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在哪年

第五十一章 宠妹狂魔方小虾

    再次接到张华的电话,已经是当天下午的四点多。

    “小善,老地方,见一面。”

    “好咧”

    骑着自己金刚铁骨的座驾,安子善赶到了莲山县人民广场。远远看到张华已经站在那儿等着了。

    “哎,累死我了,我说你小子每次都这么快吗我这紧赶慢赶还是来的比你晚,每次都让你等着多不好意思。”安子善呲了呲牙,调笑道,丝毫没有看出不好意思的样子。

    “我家近,没办法,况且你这厚脸皮也不会不好意思。”张华也笑了,看着安子善气喘吁吁还一头汗的样子,看来他确实骑的很急。

    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肯定很着急知道他父亲的消息吧。

    因此张华也没有过多闲聊,“小善,我通过朋友查到莲山县建筑公司没有叫安家业的人,不管是新调来的还是早就在职的,而且他们也没有接收到从坊丘市建筑公司调来的任何人。”

    “还有,虽然坊丘市建筑公司和莲山县建筑公司,都属于国有企业,但是他们并没有从属关系,照市和坊丘市平级的,从那边调动过来不太现实,除非是有很硬的关系。”

    安子善面色难看了起来,果然让他猜中了,父亲根本就不是工作关系调动回来的。

    如果说张华的调查没有问题的话,那么父亲的那个便宜师父应该没有那么大的能量,要么就是在吹牛,要么就是因为什么目的而忽悠他。

    可能一切都是父亲想当然了,或许他自己认为彼此的感情非常深厚,非常铁,对方却并不这么想。

    生活中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你心里的铁哥们却并没有把你当做铁哥们。

    识人不明或遇人不淑,其实也怪不到别人。

    沉默了片刻,安子善面色平静的说道“那么,华子,还有其他的消息吗”

    张华略带担忧的看着安子善,轻轻的摇了摇头。

    “子善,你也不用担心叔叔,就算不是正常调动回来,在莲山县我们家还是有些能量的,如果你同意,我可以帮你问问,让叔叔到莲山县建筑公司上班。”

    “谢谢你华子,暂时先不用了,让我想想。这件事就这样吧,另外,你喊我见一面应该不是为了当面跟我说这件事的吧。”想了一下,安子善笑了笑说道,他还是很了解张华的。

    “你真是猴精猴精的。”张华讪笑着,有些不好意思。

    看着张华的样子,安子善笑了起来,呦,这还不好意思了。

    这么简单的事情,很容易理解,如果单纯因为父亲这点事,电话就说清楚了,没必要一定见面说的。

    况且张华也不是那种形式主义的人。

    “子善,主要是我觉得这个事情很重要,所以还是见面说比较好。上次你说的事情,我爸同意了,让我先跟方氏兄妹接触一下,这个你来牵头怎么样”

    “行,这个没问题,你觉得选什么时间比较好”安子善点了点头,上次张华找他帮忙之后,他认真的考虑了一下,觉得完全有合作的基础和必要。

    于是他就打电话征询了张华的想法,而张华说先问一下父亲的意见。毕竟之前父亲就明确的说过,现在不适合跟方家走的太近。

    安子善也表示理解,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他把这个想法告诉方氏兄妹的时候,他们却大为赞同,当场就同意了。他们之前制定的舆论包抄计划本来就需要教育部门的支持,有张华参与会更顺利一些。

    所以,能不能一起干这件事,取决于张华那边能否得到他父亲的首肯。

    “随时,越快越好。”张华略显兴奋的重重点头。

    “那我打电话问问。”

    安子善掏出手机拨打了方小虾的电话,方小鱼的电话他也有,但是他不敢打,那个姑娘有点魔怔了,而且方小虾信誓旦旦的警告自己不准给他妹妹打电话,有事找他。

    又是一个宠妹狂魔,看着方小虾每次被方小鱼欺负,装的一脸苦闷却乐在其中的样子,安子善内心深处给他比了个中指。

    “喂,子善啊,啥事我跟小鱼在。哎,方小鱼你干什么,还我手机”电话刚接通,方小虾说了没两句,手机就被方小鱼给抢走了。

    后面的话安子善就听不到了,可能手机已经被拿远了。

    一脸惆怅的安子善正想着要不要挂电话的时候,里面传来了一个银铃般的声音,清脆悦耳,“子善哥,哥,歌写完了吗,有空唱给我听听可以吗”

    这好几声哥喊的,安子善听着有些绕耳,更惆怅了,不知道从哪次见面还是电话的时候,方小鱼开始叫自己子善哥了。而且,只要打电话,就一定会问歌的问题,搞的安子善压力好大,好像被催歌的词作家一样。

    方小鱼也彻底改变了安子善对她的印象,初次相见在莲山电影院,这姑娘亭亭玉在,安安静静,只是抱着娃哈哈喝着。

    有种遗世而独立的美,笑容可掬,却不张扬,还以为她是那种温婉安静的女子。

    然而,熟悉了之后,安子善才发现,自己太幼稚了,女人都是深不可测的,不管多大年龄。

    方小鱼一次比一次放的开,后来非常干脆的放飞自我了,满嘴甜甜的子善哥不说,性情也是非常的好动,搞怪。

    让安子善大跌眼镜,他骨子里还是比较喜欢安静的美女子,性情温婉一些的好。

    “那个,小鱼啊,歌还没写完,我找你们有正事,真的,赶紧把电话给你哥。”黑着脸的安子善,头疼不已。

    歌啊我哪会写,我有那本事,还用重生了。

    自从被方小鱼催上了,他每天绞尽脑汁的回忆前世的那些正能量歌曲,尤其是爱国主义,歌颂政策之类。可是,前世这样的歌曲,他关注的和听过的真的很少,除非有需要的时候。

    于是,安子善最近考虑真的要自己写了,自己写词,然后用那些熟悉歌曲的旋律和曲调。这样的事情,前世他闲来无聊的时候干的不少,改编了不少调侃和搞笑意味的歌曲。

    很多经典传唱的歌曲,换下歌词,就魔性了。

    “哦,方小虾你起开,你怎么这烦人啊。”那长长的腔调就能想象到对面的方小鱼有多么失望。

    一个画面在安子善眼前浮现,嘟着嘴,微皱着眉头,委屈巴巴的方小鱼一脸恼怒的要么在揪方小虾的耳朵,要么就是拧他的胳膊。

    同时被欺负的方小虾龇牙咧嘴,却乐在其中,唉,这画面太美,不能再想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