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通幽大圣

正文 第498章 顾诚!你不守诚信!

    顾诚想要搞死林腾云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林腾云在背后可是没少算计自己,按照蓝绮儿所说,西南四郡这帮左道势力在自己没上任的时候便开始针对自己,其始作俑者便是这林腾云。

    但林腾云的身份有顾忌,顾诚不好直接出手。

    就像林腾云没办法直接对顾诚出手一样,顾诚也是没办法在大庭广众之下对林腾云动手的。

    擅杀一位朝廷大将军的罪过顾诚虽然不介意,但后续的麻烦却是不少。

    慕随风想了想,沉声道:“可以,只要顾大人你想办法将对方拉到无终仙境里面,到时候我是绝对不会让他活着出来的。”

    顾诚皱眉道:“还要将他拉入到无终仙境当中?”

    虽然那林腾云已经注定是死人了,不过一旦进入无终仙境当中,万一出现了什么意外顾诚可无法保证,他做事,其实还是偏向于稳妥一些的。

    慕随风一摊手道:“顾大人,你也要体谅一下我吧?虽然巴蜀路远,但擅杀一位朝廷大将军的罪过也是不小的,万一到时候朝廷又让你来解决这件事情,你我岂不是又要兵戎相见?

    所以找个神不知鬼不觉的地方解决对方是最好的,最重要的是,我们进入无终仙境也需要用到对方。”

    “为何?”

    慕随风道:“我手中那块无终仙境的地图我已经研究过了,那地方其实就在巴蜀,而且还是巴蜀深山老林深处的一块地方。

    不过这地图都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巴蜀之地光是这五百年来就经历了多少次地震洪灾?地形早就已经出现变化了,必须要大量有一定修为且令行禁止的修行者进入其中重新测绘地图对比才行。

    我不想让慕家插手其中,军方便是最好的选择。

    顾大人你除了神目军还能够调动其他军方势力吗?”

    顾诚摇了摇头,他已经调动一次怒焰军了,再让人家出手显然不合适。

    最重要的是怒焰军是镇守西南用的,不可能全都调动,给顾诚两三千人便已经是顶天了。

    但测绘那种深山地形必须要大量的人手才行,上万怕是都不够。

    “所以顾大人你正好可以借此将那林腾云拉上车,然后在无终仙境内做掉对方,临死还利用对方一下岂不是更解恨?”

    顾诚看向慕随风,忽然笑道:“这主意够无耻。”

    慕随风也是笑着对顾诚拱手道:“承让承让,估计此时黄眉道人和龙姥姥也是这么认为的。”

    这慕随风做事的风格倒是跟顾诚有些相似的地方。

    只不过跟顾诚相比,其实慕随风隐藏的更深。

    在巴蜀甚至西南这么多年,慕随风所表现出来的都是一副懒散的模样,对自己家族的不满也从来都不掩饰,几乎是挂在了脸上。

    但正因为如此慕家才对他放心,不担心真正出现家族之间嫡系旁系互相残杀的事情。

    慕随风若是受到了不公委屈还喜怒不形于色,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那样才可疑,才更可怕。

    只不过慕家却不知道,有时候他们看到的形色,也不是他真正看到的。

    跟慕随风约定好之后,对方干脆利落的转身便走。

    等顾诚再去看龙姥姥那边时,她已经被子车幽逼的十分凄惨了。

    蛊虫是消耗品,所以这么多年以龙姥姥的地位和权势,她身上的蛊虫简直数不胜数,有些是她自己炼制的,还有一些则是她掠夺其他人的蛊虫。

    但如今这海量的蛊虫在子车幽的强攻下却是成批的死亡。

    子车幽也没有太过急躁,这么耗下去,最后坚持不住的肯定是龙姥姥。

    他的仇恨眼看就能全报,但此时子车幽却没有丝毫的急切,仍旧像平日里一样不急不缓,选择用最省力的方法来结束一场战斗,这种心境也是极其恐怖的。

    此时眼看着顾诚回来,旁边却是已经没了慕随风的身影,龙姥姥的眼中顿时一片绝望。

    慕家已经是她最后一个底牌了,就算慕家无法用威势阻挡顾诚,慕随风好歹也是有着四品的实力,也是能够救下她的,但谁成想慕随风竟然就这么走了。

    “顾诚!子车幽!我就算是死了,也要拉你们一起陪葬!”

    龙姥姥癫狂的大吼着,她的身躯突兀的鼓胀了起来,皮肤开始龟裂,从那缝隙中爬出来一只只蛊虫,她整个人都好像是做为蛊虫的容器一般。

    最重要的是从她体内爬出来的蛊虫数量已经远超她本身所能够容纳的数量了,但却仍旧源源不绝。

    子车幽皱了皱眉头,顾诚这时候却道:“这些虫子交给我了,你去斩杀龙姥姥便好了。”

    随着顾诚话音落下,他手捏印决,精神力提升到了极致,修罗之魂轰然落地,三头转动,大股青色的忿怒之火顿时咆哮而出!

    顾诚虽然没跟真正的苗疆蛊师交过手,但他自己心中便有推测,自己的功法貌似很克制苗疆蛊师,特别是龙姥姥这种以量取胜的。

    修罗之魂一口忿怒之火喷出,管他什么虫子,直接被燃烧了灰烬。

    眼见无数的蛊虫都成了飞灰,还没等龙姥姥惊骇出声,那边子车幽便已经一指落下,开天神指瞬间便将龙姥姥的脑袋给贯穿。

    这时那血洞当中爬出来一只胖嘟嘟,金色的小蚕一样的东西。

    这便是龙姥姥炼化的长寿蛊,但下一刻,顾诚一步踏出,瞬间便将那虫子踩的爆浆。

    “我讨厌虫子。”

    顾诚轻轻摇了摇头。

    而此时眼看着龙姥姥身死,子车幽的面色没有丝毫的变化,但是他的眼中却是浮现出了一抹复杂的神色。

    昔日半面山庄的覆灭是江湖给他上的残酷一课,但现在随着仇人一一身死,自己却并没有太大报仇的快感。

    子车幽无声的叹息过后,他直接转身便走,这里人多嘴杂,不是商量事情的地方。

    此时随着龙姥姥身死,整个苗疆局势已经确定。

    龙莫金那三姓的人都是一脸骇然和惊恐,不知道自己结下来的结局是如何,甚至已经有些人准备死战到底了。

    顾诚捡起那因为吞了一丝修罗之魂而消化不良的神王蛊,这东西自己貌似用不了。

    他身上没有蛊术传承,并且就算是有蛊术传承的,像是龙姥姥那样的也需要用自身寿元和气血去驱动,得不偿失啊。

    这时龙溪麟却是凑过来,搓了搓手道:“大人,现在是不是给以把它给我了?”

    顾诚回过头去,诧异道:“给你什么?”

    龙溪麟一指顾诚的手中:“神王蛊啊。”

    顾诚掂量着手中的神王蛊,似笑非笑道:“龙姥姥是我杀的,神王蛊是我夺的,在我手中的东西那便是我的,你想要抢我的东西?好大的胆子啊!”

    龙溪麟此时就算是再白痴他也明白了什么,他指着顾诚怒声道:“顾诚!你不讲信用!你骗我!你说过要让我成为苗疆执掌者的!”

    顾诚淡淡道:“我说过要让你成为苗疆执掌者,但却没说过要把神王蛊给你啊。

    我顾诚做事向来讲究个诚信二字,你可不要诽谤,否则后果自负。”

    说着,顾诚很自然的把神王蛊收起来,对着其他苗疆各族的人道:“龙姥姥已死,我说过只诛恶首,其他人的罪过不再过问,龙莫金三族跟你们其他族群之间的恩怨也是如此。

    从此之后我靖夜司进驻苗疆之地,只要诸位配合,那双方便是井水不犯河水。

    对了,还有这位大公子龙溪麟,从今以后他就是苗疆执掌者了,当然你们服不服,那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

    说着,顾诚直接一挥手,带着蓝绮儿他们准备去抄龙姥姥的家。

    黄眉道人把他那块地图随身放在身上,那是因为他谁都不相信,只有带在自己身上才是最保险的。

    而龙姥姥的地图则是还在苗疆的大寨内。

    此时战场当中尸横遍野,白骨夫人走了,子车幽走了,顾诚也走了,赶尸一脉的幸存者也都散去了。

    在场那些苗疆巫蛊一脉的人看着龙溪麟,眼中却是露出了一抹异样的神色。

    虽然方才顾诚说了,龙溪麟是苗疆执掌者,但谁都听出他的意思了。

    自己说他是,但你们服不服是你们自己的事情,看他的模样显然也没想去管龙溪麟。

    这时蓝归田淡淡道:“我苗疆巫蛊一脉还需要主人吗?”

    随着他的话一出口,顿时所有小族都围拢了过去,龙溪麟顿时惊骇的大喊道:“别过来!不要过来!救我!救救我啊!”

    龙溪麟惊恐的冲着龙莫金三族的人求救,但那三族的人却没有半分反应。

    他们三族都已经被打残了,从之前的大族变成了小族,此时能够留得一口气都要谢顾诚没有赶尽杀绝。

    而龙溪麟出卖龙姥姥的那一幕他们也都看到了,这么一个心中只有私利,甚至连自己母亲自己的同族都能够出卖的家伙,他们没上去补刀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怎么可能救他?

    眼看着龙溪麟被人群淹没,蓝归田看向顾诚所在的地方,长出一口气,同时也是躬身一礼。

    顾诚虽然也没扶持他蓝氏成为苗疆之主,但这个结果蓝归田已经很满意了。

    苗疆巫蛊一脉,不需要主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