。

    “妈的!”我骂了一句,对同伴们说道:“门被锁上了,我们出不去了。谁看见这门是什么时候锁上的?”

    众人都摇头,赵教官这时结结巴巴的说道:“那个是我进来之后顺手给关上的。”

    我不解的瞪着他,赵教官连忙又说:“我这不也是为了安全嘛,万一趁我们不注意有什么东西从后面偷袭,岂不是很危险?”

    他这么一说,我立刻明白他是对之前发现弹孔的事耿耿于怀,还认为是有什么危险的人或怪物藏在那个空间之中。

    “你恐怕就是传说中的猪队友了吧?”沈豪气哼哼的对赵教官说道:“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一路给我们找了多少麻烦啊?”

    “算了,野兽。”我虽然有些气愤,但还是立刻阻止了沈豪,现在不是相互埋怨的时候,有人失踪了,大家必须保持团结,才能合作把人找回来。

    罗盘壹号那边是指不上了,我们只能自己想办法。我让大家先保持冷静,想了想对凤九天说:“博士,你有没有办法黑进罗盘壹号的控制系统?”

    凤九天摇头,说:“这里没有网络,我必须把数据线和罗盘壹号链接才能进行入侵操作。可就算链接上,我怕是也黑不了罗盘壹号的系统,毕竟我的黑客能力还没那么高明。”

    安北陌这时从远处回来,对我说:“热像扫描检查过了,李教官就像人间蒸发一样,完全失去了踪迹。”

    怪事一件接着一件,而且半点头绪没有,凤九天和赵教官脸上都出现了恐慌的神色。

    凤九天才申请加入drt没多久,连三个月的特殊训练还都没通过,再加上刚才受到一些惊吓,此刻内心不安倒是情有可原。可这个赵教官在部队也受训五、六年了,而且还是接受的非常规化训练,按理说身体和心理素质都应该很过硬,不该这么怂啊!

    我无语的瞪了他一眼,对大家说道:“我们自己先不要乱,李教官是和我一起跑回来的,这一点我能肯定。就算失踪了,也还在这附近,我们现在就去他走的那条通道寻找,或许能找到他。”

    赵教官苦着脸说:“刚才热感应都没搜索到,搞不好他已经”

    一听他又喷出这种丧气话,我有股控制不住的愤怒和冲动。忽然一脚踢出去,正中他小腹上,顿时把他仰面踢出一个跟头。众人都被吓了一大跳,没想到我刚劝完沈豪,自己居然发起火来。

    “真是给我们军人丢脸,你要不是靠自己的爹,根本就不配穿上这身军装。我之前还觉得是不是对你要求太高了,现在看来,你根本就是个扶不上墙的烂泥。我他妈真后悔,当初怎么就脑袋一抽,把你给带来了呢!”我没有怒吼,语气反而阴狠冰冷,听得旁边众人谁都不敢吭声。

    “我最后警告你一次!”我继续冷漠的说道:“再让我听到你口不择言,胡说八道,扰乱军心,我亲自毙了你!”

    看出我是真的发怒了,赵教官吓得一句话也不敢说,脸色煞白,半天也没敢从地上站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