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凰倾天下:将军要投敌

第五百九十八章 虎狼

    翌日,后宫传出消息。

    美人叶氏,被晋封为婕妤。

    对于后宫来说,这是个好消息,说明皇帝又开始临幸后宫。

    但对袁嫣儿来说,这并不是个好消息,因为底下奴才告诉她,皇上见着叶氏的时候,似乎是把她认作了别的女子。

    替身二字,可轻可重。

    轻了,是个假人,随时都会被替代。

    重了,说明皇帝心有朱砂,怕是再也没有人,能走进皇帝的心里。

    以后的宫禁之中,就看谁的利用价值更大!

    皇帝,便会倾向于谁……

    “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本宫还有皇嗣!”袁嫣儿轻抚着隆起的肚子,“谁也不可能取代本宫的位置。”

    陵安城外的马蹄声,还在继续。

    付随风策马跟在萧北望身后,缓缓上了一道矮坡。

    站在这里,能看到坡下正在操练的兵马,呐喊声响彻天际。

    “将军,您好似心事重重?是在挂念摄政王吗?”付随风问。

    萧北望翻身落地,“北地危险重重,谁都无法预料,会发生什么事,惟愿陵安城的马蹄声,能震住袁虎臣,莫要轻举妄动。”

    能护她平安归来。

    付随风抿唇,“卑职瞧着,宫里和朝廷上,也给震住了!”

    “这帮老臣,就得唬住他们才行。”萧北望眯了眯眸子,“宫里怎么样?”

    “皇上昨夜封了一个叶婕妤,听宫里的人说,跟……跟小姐很像!”付随风压着嗓子低低的说。

    想了想,又挠挠头问,“将军,您说这女子是哪儿冒出来的?听说皇上见着一眼,就中意得要命,一大早就给抬了位份,连皇后那里都没打招呼。”

    “跟溪儿很像?”萧北望轻叹。

    俄而低头一笑,天涯……是你安排好的,对吗?

    远在万里之遥,仍能把控皇宫内外,果然是算无遗策。

    “听说名儿都取得很相似,叫什么……叶曦。”

    叶曦叶曦,曦儿……溪儿!

    收到鹰隼传信的时候。

    慕容天涯正站在窗前,听得树梢头鸟儿叽叽喳喳的叫着。

    “主上!”红妆行礼,“陵安城的消息,说是皇上已经下诏,并且命扈束之扈大人,日夜兼程的将圣旨送来北地。”

    “下诏非他所愿,应该是扈远山提的。扈远山这人,虽然一门心思要忠君,但是也拎得清。至于扈束之嘛,那就不是扈远山的提议了!”慕容天涯轻哼。

    她还不知道扈远山那德行吗?

    扈束之是他爱子,怎么可能让爱子来北地冒险?

    多半,是陈仪中那老狐狸。

    “不是扈远山,难道是萧将军?”红妆不解。

    慕容天涯转身,接过密信细细瞧着,“萧北望跟扈束之没什么交情,怎么可能叫得动他?扈束之性子刚烈,要想使唤他,得是……他心服口服之人!”

    “陈老大人!”红妆了然。

    “陈仪中是他师父,扈束之对他自然是言听计从。”慕容天涯笑了笑,“你信不信,陈老狐狸让扈束之先斩后奏?估摸着这事,是扈束之直接进宫请的差事,压根没跟扈远山商量!”

    红妆跟着笑了,“估计丞相大人,得去找陈老大人算账咯!”

    “再加上一个鲍不平,三个老头一台戏。不过这三人争闹也好,游戏也罢,不会做出有损西梁的事,最多是意见不合,打一架。”慕容天涯轻叹,将密信递还红妆,“你自己看看吧!”

    红妆打开密信,只一眼便愣住,“主上……”

    “动了棋子,皇帝越来越出息了!要天下,要美人!我且看看,他还想要什么?”慕容天涯拂袖转身,缓步朝着门外走去,“烧了吧!”

    红妆快速将密信丢入火盆中,直到火苗燃尽,这才用茶水浇灭,免得留下不该留的痕迹。

    外头,贺兰摩急急忙忙的赶来,“主上,出事了!”

    “袁虎臣来了?”慕容天涯勾唇浅笑。

    揉了揉鼻尖,贺兰摩轻嗤,“这就没意思了!好歹装一下惊讶或者害怕的表情,我这还没开口你就猜到了,我不是白吓唬你了吗?”

    “废话少说。”慕容天涯缓步走在回廊里,“他是来找我算账的,我得好好跟他算算!”

    “这账可不好算。”贺兰摩道,“咱们杀了他的人,还灭了他的兵,他这火急火燎,吹胡子瞪眼的,估计想拧断你的脖子!”

    慕容天涯轻哼,“那我就让他断子绝孙。”

    贺兰摩:“……”

    墙外人声鼎沸,不是甲胄声就是踏步声。

    墙内到处是明晃晃的兵刃,一张张满是煞气的容脸。

    红妆和掠影默默的抚上了剑柄,饶是贺兰摩身经百战,这会也是精神紧绷,丝毫不敢放松。

    冯疏华面色发青的站在大堂内,一旁站着面黑如墨的袁虎臣。

    浓眉阔目,凶神恶煞。

    慕容天涯出现在他视线时,那双眸子猛地眯起,好似有万箭齐出,恨不能让她万箭穿心。

    “侯爷,久违了!”慕容天涯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拂袖坐下,俄而又淡淡然开口,“侯爷都来了,知府大人怎么连杯茶都没有?”

    冯疏华行了礼,“下官这就去。”

    “慕容天涯!”袁虎臣眦目欲裂,“你斩我副将,杀我弟兄,这笔账怎么算?”

    “本王斩的是包围知府衙门、擅杀重臣的乱臣,杀的是威胁西梁安危,妄图挑起长信侯府与朝廷之争的贼子。”她挑了眼皮子瞧他,“就算侯爷不来,本王也打算去一趟永孟州,亲自问一问侯爷,到底是如何带的兵?”

    “你!”袁虎臣愤然摁住腰间佩剑。

    红妆和掠影一左一右,当即身子绷直,冷剑几欲出鞘。

    好似想起了什么,袁虎臣按捺住内心的杀意。

    慕容天涯太过淡然,瞧着一副胸有成竹之态。

    袁虎臣吃不准,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侯爷,请!”冯疏华亲自奉茶,“摄政王,请!”

    “让人都下去,本王与侯爷得聊聊家常,不便外人在场!”慕容天涯端起杯盏,极尽矜贵优雅。

    她吹一口杯中清茶,氤氲白雾蒙上美丽的桃花眼,愈发让人瞧不清楚,眸中之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