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不凡小仙农

第二百四十七章 养肺套餐

    把自己喝过的水让丁青喝,他这不是摆明了侮辱丁青吗?

    丁青皱眉,立刻瞪了身后的李成一眼。

    他转过头看向张青山,从他的脸上丁青看到了心疼两个字。

    他竟然心疼这杯已经喝过的水?

    丁青有些疑惑,不过即使如此,他还是将桌子上的水端了起来。

    他相信张青山动了这么大的干戈不可能只是来羞辱自己的。

    看着张青山,丁青直接将水杯中的灵液一饮而尽。

    下一刻,他震惊的看着张青山,一脸的不敢相信。

    进化后的灵液比之前的更加霸道,见效更快,他甚至能够感受到灵液入肚之后正在滋润着五脏六腑和身体的每一块地方。

    可是,他的肠胃似乎有些受不了了,肚子咕噜一阵作响,他赶忙起身,走向家里的洗手间。

    众人一脸怪异,究竟怎么回事。

    过了半老天,众人还没看到丁青从洗手间出来,李成看向张青山的眼神越来越不善。

    “你到底给我大哥喝了什么?”李成愤怒的吼道。

    其他四人立刻站起来将张青山围住。

    就在这时,卫生间里的丁青打开门走了出来,他一脸兴奋的看着张青山。

    在此之前,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还会有这种事情的,可是现在,却真真实实的发生在了自己身上,此刻的他,感觉完全可以应付以前的三个自己不落下风。

    “老大!”丁青走到张青山面前恭敬的说道。

    他总算是明白张青山为什么能够自信可以重新建立黑羽界,别说张青山,就是丁青,此刻也是信心满满。

    李成震惊的看着丁青,他叫张青山什么?

    “叫老大!”丁青不满的看着李成和其他四人。

    李成虽然疑惑,但还是憋气叫了一声:“老大。”

    张青山笑了笑;“我更喜欢别人叫我张老板。”

    “那行,张老板。”丁青恭敬道。

    “今天先就这样过,过段时间我会让人把他们五个人的量也一起送过来,到时候我希望你能尽快建立一个新的黑羽界。”张青山淡淡道。

    丁青信心十足的点头道:“是!”

    等到张青山离开后,李成一脸不解的看着丁青,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一下子就让他对张青山折服了。

    丁青也看出了几人的疑惑,不由笑着说道:“你们五个一起上,咱们来试试。”

    他一脸的兴奋,正好试试自己究竟强了多少。

    “可是老大,你身上的伤……”李成一脸的迟疑。

    “没关系,我让你们上你们就上,别婆婆妈妈!”丁青淡淡道。

    李成只好道:“得罪了!”

    然后带着四人向丁青扑了上去,刚开始他还觉得没什么,可是越打越心惊。

    到了后面他们五人一起上都不是丁青的对手,李成彻底震惊了。

    “大哥,你以前隐藏了实力?”李成忍不住问道。

    “知道我为什么要叫他张老板吗?”丁青笑着看了一眼张青山立刻的方向。

    李成顿时明白过来,看着丁青,脸上尽是惊骇之色。

    张青山开车回到听雨轩,找到牛峰,将他做好的饭带上去了医院。

    到了病房,看到赵燕正在给赵雄飞洗脸,而一旁的另外一个床位的病人似乎已经走了,床位空了下来。

    “青山来了啊。”赵雄飞看到张青山打招呼道。

    “是啊,叔叔,我来看你了。”张青山笑着将带来的两份菜放在桌子上。

    赵燕看到张青山来了,立刻将张青山拉到了病房外面。

    “谁让你来的?”她不爽的看着张青山问道。

    张青山一脸的怪异,这不是她让自己来的吗?

    赵燕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赶忙说道;“你以后不用来了!”

    “我已经和我父亲解释清楚了,我不想麻烦你。”赵燕淡淡道。

    张青山一脸愕然,有没有搞错啊,明明是她让自己来的,现在不让自己来的也是她。

    她也知道张青山很忙,再加上她深知自己根本不可能迈过心中的那道坎儿,和张青山根本不可能有什么牵扯,与其这样,趁早恢复以前的状态比较好。

    “我来又不是为了你。”张青山没好气的说道。

    说完,他懒得理会赵燕这个蠢女人,径直走进了病房。

    “你!”赵燕愤怒的看着张青山。

    她回到病房的时候,便看到张青山正在给父亲喂饭。

    “叔叔,好吃你就多吃一点。”张青山客气的说道。

    赵雄飞看着张青山开心的连连点头。

    看着张青山的样子,赵燕是又气又没办法,他明知道自己讨厌富二代,干嘛还要这样。

    “青山啊,你不要怪燕燕,前两天旁边病床上的老王头走了,她这两天心情有些不好,我没事,我不怕死,都这个岁数的人了,看到你们好好的就行了。”赵雄飞豁达的说道。

    张青山这才想起第一次来病房时,旁边这个床上还有一对中年夫妇,没想到竟然已经走了。

    难怪这蠢女人又乱发疯。

    张青山不理会赵燕,将带来的南杏猪肺汤全给赵雄飞喂下去后,才带着东西离开了病房。

    看到张青山走出去,赵燕立刻跟了出来。

    “我跟你说了,我不需要你的好意!”赵燕拽住张青山说道。

    “另外,请你搞清楚,我们两人之间只有债务关系!”她补充说道。

    “那又如何?”张青山淡淡道。

    “张青山,我告诉你,我讨厌富二代,永远的讨厌!”赵燕愤怒的看着张青山。

    旁边那个中年病人的死对她的刺激太大了,如果不是当年那件事,赵雄飞也不会带她离开赵家,如果他能在赵家,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张青山看着赵燕一阵莫名其妙。

    “蠢女人,我再说一遍,我来这里不是为了你,如果不是赵叔叔,我甚至不会多看你一眼!”张青山冷冷道。

    他实在是搞不懂赵燕这个女人,以为自己长的稍微漂亮一些天底下的男人就都会围着她转吗?

    “就算是这样,我也不希望你来。”赵燕冷冷道。

    她讨厌欠张青山这样的富二代人情。

    “我来看的是病人,病人喜欢就够了,和你这个家属有什么关系?”张青山一脸冷笑。

    他冷冷看了一眼赵燕,然后转身离开了医院。

    “无可救药的蠢女人。”张青山叹息着说道。

    赵燕看着他无赖的样子,使劲跺了跺脚却无可奈何。

    …………

    一家高端咖啡厅中,苏慕清和孙广涛对立而坐。

    伴随着一阵古典音乐响起,整个咖啡店内充斥着浪漫的气息,能来这里消费的大多是有点钱的。

    “你知道上次因为你的情报错误,我们损失了多少钱吗?”孙广涛一脸不爽的看着苏慕清。

    “对不起。”苏慕清一脸歉意的说道。“可是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她急忙解释道,她也不知道张青山明明喝醉了,为什么说的依旧不是实话。

    “对不起有用吗?”孙广涛冷笑一声,他的眼光在苏慕清傲人的身材上掠过,心道真是便宜张青山这小子了。

    “你放心,我一定尽快从他口中套出秘密。”苏慕清赶忙保证道。

    如果不能从这里拿到一千万,那她爸爸的公司可就完了。

    “不必了。”孙广涛摆摆手道。

    既然醉成那样都没法套出秘密,可见软的根本不行,软的不来那就只能来硬的了。

    “接下来你需要做的就是想办法将张青山带到我们指定的办法,我们自然有办法逼他说出秘密。”孙广涛淡淡道。

    孙权已经联系到了飞鹰堂的人,到时候只要借用一些人手,量他张青山也没有反抗的余地。

    “你们该不会打算对张青山动手吧?”苏慕清担心的说道。

    她只是想从孙家那里借来钱,她承认自己在利用张青山,可从来没想把他害到这种地步啊。

    “这就不是你需要操心的了,想要钱,找我们说的做就是了,我们又不可能杀了他。”孙广涛淡淡道。

    他只想让张青山的生意失败,至于杀人这种事情借他两个胆子,他也是不敢的。

    苏慕清犹豫片刻,还是只好点头答应。

    孙广涛看到她点头,站起来离开了咖啡馆。

    刚刚走出咖啡馆便接到了父亲孙权的电话。

    “事情都谈妥了吗?”孙权焦急的问道。

    “妥了。”孙广涛点头道。

    “那就好,我们必须要快点行动了,听雨轩都要开第二家分店了!”电话另一头传来孙权的声音把孙广涛吓了个半死。

    听雨轩都要开第二家分店了,这速度也太吓人了吧。

    安平市里想要开一家差不多的分店,怎么说也得小两千万吧,如果他没记错,之前的听雨轩开业也不过就是一个月的时间,怎么可能赚那么多钱?

    仙上鲜在安平市一共有五家大型分店,一年下来的纯利润也不过两三千万,一家店一个月的利润就这么夸张,怎么听都太扯淡了。

    不过孙广涛知道自己的父亲不会骗自己,必须要尽快开始行动了。

    事实上,听雨轩的确是要开第二家分店了,一个月的时间,市里的第一件听雨轩为张青山赚来了接近一千两百万的收益,爱伊实体店和官网加起来赚了三百多万,这是因为爱伊开店时间要晚一些的原因,再加上县城产业的收益,他现在手里又有了资金。

    这两天,张青山正在市里挑选店铺呢。

    孙广涛刚刚挂掉电话,没过一会,孙权又来了一个电话,让他过去。

    孙广涛只好点头,他开着自己的宝马车去了父亲孙权的办公室,发现办公室内多了一个自己不认识的年轻人。

    他看到自己一脸跋扈的样,这让孙广涛很是不爽。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飞鹰堂的少堂主庄天海。”孙权客气的介绍道。

    虽然飞鹰堂的产业不如自己做的大,但在整个安平市的地位可比他这个当小老板的强太多了。

    听到飞鹰堂三个字,孙广涛的脸上立刻变了,这可不是那些街头小打小闹的混混能比的。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飞鹰堂可与张青山有很深的梁子。”孙权笑着说道。

    “是吗,那张青山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居然敢惹飞鹰堂?”孙广涛拍马屁道。

    “我恨不得杀了他!”庄天海冷冷道。

    他永远记着张青山让他跪在地上叫爷爷这件事情,永远都不会忘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