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超凡界线

181章影子有点黑

    奥克斯走出洞穴的时候是一个人,那个老者并没有跟在一旁,帕梅拉正一副焦急的模样在那来回转悠,看到他出来顿时站定了身子,恢复成那副稳重的样子。

    帕梅拉的不远处有一个男子跌坐在地,神情有些萎靡,光溜着上身,下面则穿了一条皮裤。

    男子的样貌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但在此人的左胸处则有一个大大的锁型印记,此时正散发着黄色的微光。

    “走吧,我的任务完成了。”帕梅拉淡淡的说道,看也不看那个叫红夜的巫师,抽出一根长鞭直接捆在那光溜上身的男子身上,用力一扯喝道“走,跟我回巫师评议会接受审判。”

    这任务可真够轻松的。奥克斯不屑的憋了憋嘴,他本以为要经过一场神奇的追踪,然后再来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最后九死一生的将犯人抓回去的大戏,可却是这么走一个地方,犯人都已经准备好了,只是过去提溜回来就行。

    帕梅拉牵着男子走在前面,奥克斯则走在最后,两人将那名犯人夹在了中间,路过那个叫红夜的巫师时,对方竟然朝他微笑的点头致意。

    奥克斯神情古怪的了回了一礼,强压下回头的冲动朝着来时的路走去。

    帕梅拉和奥克斯身上没有违法的红光,在来的路上已经够引人注意了,此时往回走更是让所有生物都行了注目礼。

    血脉污染者神情恐惧,身体更是带着微微的颤抖,那些监工巫师们则一个个神情玩味,眼神中充满了戏谑和阴狠,在他们面前恶狠狠的抽着那些血脉污染者。

    尽管这些巫师们一个个心怀歹意,但直到他们坐上了马车,这些生活在地下影城的巫师也没有发动攻击。

    马车顺着通道一直往前,很快路过了他们最初上车的地方,马车没有停奥克斯也没有询问,无聊之下打量着被绑缚脚下的那名男子。

    “能告诉我你犯了什么事吗”男子身上的红光并不浓郁,额头上的那个犯字也不耀眼,奥克斯猜测他犯得事应该不重。

    男子略微睁开了闭着的双眼,看了眼将脸遮住的奥克斯,半响之后才道“什么法,谁的法,凭什么”

    奥克斯呆愣半响,这个问题问的真的很有意思,但他一句话就将这人给噎住,“凭你实力弱。”

    人的脸色真的可以瞬间变色,奥克斯亲眼目睹男子的脸瞬间涨红,想说什么又被死死的憋了在喉管,看的他都感觉到难受。

    男子始终没有再说一句话来,奥克斯也没有再询问,帕梅拉一直端坐着显得非常严肃,但时不时的转动的兜帽可以看出她在警惕着周围。

    对于帕梅拉的严肃认真奥克斯很赞赏,但他不认为会有人来劫囚,这种直接送到手上的犯人,明显有着不为人知的内幕,这要是还被劫了,那得罪的可不是一方人物了。

    马夫渐渐降低了速度,很快停靠在一边,帕梅拉松开男子扯着他走上了一旁的过道上,奥克斯紧随其后。

    等到马车消失在视线中,帕梅拉带着往前又走了一段距离后,伸手在一侧的墙壁上点了点。

    轰轰,墙壁朝着两边自动分开,一个传送衣柜出现三人的面前,奥克斯很是惊奇的打量了四周,他刚才可没有发现这里有什么异常。

    等到两人带着一名罪犯回到了毒尾巷,奥克斯终于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不使用我们去的那个传送衣柜”

    帕梅拉一扯手中长鞭,不紧不慢的说,“因为这两个传送衣柜都是单向的,并且还记录了魔力气息,其他人别说使用就是找也别想找到。”

    奥克斯没有再次询问,尽管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两年多了,但了解的连冰山一角都算不上。

    如果有机会他真希望到处去走一走,就算有生之年无法看透这个世界,也比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懂要强。

    毒尾巷此时正是白天,天上的太阳正高高悬挂在头顶,但周围还是显得很暗淡,一次地下影城执行,花费了他们一上午的时间。

    街上的行人并就不多,看见那被捆缚的男子,加上那胸口微黄的标记,这些人哪还不明白这是在干什么。

    原本缩在街角的那些身影,此时看见这场面,一个个爬滚着朝更阴暗的地方躲去,再也没有了不怀好意的眼神。

    这些人身上有些没有红光,有些则有着很淡的红光,帕梅拉对这些像是没有看见一样超前走着。

    奥克斯再也忍不住的问道“学姐,这些人一看就犯法了,我们要不要也把他们抓回去”

    帕梅拉两耳不闻窗外事,扯着那个男子超前走,刚才响起的问话她用行动告诉奥克斯,她没有听见。

    “抓嘿嘿嘿,她敢吗”男子像是找到了宣泄口一样,带着嫉妒的嘲讽说道“法令是要看人的。

    可卡魔罗监狱里的人要么是真正犯下大事的,要么就是孤家寡人没有背景的,要么就是像我这样拿来被交差的。

    红夜曾经斩杀了七名巫师,还凌辱了一位女性巫师,可结果不还好好的活着嘛,阴影之王的弟子他们敢抓吗”

    法可以犯,但也要看敢不敢抓、能不能抓,真如男子说的那样,有着实力强劲的后台,明知道他犯法了又怎样

    你敢抓就要做好一场真正大战的准备,你敢抓就要做好巫师损落的准备,在四个异世界虎视眈眈的情况下,真要发生这样的事,最后倒霉的永远是超凡世界。

    感情我以前都在玩火啊。奥克斯一直在用巫师法令保护自己,很多事他都是扯着法令的借口,真要按这男子说的那样,他早就该完蛋了。

    一个人影突然从奥克斯的脑海中钻出,他能这么干,那些人还一直保持着底线,很可能是因为维尔利多。

    想到这里奥克斯不由得出了身冷汗,同时想到自己毕业后还会不会得到一位高级巫师的庇护,恐怕等他毕业后就是那些巫师家族撕破脸的时候。

    “学姐,谢谢”奥克斯这次是真心实意的在感谢,如果不是帕梅拉执意带着他去地下影城,恐怕他还一直活在法令能约束所有人的自我认知中。

    帕梅拉被感谢的有些莫名其妙,她狐疑的回望了一眼,看见奥克斯那认真的模样很是不解。

    她执意要带上奥克斯,除了给自己壮胆外,更多的则是想凭借对方的身份少些困难,毕竟地下影城没有魔药大师。

    这次她就没有像以前那些哥哥姐姐们一样,去了地下影城被各种刁难,还要完成一些事情才能拿到既定的犯人。

    不过对于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谢,帕梅拉倒也没说什么,魔药大师感谢自己难不成还要拒绝

    两人带着那名男子很快走出了毒尾巷,腹皮街与毒尾巷简直天差地别,一走出那阴暗的小巷子,喧嚣的买卖声、温暖的感觉,顿时浮现在奥克斯的身上。

    正午时分正是太阳最为猛烈的时候,感受到身上的暖意逐渐被热意所取代,奥克斯也不在意,仔细的打量起周围猛然增多的人群。

    腹皮街血脉污染者只是少数,就算行走在街道上,也是小心翼翼的跟在主人的身后,随时保持着警惕,深怕惹恼了周围行走的巫师。

    巫师和血脉污染者很好分辨,不光穿着打扮有着很大不同,最直接的就是其走路的架势一看便知。

    奥克斯此时正在打量一个女性巫师,对方也许是感应到了他的目光,两边上翘的大眼睛直接和他来了个对视。

    略带羞涩、略带不好意思的奥克斯低下了头,就在低头后的一刹那,他突然一下定住了本要抬起的脑袋,接着又猛然抬头四周,然后又再一次低头。

    在帕梅拉不解的目光中,奥克斯忽左忽右的来回的走动,不时的又走到两侧的屋檐下,不时的又站在街道中央一动不动。

    “莱恩大师,你有什么事吗”帕梅拉实在是没忍住的问道。

    奥克斯指了指自己的脚下,问道“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同”

    不光帕梅拉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就连那被抓的犯人也看了过去,这一看顿时让两人有了不同的表情。

    “虽然影子看上去都是黑色的,但你的影子明显要更黑一些。”帕梅拉如实的说出了发现的不同。

    那名犯人则面色古怪的看着奥克斯,想起刚才帕梅拉的话,他顿时又做出一个恍然大悟的样子。

    “为什么会不同”奥克斯看向帕梅拉问道,得到对方摇头后他又看向那男子道“你应该知道什么,影子的颜色为什么会不同”

    “那是因为你本来就黑。”男子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接着就肆无忌惮的哈哈大笑起来,仿佛是看见了什么开心的事一样。

    “闭嘴。”一声冷喝从帕梅拉嘴里吐出,一抖手中长鞭,另一端缠在男子身上的几圈绳索猛然收缩起来,没用三秒钟男子就发出了惨叫声。

    奥克斯见此适时的插嘴道“把你知道的说出来,这样你会少受一些痛苦。”

    “哼哼。”男子哼了两个断音,却是没有说出奥克斯想知道的,同时还使劲咬紧了牙关,怎么也不在吭一声。

    帕梅拉也没有如奥克斯所希望的那样继续缩紧长鞭,惩罚了那么一会后她就松开了绳索,扯着男子朝评议会的驻点走去。

    看着自己比别人黑了那么一点的影子,奥克斯低头回想这是怎么回事,他很快就想了地下影城。

    在进入地下影城之前还是正常的,出来后却发生了不同,那么在地下影城能做出这种事的只有两人。

    一个就是那位阴影之王的老者,另一个则是那红光闪耀的红夜,前者比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阴影之王,影子变黑阴影之王,

    那个老家伙到底想干什么奥克斯想到那人的所作所为就是一阵头皮发麻,那可是连同类都不放过的家伙。

    “学姐,能给我说说那位阴影之王吗”奥克斯走到帕梅拉身边问道。

    帕梅拉摇头,也不知道她是不知道,还是不肯说。

    奥克斯又看向了那位男子,后者则是一脸无声的怪笑,根本就没有说的意思。

    “看来你们都不知道,那我就去发布一个任务,用基础魔药做奖励,看看谁知道地下影城的秘密,谁知道阴影之王。”奥克斯喃喃自语,但他的声音却不像自语。

    帕梅拉神色一僵,有些无奈的道“你最好不要去打听那位,不知道的永远也不会知道,知道的也不会告诉你。”

    “哎。”奥克斯叹了口气,神色里有些无奈,摇头说道“等到开学再说吧,希望阿勒瑟校长知道这些。”

    三人谁都没有在开口说话了,沉默的来到了评议会的驻点,接着乘坐传送衣柜来到了巫师评议会总部。

    等到将犯人交接完毕,两人来到一楼后帕梅拉站在传送衣柜前,沉默半响后才道“莱恩大师,你不用跟我回卡佩庄园了。

    我知道你还有自己的事要做,三个月的随从只是我用来堵那些人的嘴,我们学校再见吧。”

    奥克斯愣了愣,他感觉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对方有点不想让他再进卡佩庄园一样,不过这种事他也懒得计较,对方既然这么说了,难不成他还非得去当随从不行,点头说道“好,学姐说什么就是什么。”

    “那么,再见。”帕梅拉笑了笑,摆手进入了传送衣柜。

    奥克斯站在原地想了想后,直奔四楼超凡事物调解司而去,等到他来到四楼正好看见那位叫布朗的司长。

    “布朗司长,关于基思家的赔偿你们商量出结果了吗”奥克斯率先开口问道。

    “哈哈。”布朗爽快的大笑一声,语气带着点急切的道“当然。基思家已经同意了,大师只需要将炼制方法和诀窍告诉我们,并亲自演示一番就行。”

    “好。”奥克斯爽快的答应了,这种魔药越多人炼制越好,那样才能更显魔药师的珍贵。

    布朗在奥克斯炼制的过程中,用魔力激活了一块石头,将奥克斯炼制爆炸药剂的整个过程记录了下来,等到验证结果出来后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大师,这件事到此为此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犯这种常识性错误。”

    奥克斯没理这话,也没有拿这话去揶揄对方,而是郑重其事的道“布朗司长,我现在有一件事重要的事需要调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