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龙王赘婿(陆榆纪凝雪)

第1399章 误会

    “我知道你没错,你没错,可能就是榆哥不小心发错了。”

    “这样,我打个电话问问。”柳英泽说着就要拿出手机。

    “不行,你不能问。”米静雅当即抬起头来,俏脸含泪的说道。

    “没事儿,兄弟之间,有误会就要解开,要不然憋着只会把事情闹大。”

    “所以,我得问问,”柳英泽说着就要给陆榆打过去。

    “不行!”米静雅一手将柳英泽的手机,打落在了座椅上。

    “你要是问了,我还怎么做人?好像是我故意搬弄是非一样,那我以后还能待在你身边吗?”米静雅的泪水更是汹涌而出。

    柳英泽看的很是心疼,低着头一言不发,更是有些不知所措。

    “米宝你想多了,这怎么是你搬弄是非呢?”柳英泽慌忙解释道。

    “反正你不能问,你要是问了,那我们就不要再联系了。”米静雅将头转向了窗外。

    柳英泽捡起手机,说道:“好好好,不打了不打了,这件事情过去了。”

    “那你保证!你保证不会骗我!”米静雅重新看向柳英泽。

    “我保证!我保证!”柳英泽当即举起手来。

    米静雅当即破涕为笑,随后主动靠在了柳英泽的肩膀上。

    “这”

    柳英泽瞬间心花怒放,这么久了,米静雅还是第一次这么主动呢。

    于是柳英泽犹豫两秒,还是伸出了手臂,将米静雅搂在了怀中。

    “或许,是我想多了,榆哥应该不是那样的人。”米静雅伸手在柳英泽身上画着圈,很是懂事的说道。

    “嗯,榆哥绝对不是那样的人,你不知道他对凝雪嫂子多么坚贞。”柳英泽点了点头。

    “那江轩然是怎么回事呢?”米静雅故作随意的问道。

    “这咳,那可能是意外,是意外,你没看到榆哥对她不感冒吗?”柳英泽愣了一下,又连忙解释道。

    米静雅没有再说话,在柳英泽肩膀上靠了一会儿,就缓缓坐直了身体。

    “英泽,送我回家吧!”米静雅轻声说道。

    “那咱们米宝你就答应跟我在一起吧,我都追你这么久了。”柳英泽瓮声瓮气的说道。

    他现在真是没办法了,想搞个表白仪式吧,米静雅又说他破费,可就是不答应,让柳英泽极其憋屈。

    “还没到时候呢”米静雅脸色微红。

    柳英泽犹豫了几秒,还是没再强迫,只是默默开着车子。

    健程商业区顶层别墅。

    纪凝雪的房间中。

    陆榆和纪凝雪在床头相拥在一起,静静的说着话。

    纪凝雪果然没睡,就一直等着陆榆回来。

    而纪雨蔓和陆梓涵,则是早早的将东西搬了出去。

    “你不在家的时候,她们两个就过来陪着我,避免我害怕。”纪凝雪靠在陆榆的胸膛之上,语气很是温柔。

    “我知道,你最害怕下雨打雷,也怕黑。”陆榆轻轻闻着纪凝雪头上的发香。

    二人刚开始结婚的时候,纪凝雪睡在床上,陆榆则是在地下打地铺。

    除了因为家里面房子不够,还因为纪凝雪非常怕黑和打雷,所以也不想让陆榆搬出去。

    “凝雪,你说,一男一女握手的时候,女孩子用手指,去挠男人的掌心,是什么意思?”

    陆榆琢磨了一下,忽然问出了这个问题。

    纪凝雪闻言一愣,将小脑袋从陆榆胸膛之上缓缓抬起,惊讶的问道:“谁挠你的手心啦?”

    “没有,不是我,是龙浩轩刚才这么问我来着。”陆榆脸不红气不喘的撒了个谎。

    纪凝雪盯着陆榆看了两眼,还是没有多说什么,轻轻回道:“这是暗示啊,应该是,女孩子对男人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吧”

    “唔,原来是这样。”陆榆闻言,脑中更乱。

    无比希望,跟米静雅握手的时候,是自己的错觉。

    二人又说了一会儿话,随后就一起前往卫生间洗澡。

    “这”

    卫生间内,纪凝雪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身体,仿佛极其的羞涩一般。

    “别人都是小别胜新婚,你这是给我疏远了啊!立正,我给你搓背。”

    陆榆哈哈一笑,张口训斥了一句。

    “好,好吧”纪凝雪背对着陆榆,手扶着壁砖,乖乖的让陆榆给自己擦洗身体。

    “雨蔓她们也要给我擦背,我有点不好意思,就没让她们帮忙。”纪凝雪感受着陆榆的仔细和用心,轻轻解释了一句。

    “没关系,以后我天天给你搓背。”陆榆笑着说道。

    沾满孕婴专用沐浴液的毛巾,在纪凝雪身上缓缓擦过。

    “陆榆,我也想给你洗。”纪凝雪忽然转头说了一声。

    “这,这不合适吧”陆榆闻言一愣。

    这种待遇,倒还从来没享受过呢。

    “好啦好啦,我给你洗!”

    纪凝雪此时身上满是丰富的泡沫,随后就转过身来,从陆榆手中接过毛巾。

    “行!”陆榆愣了一下,随后哈哈一笑,伸手拿下了衬衫。

    但,陆榆刚刚坐在椅子上背对纪凝雪。

    纪凝雪却是猛然瞪大眼睛,脸色唰的一下变了。

    陆榆的后背上,有几处鲜红的印记,纪凝雪一眼就能看出,这是女人的唇印!

    虽说已经被衬衫磨掉了一些,但有一处地方,还是清晰可见。

    这一刻,纪凝雪脑海中翻起了惊天浪花。

    陆榆身上,怎么会有女孩子的唇印?

    他,在外面到底做了什么?

    纪凝雪深深相信,陆榆一定是真的很爱她!

    可现在这几个唇印,真是让纪凝雪如遭电击,宛若傻了一般。

    脑海中,嗡嗡作响。

    心中,更是百感交集,无数种复杂的想法闪过。

    “怎么了?”陆榆见纪凝雪一直不动,轻声问了一句。

    “没,没事”

    纪凝雪愣了一下,随后轻轻伸手,用毛巾搭在了陆榆的肩膀上。

    “陆榆,你你多久没洗澡了,身上好脏啊”纪凝雪状若随意的问道。

    “前天还洗的来着,昨天跟小权他们喝大了就没洗,怎么了?真的很脏吗?”陆榆并没有多想。

    纪凝雪足足沉默了十几秒,随后还是轻轻摇头,说道:“没事,不脏”

    话音落下,纪凝雪手中的毛巾轻轻落下,将那些唇印,一点点擦拭干净。

    仿佛,只要她擦干净,这些事情就没发生过一般。

    默默擦拭,心中难受,又感到有些卑微。

    陆榆则是没有多想,等纪凝雪给自己擦了后背,随后二人又一起将身上的泡沫冲掉。

    另一边。

    柳英泽将米静雅送到了家中。

    米静雅再三交代,一定不要柳英泽,去问陆榆那件事情,柳英泽自然是满口答应。

    但,柳英泽开车回去的路上,越想,心中越不舒服。

    于是直接缓缓降低车速,找到陆榆的电话打了过去。

    他,想亲口问问。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