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罗马的涅槃

第一百十八章 亚得里亚海之珠

    几天之后,穆罕默德二世再一次证明了,身为穆拉德二世钦定的继承人,能从众多兄弟之中脱颖而出,并不止是因为父亲的偏爱。

    只在叛军声势稍有减弱的一丝空隙之间,穆罕默德亲自率领着苏丹近卫与西帕希骑兵军团找到了机会。虽然他的兄长易卜拉欣和穆斯塔法统帅的巴尔干地区的叛军人数是穆罕默德的两倍有余,然而,二人同样身为皇室成员,篡权成功之后也不可避免地会面临争夺皇位的尴尬局面,这也就注定了二人的联军并不可能无坚不摧。

    况且,易卜拉欣与穆斯塔法对于军队的收入问题已经头疼了很久。身为叛军,在奥斯曼的土地上就不可能合理征收税务,即便坐拥大量兵源,但在装备落后,粮饷不足的情况下与穆罕默德率领的精兵正面作战胜算到底有多大,实在是一个未知数。

    他们不是没有想过集中安纳托利亚的军队通过海军运送到巴尔干半岛,一举攻克埃迪尔内王廷,生擒穆罕默德二世,先解决皇位的问题,然而他们发现,爱琴海的海上霸权自从叛军四起,海军停港不出的时候,已经转交到了罗马帝国与威尼斯商人的手中。他们甚至没有足够的舰船来组织舰队运送人力。

    穆罕默德显然洞悉到了这一点,并在瘟疫散去之前,主动出城。

    易卜拉欣和穆斯塔法分别驻扎在两座相隔一段距离的堡垒之中,面对苏丹的宝座,二人心中自然是各有算盘。联防工作在叛军之中如同摆设。更让穆罕默德对叛军嗤之以鼻的是,在这种瞬息万变的战场局势中间,穆斯塔法和易卜拉欣还妄图通过向平民强征给养的方式养活军队,掀起了无数次的地方反抗,最终只得作罢。

    夏末的一个深夜,穆罕默德对易卜拉欣所驻扎的堡垒发起了强攻。

    围城在此之前已经持续了两周,穆斯塔法的援军居然仍然未见踪影,这让原本准备围点打援的穆罕默德更加觉得自己高估了叛军的实力。

    “苏丹陛下!易卜拉欣已经阵亡了!”

    “漂亮!是谁做的?姆莱塔?”

    “不,是西帕希骑兵队长,吕卡翁将军!”

    “吕卡翁?”

    ……

    “可以动了?”

    “真的可以了!”

    “还疼吗?”

    “不疼了!”

    “那……”

    “哥哥!”

    索菲雅把手从约翰的魔爪中抽了出来,然后一把扯掉了横七竖八缠在上面的绷带。

    “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重伤,怎么就没看见你去行营里关照那些孔武有力的重步兵们呢?”

    “咳……帝国的公主和行营里的士兵可不一样。”约翰有些尴尬地回到了圆桌前。

    倒是尤斯廷娜早已经见怪不怪地为这两个“小孩子”送上了新一天的早餐。前几天喂食癖得到充分满足的约翰,正式结束了幸福的日子。

    “这些话要是在士兵面前说,凤凰军团就别再想战无不胜了。”索菲雅没好气地瞪了约翰一眼,然后开始和餐盘里的香煎鱼柳较起劲来。

    “凤凰军团同样效命于你,这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自亚威尔港重新开放之后,贡布里涅金矿的秘密开采也进行了起来。不过按照杰弗瑞的意思,短时间内通过大量黄金来增加收入,会造成极其严重的通货膨胀,这对帝国经济带来的影响同样也是毁灭性的。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约翰对贡布里涅金矿做了严格的保密措施,并且利用部分开采出来的金矿对亚威尔港进行扩建。其余金矿,则由凤凰军团与舰队,亲自送往君士坦丁堡的国库中作为储备资金。

    在杰弗瑞的计划中,金矿属于无法轻易动用的意外之财,想要真正恢复伊庇鲁斯的税收,最快捷的方法就是用伊庇鲁斯得天独厚的位置优势,成为黑海,爱琴海与地中海的贸易中转站。并借此机会扩大对沿岸国家的商品输出。

    虽然其中有一股浓浓的资本主义的味道,但是约翰并不反对通过贸易来获取除资金以外的包括文化和思潮在内的隐性收益。

    有了这一步打算之后,杰弗瑞也就毫无后顾之忧地放开了手脚。虽然他更精通律法和吏治,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在对外贸易上拥有独特的思路。

    加上随时可以向远在君士坦丁堡的财政与贸易总管金奇提出咨询,不说统领三海的贸易,一年之内,杰弗瑞有信心让亚威尓港成为亚得里亚海出海口上最重要的贸易哨站。

    除了有意地将亚威尓港成为贸易核心之外,为了重振伊庇鲁斯的税收,杰弗瑞还与约翰商量之后,提出了一系列全新的试验性基础税收改制。

    既然有金矿暗中支持贡布里涅新政府的支出,杰弗瑞干脆再一次下调了伊庇鲁斯的收入分级,如此一来,又吸引了大量的人口涌入伊庇鲁斯。甚至在民兵进驻边境堡垒之后,约翰还在某些必经之路上敞开了所谓的“普世之门”。

    奥斯曼内部近日兵祸不断,自然会出现大量的战争难民,而其中,只要仍对东正信仰,对罗马帝国抱有皈依之心,即可接受普世之门的“考验”,成功通过后,杰弗瑞自然会为他们提供简陋的临时定居点,享受仅仅略微高于帝国常驻公民的税收制度。

    当然了,信仰考验这种东西实际上并不存在,只是由索菲雅麾下的佩德罗来判断寻求庇护的奥斯曼人的身份,以此避免间谍混入其中而已。

    这种新兴的制度如果能继续持续下去,伊庇鲁斯窘迫的人口问题很快就能得到缓解,不过随之而来的,则是信仰和民族文化的问题。

    “约翰陛下,牧首冕下的使者来了。”

    “牧首冕下?”

    约翰随手拿起餐布清理了一下食物残渣,让尤斯婷娜打开房门。

    站在门口的,是一位身形高大却纤细,看起来浑身苍白无力的年轻修士。黑色罩袍覆面,约翰并不能看清他的真容。

    “你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