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诸天最强大BOSS

正文 第602章 施以惩戒,死亡之手!

    一只山岳般大小的赤金龙爪,横档住了太皇剑。

    这是震撼人心的一幕。

    无论是叶凡等人也好,还是四大神朝的皇主也好,抑或者南岭的妖主也好……所有人,这一刻,目光都近乎呆滞。

    极道帝兵,这四个字,足以压塌时空,震撼岁月。

    在无帝时代,这就是最强的威慑性武器,是世上的终极力量。

    极道帝兵一旦出世,爆发威能,基本上就代表着足以横扫一切。

    即便是远古圣人、圣人王与大圣,乃至传说中的准帝,都不敢与极道帝兵硬碰,只能选择避其锋芒,然后采取迂回周旋的方法。

    极道帝兵太强了,承载着帝与皇的道,相当于帝与皇的另类新生。

    这世上,除了古之大帝外,几乎没有人能凭借肉身,抗衡极道帝兵。

    万古以来,也只有无始大帝,在准帝时期,徒手接下极道帝兵,这被视为神话。

    至于大成圣体,也能手接帝兵……但大成圣体,已经相当于另类成道了,不计算在内。

    因此,万古岁月中,也只有一个无始,是特殊的而已。

    最后,无始也证明了自己的强大,超越众多帝与皇,成为遮天世界最强的几人之一。

    现在宁缺也徒手接下帝兵,成为继无始之后,万古以来,第二个未成道之前,徒手接下帝兵的人。

    即便不像无始当年那样,接下的是无缺帝兵的一击。

    但现在宁缺只是大圣境而已,这可以说,已经超越了无始当年所创下的奇迹了。

    难道将来这位魔主,不但要成为大帝,还是成为最强大帝之一,甚至史上最强大帝吗?

    这一刻,所有人都有种窒息过去的感觉。

    他们亲眼见证了最不可思议的奇迹的诞生。

    “这……这怎么可能,这可是极道帝兵啊,他怎能徒手接下?”

    大夏皇主凝望着虚空中面无表情的宁缺,心中满是绝望之色。

    几位年老花甲的大夏老皇叔,也浑身战栗,大夏皇主催动皇剑对宁缺突施杀手,他们也是同意的。

    无论如何,事涉道统传承,太皇经都不能落在一个外人手中。

    在他们想来,有大圣级的神祗念拖住宁缺,他们突然祭出太皇剑,是有很大几率重创乃至抹杀宁缺的。

    无需抹杀,只要能成功重创宁缺,那一切就好办了。

    他们知道,一旦宁缺受到重创,九黎神朝就绝对不会放过落井下石的机会,绝对会选择催动九黎图。

    宁缺与叶凡等人的关系,似乎也存在矛盾。

    到时候,叶凡等人也很可能催动吞天魔罐出手。

    那样的话,三件极道帝兵,再加上一尊大圣级的神祗念,完全将重创中的宁缺抹杀了。

    以上都是大夏皇主他们心中的预想。

    现在他们却很绝望,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宁缺竟然能徒手接下了太皇剑。

    “无论如何,我们已经出手了,就必须抹杀魔主,否则,我们大夏神朝承受不起他的报复……”

    大夏皇主,与几位大夏老皇叔对视一眼,眼中都流露出一丝狠色。

    他们准备献祭自身,唤醒太皇剑中沉睡的神祗,让太皇剑彻底复苏。

    只要太皇剑彻底复苏,他们相信就算十个魔主,也不够杀!

    不过,就在大夏皇主他们准备献祭自身复苏太皇剑的时候,整片时空突然停顿了。

    无论是神祗念,还是大夏皇主他们,以及这里的所有人,都陷入了停滞中。

    好像一幕正在进行的电影,被按下了暂停键。

    现场唯一不受影响的,就只有太皇剑、九黎图、吞天魔罐三件极道帝兵,以及在帝兵光辉笼罩下的叶凡等人,以及九黎神朝的大人物。

    “无量他妈个天尊……时间停顿,这样逆天的时间神通,竟然有人掌握了。”

    段德看着周围的一切,仿佛变成了一幅停止的画卷,不由怪叫一声。

    “不可惹……这个变态,不可招惹啊,对时间领域的领悟,竟然到了这种程。老瞎子我估摸着,只有孕育出帝道法则的存在或者神兵,才能破解他的时间神通……否则,无论是谁,都不是他的对手。”

    老瞎子震撼说着,连忙让吞天魔罐下沉到他们头顶上方,垂落更多的帝兵光辉,隔绝宁缺的时间之力。

    “……真是一个让人心生绝望的对手。”

    叶凡看着宁缺的身影,心中叹息一声,时至如今,他不得不承认,宁缺很可能是他毕生都难以超越的对手。

    他一直对自己很有信心,他过去一直认为,只要他圣体大成,便能横扫世家一切敌。

    但现在,他却有种感觉,即便他圣体大成,只怕也难以奈何宁缺。

    九黎神朝众人,看到宁缺使出了时间停顿神通,让所有帝兵光辉笼罩外的人与物,全都陷入了停顿之中,也纷纷悚然变色。

    他们也连忙让九黎图下沉至距离头顶数米的位置,垂落更多的帝兵光辉,守护自身。

    这一刻,他们非常庆幸自己刚才没有出手。

    唰!

    宁缺的身影,先出现在神祗念身边,轻轻一推,将其送入了虚空的黑洞中。

    他有办法抹杀神祗念,但他没有这样做,他准备先封印起来,抽空研究研究,看能否得到一些什么。

    随后,他又瞬移至大夏皇主与几位老皇叔身边,手掌轻轻一抹,大夏皇主与几位老皇叔就化为了齑粉。

    不过,在灭杀大夏皇主时,宁缺从其身上提取了一团精血。

    就在宁缺灭杀了大夏皇主之后,时间停顿的效果消失了,一切恢复了正常。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神祗念怎么消失了?大夏皇主他们呢?”

    阴阳教老教主、南岭妖主与萧太师等各路势力的大人物,看到神祗念与大夏皇主等人统统消失了,直觉感觉到了不对。

    他们连忙催动神识与九黎皇主等人交流,九黎皇主等人并没有隐瞒,直接将真相告诉他们。

    “时间停顿!”

    阴阳教老教主等人,嘴角抽搐,满脸骇然的望着宁缺,仿佛白日见鬼了一般。

    这位魔主,未免太变态了,徒手接帝兵,已经足以震撼人心,现在竟又使出了时间停顿这样的逆天神通。

    试问这天下间,还有谁是他的对手?

    宁缺没有理会震惊中的众人,他一边催动体内的法力,暂时镇压着无人主持的太皇剑,一边凝视着手中那一团从大夏皇主身上提取出来的精血。

    “这一次,我本不想杀人,但奈何你们非要逼我……那我就只能略施惩戒了!”

    宁缺“惆怅”长叹一声,将大夏皇主的精血化入一股法力之中,然后猛然向虚空一掌拍出。

    “轰砰!”

    本就处于崩灭边缘的小世界,这一刻,彻底崩碎了,所有人都坠入了虚空乱流之中。

    好在来这里的人,基本都携带着远古圣兵与帝兵,最差的都携带着残破圣兵,足以庇护他们在虚空乱流中活下来。

    不过,这一刻所有人都惊骇欲绝的望着宁缺的那仿佛伸进无尽时空深处的恐怖巨手。

    那一只巨手太大了,至少有数万里长,一眼根本望不到尽头,像是一片浩瀚的大陆一般,恐怖无边。

    “魔主这是在对谁出手啊……”

    所有人疑惑想着,随即,他们仿佛想到了什么,全都骇然变色。

    “不会吧……难道魔主要隔着数十万里,对大夏王朝出手?”

    有人颤声说着。

    大夏神朝古皇城,作为四大神朝之一的国都,可谓极度雄浑壮阔、磅礴大气。

    巨大的城墙,高耸入云,飞鸟难渡,比许多以雄伟著称的中州山脉,还要伟岸,如一条横卧的太古巨龙。

    更可怕的是,那极度雄伟的城墙之上,交织着无尽的道纹,赫然透发出无数杀阵汇聚起来的恐怖气机。

    这样的城墙,便是远古圣人来了,也只能望而兴叹,根本攻不破。

    而在那古老而雄伟的城墙内部,更有万水千山,飞泉瀑布,一座座古老的宫阙,或矗立在大山中,或漂浮于大湖湖面,又或悬浮于浮云之上。

    此外,还有一座座仙光缭绕的古老净土,在云雾中若隐若现。

    这还是一片龙脉汇聚之地,精气流动,紫气冲天,氤氲一片,化成龙形。

    有珍贵的麒麟兽,在山涧中痛饮清泉;有大山般大小的异种金雕,在净土中盘旋;有天马后裔,扇动着巨大的白色翅膀,搏击长空……

    此外,还有许多身穿瑰丽仙衣的身影,在一座座宫阙与灵山中出没,尽皆气度不凡,自带贵气。

    这简直是一片人间仙国。

    无数年来,这一片人间仙国,从没有人敢冒犯,因为这里是大夏神朝的国都,是北斗星域众多圣地中的圣地,是这北域星域真正的主人之一。

    但这一天,这一片人间仙国上空,千万里虚空轰隆一声爆碎,一只无边无际的恐怖巨手,突然降临,狠狠镇压了下来。

    与这一只巨手同时出现的,还有一阵冷漠的声音。

    “大夏皇主,对本座不敬,已被处死……然其死不足以抵罪,故本座对大夏略施惩戒!”

    轰隆隆!

    千万里虚空塌陷,天翻地覆,无边无际的巨掌,仿佛一只死神之手一般,携带着摧毁一切的威能,从大夏国都上空镇压而下。

    顷刻间,天空中,一座座古老的宫阙爆碎,一座座大的净土崩解。

    宫阙与净土中的生灵,无论是修士也好,还是异兽也好,统统都爆碎成血雾,惨叫声、嘶吼声不绝。

    大量的宫阙废墟与净土废墟,从高天上坠落而下,尘埃弥漫天地,将下方无数宫阙,还有灵山淹没。

    随着那恐怖的巨手不断下压,下方的一座座古老的宫阙与灵山,也开始崩塌。

    大湖溃堤,湖水泛滥。

    更惨的是,数以万计的修士,还没反应过来,就直接爆碎成了血雾。

    这一刻,整个大夏王朝国都,简直如末日到来,死伤无数。

    好在,这里是修士的国度,基本没有凡人,不然就这么一下,估计死伤数亿都不止。

    “完了,完了……”

    “我们大夏神朝究竟得罪了谁,对方竟然下这样的毒手……”

    “快请封印中的老祖出世,否则我们大夏神朝就彻底崩灭了……”

    仿佛末日到来的大夏国都中,惨叫声、恐惧声、痛哭声等等混杂在一起,极度混乱。

    “究竟是谁,竟敢对我大夏出手!”

    一座古老的宫阙中,突然升起一道通天彻地的光柱,一道恐怖大圣气机,猛然扩散开来,横扫九天十地。

    随即,一座覆盖住整个国都的惊世法阵,缓缓升起,挡住了那从天而降的死亡巨手。

    不过,那死亡巨手溃散之际,有数百道猩红的血光,如同一把把血色天刀一样,横扫整个大夏国都,数百道惨叫声同时响起。

    “不好,皇主一系的嫡系血脉,几乎被尽斩了……”

    一个大夏王朝的老王者,使用神识观察到刚才被斩杀的数百道身影,脸色瞬间苍白无比。

    那数百个被斩杀的身影,赫然全部是他们大夏皇族皇主这一脉的嫡系血脉。

    也是他们大夏皇族最核心的一脉。

    现在这一脉几乎被斩尽杀绝……他们大夏皇族损失简直惨重无比,甚至比死亡巨手先前造成的损失还要大。

    “魔主!你好狠……”

    这一天,大夏国都之中,一声充满恨意的悲啸,传遍整个中州。

    压抑而恐怖的大圣气机,弥漫整个中州。

    这是一尊大圣在发泄内心的悲与恨。

    整个中州无数势力,无数修士,都瑟瑟发抖,生怕这位大圣将怒火发泄到自己的身上。

    随即,一则极度震撼的消息,如同史前大海啸一样,传遍了整个中州,传遍了五大域。

    魔主竟然对大夏神朝国都出手了,隔着数十万里发出的一击,几乎将整个大夏神朝的国都轰成废墟。

    大夏神朝,无数古老的宫阙与净土崩溃,死伤更是惨重无比,尤其是大夏皇主一脉的数百嫡系血脉的损失,更是不可承受之重。

    可以说,大夏神朝遭遇了有史以来最为惨重的重创。

    若非大夏神朝一位封印来了无尽岁月的大圣,及时苏醒过来,并启动了守护大阵,只怕整个大夏国都这一次都会被抹平。

    大夏神朝可是北斗星域中,屹立于最巅峰的圣地之一,不但出过大帝,还拥有极道帝兵。

    这样的圣地,竟然被魔主重创,这简直是开天辟地般的惊天大事件。

    随后,仙府世界中的消息传出,关于宁缺手接帝兵与使出时间停顿这样逆天神通的消息,也为世人所知。

    这一次,整个天下直接寂静了。

    极度的震惊,让人们不由自主陷入了呆滞中。

    所有人终于明白了前因后果,明白宁缺为什么会对大夏神朝出手了。

    但所有人心中都无法平静……

    估计,即便再过很多年后,回想起这两则消息时,也依然无法平静。

    “一尊超越无始大帝的史上最强妖孽,诞生了!”

    许多大人物如此感慨。

    仙府世界中的消息传出来后,差一点就要暴走的大夏神朝,也默默的平静了下来,没有人提报复的事,像是一个受伤了的野兽,在默默舔舐伤口。

    当然,他们召唤回了太皇剑。

    大家对于大夏神朝选择了沉默,都并表示了理解,没有人觉得大夏神朝怂。

    因为,宁缺这位魔主,实在是太可怕了,竟然能手接帝兵。

    如此一来,这天下间最强的威慑性武器,就基本对宁缺失效。

    除非帝兵真正复苏……不过,想要帝兵真正复苏,代价太大,不到万不得已,没有势力愿意这样做。

    况且,就算帝兵复苏了,那也要打中宁缺才行啊。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宁缺精通时空之道,能否在帝兵复苏后,锁定宁缺,没有人知道。

    从这一天开始,宁缺真正成了天下禁忌之一,没有任何势力愿意得罪,也没有任何势力愿意提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