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你的爱真好

正文 第479章 丧家之犬

    第二次撞击后,因为强烈的惯性作用,kev和夏晨雪的身体都靠向了风挡玻璃,还好有安全带的束缚,要不然这两个人现在一定都头破血流了。

    夏晨雪突然意识到了危险,下意识抓住了车上的拉手,眸色不安的看向kev,“怎么了?好像撞车了。”

    kev双手握紧了方向盘,目光凝视着前方,“嗯!坐好。”

    他只能让她坐好,因为他也无法判断车外到底出了什么事。

    极低的能见度,根本就不允许他看清后面的车辆。

    他也只知道,后面有一辆车。他加大了脚下的油门要摆脱那辆不怀好意的车……可惜似乎没那么容易。

    “砰砰砰”

    很快车子又迎来了第三次撞击。

    这一次,比前两次来的更猛烈一些,车后窗的玻璃已经碎了。

    隐约中一辆车超过kev的迈巴赫,绕在他车前,逼停了kev的车。

    kev心里很是忐忑。

    是谁拦住他?

    楚寒冰吗?

    不!

    就算他没有灰飞烟灭,侥幸活着,那也绝不可能,因为夏晨雪在车上,照这个撞车的方式,是有心想要了车上人的命。

    他开的是迈巴赫,才让他们没受伤,要是别的车恐怕早就变成一堆废铁了。

    可是除了他还会有谁?

    kev没有一丝头绪,只能抑制着心里的恐惧,故作镇定的抓起了夏晨雪的手,安慰道:“别担心shirley,我会保护你。”

    夏晨雪不想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危险,她只想知道自己能不能准时到达机场,飞去国。

    隔着朦胧的窗子,影影绰绰中几个人从前面的车里走了下来,来到kev的车门前,用力敲着车窗,大喊:“开门!”

    这种行为显然不是对待朋友的方式,所以车外的人,一定来者不善。

    夏晨雪和kev相对于外面的两辆车和几个人,力量相差太悬殊了,开门,他们只能束手就擒。

    不开门……

    在车里僵持……

    “啪!”

    棒球棒已经砸在了副驾驶的车窗上。

    “啪!”又来了一下,打碎了kev不开车门的想法。

    kev只能打开车门下车。

    雨中,车身周围站着五个人,kev的视线被雨水模糊着,看不清那几个人的脸。

    kev面上沉着冷静,实则紧张,心慌的不行,“你们是谁?要干什么?”

    面前的男人大笑,“哈哈!别管我是谁?我知道你是kev就够了。”

    说完便上前一步从kev身上拿出他的手机,放到自己的口袋里。

    车子里的夏晨雪手里拿着手机,正要打电话求助,刚按了数字11,车门就被车外男人打开,把她手里的手机夺了过去,扔在了车里。

    男人大笑,“想不到你艳福不浅,车上还有这么漂亮的妞。”然后极其粗鲁的把夏晨雪从车上拽到了车外。

    男人伸手摸了夏晨雪的脸颊一下,很是猥琐的笑了笑,“真嫩!”

    一脸炫耀的把自己从她脸上得到的感受,分享给了车外所有的男人。

    “哈、哈、哈!”

    就喜欢嫩的。

    谁都喜欢嫩的。

    谁不喜欢嫩的?

    几个男人猥琐的大笑。

    狂咽着口水,恨不得下一秒就解开裤子…………

    kev就算比不过那几个男人,但是在夏晨雪面前他很有必要表现出他的男子气。

    见状,他立刻跑到了夏晨雪身边,打开双臂,挡在那群露出“狼性”的男人面前,警告道:“不许碰她!”

    为首的男人突然冷笑,“哼!想不到你冷血kev也有在乎的人,你在乎她,一会儿我就给你个机会,亲眼看着哥几个要了她。”

    kev不敢想那个画面,那女人是他的,他还没舍得,也没机会碰。

    他绝不允许那样的事发生。

    “你敢!你要是敢碰她一下,我不会放过你的。”

    男人一脸愤怒的看向他说道:“kev,我现在告诉你,平日里你再怎么嚣张跋扈都不过是过眼云烟了,你现在,就是我的手下败将,是t一只丧家之犬,还有脸威胁我。”

    知道他平时嚣张跋扈,那就一定是一个熟悉自己的人,可是他是谁?

    kev一点线索都没有。

    他说的话更是因为了解kev,想激怒kev。

    骄傲的kev忍不了这样的羞辱,他冲上前,做出一副要与为首男人搏斗的姿势。

    为首的男人,连动都没动一下,只是一个眼神。

    夜雨中亮的有点像狼眸的眼睛看了身旁的一个人。

    那人看似随意的踢了一下腿,恰到好处的踢到了kev的腘窝上,腘窝一受力,原本站直的膝盖立刻弯了下来,kev整个人就跪在了为首的男人面前。

    狼狈不堪的丧家之犬一只。

    kev以实际行动践行了这个说法。

    为首的这个男人这种做法实在是太狠了,心高气傲的kev在自己的女神面前下跪,跪了,跪下了……

    kev快速起身,企图挽回尊严。

    刚才踢他的人又把手伸向了夏晨雪,想拉她去前面的车里,“老大,要不就让这小妞跟着我们坐小车吧!”

    他眼神里写满了不怀好意。

    kev用手护住夏晨雪,大声斥责,“不许碰她!”

    夏晨雪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觉得这就是一个梦,没有楚寒冰的夜里她做的一个最为漫长的恶梦。

    不是好好的在去往机场的路上么?

    不是再过十几个小时,她就可以到达国见到楚寒冰么?

    路上这些人是谁?

    为什么凭空出来要阻挠她的前进?

    谁能给她个答案。

    这个梦太真实。

    又太可怕。

    难道是秦慕楚?

    又不像,因为,这些人很明显是冲着kev来的。

    面对眼前的一切,她只能静观其变,争取找到机会报警或者逃跑。

    她必须活。

    活着才会有希望,才会见到楚寒冰。

    在确定自己是否能活着离开这里时,她好像也没有资格害怕。

    那人冷冷一笑,“好,女人还给你,我就是想知道你还有没有命接。”

    话音刚落,从身上掏出一把buck110,没有一丝犹豫的刺向了kev的身体,刺的不深,刺中的位置也巧妙的避开了kev的要害。

    此刻,他只想要kev疼,暂时不想要他的命,留着他的命,慢慢疼,慢慢玩似乎才更有趣。

    “啊!”kev疼痛的叫了一声,然后用手捂在了身体上。

    一道冷汗伴着冰冷的雨水从他额头上流了下来。

    夏晨雪站在他身后,视线不好加上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她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为首的男人瞪了刚才拿刀的人一眼,目光很是凛冽,“先上车再说,被雨淋着你们都舒服呀!”

    那人看着夏晨雪满是不舍的问道:“老大,这女人……?”

    他还是想把夏晨雪放在小车里。

    为首的男人又瞪了他一眼,一脸不悦的命令,“放后面去,玩女人的时间有的是,把她放到小车里容易被发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