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都市盗梦者

第七百三十七章 村外遇故 赵大姐

    “李哥,你在这里时间比较久了,地头也熟,你现在马上多派人手下去排查一下,看看最近以来,这个县内一共发生了几起象这种女孩子失踪的事件,另外,再重点查一下这些失踪的女孩子,她们的生日,是不是都是七月十五日。这一点,对我们接下来的工作开展非常的重要,你可不能疏忽大意了……”!

    孙不醒现在的战队,虽然还没有对外公开,战队的名号也没有报备上去,可是,在下面这个联络点的这些人的眼中,孙不醒俨然就是天京总部那边下来的大人物,再说了,他虽然没有什么公开的身份,但是,下面各个分局,也早就收到了总局那边正准备再组建一个只接受总局那边垂直领导的独立异能战队,战队的名字虽然还没有定下来,可是,这个大队长的人选,他们可都是从通报上面看得真真的,这个大队长不是别人,正是眼前这个看上去很普通的孙不醒。

    这上面下来的大领,导发话了,他们可不敢不听,一连几个电话打下去,整个县城警,察系统的各个部门全都被调动了起来,警,察局的两位头头,更是在接到这边打过来的协助电话事,直接就赶了过来,不过很可惜,等他们忙不迭的跑过来想要拜访一下孙不醒的时候,孙不醒他们,早已经驱车,朝李子沙老家李家村的方向一路狂飙的赶过去了。

    在问明了李家村的位置后,这两个警力系统的头头连停都没停,出得门去,招呼上自已的司机,就朝着孙不醒主去的方向急追而去,倒不是他们想要拍孙不醒的马屁或和对方套套近乎什么的,实在是象这种事情,他们以前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让他们两个心中也没底的很,所以,在这个案子结束前,他们现在最想的,就是可以和孙不醒这个天京下来的大人物见上一面,具体的了解下他们应该如何配合对方。

    毕竟,这孙不醒不说九局中的身份,光是其表露出来的警备系统内的身份,就不是这两个警,察局的头头们所能相提并论的。一时间,这两个头头都把孙不醒给当成了天京下来的钦差般的大人物。在没有探知孙不醒的心意之前,他们现在可是坐卧不安,唯恐自已这边有那里做的不好,到时候上面一生气,直接把责任扣到他们的头上来。

    李家村虽然处于大山的一侧,但是,它的位置,距离县城,也没有多远的距离,开车也就半小时左右的车程吧,在眼看得村子在望,村边的那些新房子都遥遥的可以看得清楚的时候,李子沙的眼睛,也在那里变得湿润起来,说起来,他已经有半年多没有回家了,没办法,不是他不想回去,而在在他的心里,一直都着这么一个愿望,那就是自已一定要出人头地风风光光的回来,让当初看不起他的那对赵家老夫妻,好好的后悔当初拆散了自已和赵春芳的那一桩村内人人称赞的亲事。

    “孙哥,停车,快停一下啊……”!

    就在孙不醒开着车子在这乡野的水泥路上奔跑得正欢实的时候,突然,从车子的窗户外面猛的闪过了一个人影,虽然这个人影在李子沙的眼睛里只停留了短短的一瞬,可是,李子沙却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个打车外擦身而这的女子,正是自已那位青梅竹马的恋人赵春芳的姐姐赵春华。

    赵春芳姐妹三人,这个赵春华是正是她的大姐,和所有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村内姑娘们一样,这个赵春华在初中都没有上完就辍学帮着家里干活了,等她十九岁还不到法定结婚年龄的时候,赵春华就被自已的父母给嫁到了本村一个在村内靠加工豆腐来卖钱的,家境还算殷实的人家。

    这个赵春华,可是比赵春芳足足大了九岁之多,结婚这么多年,可能是因为天天在地里和家里不停的劳动的原因吧,如今才三十来岁的赵春华,看上去竟然比那些四十多岁的妇女还要苍老的多,她脸上的肌肤早已经不再白嬾光滑不说,在双眼周围,那些鱼尾纹,更是早早的就占据了所有的位置,更让人看上去不忍的是,明明才三十来岁的年纪,这一头的长发,却早早的就已经变得黑白相掺,让其再也不复当初嫁人时的那份光鲜和亮丽。

    “大姐,你这是去地里摘了些菜回来啊,我是小沙啊,怎么,不认识我了吗?来,上车吧,离村里还有段距离呢,上车我送你一下吧……”!

    和一脸沧桑衣衫陈旧的赵春华相比,一身名牌休闲服饰的李子沙,却显得那么的时尚不凡,再加上李子沙现在因为身份的转变,这心情也变得极好,这些都表现出来后,令他原本沉闷的气质中又多出了几分的自信。现在看上去,李子沙现在的样子,根本就象是电视剧中所演的那些都市成功人士或霸道总裁之类的角色,和赵春华这种农村妇女,跟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他这一开口没什么,却是将赵春华给吓了一大跳,好半天都没有认出来李子沙的身份,到最后,还是李子沙心中着急,主动将自已的名字说出来,这才在那里打消了赵春华心中的疑惑,认出了眼前这个一看就知道身份不凡的年轻人,竟然是当初和自已三妹谈了好些年恋爱的那个李子沙。

    “哎呀,我以为是谁叫我呢,原来是小沙你啊,咱们可有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小沙啊,听说你大学毕业后,到大城市找了个工作不准备回来了,原本我还不信,如今一看,你现在肯定是出息了,唉,说起来,都是我那个妹妹命苦啊,摊上了我父母这样的长辈,你先走你的吧,车我就不坐了,我这刚从地里回来,身上又是泥又是土的,可别把你这车里面给弄脏了……”!

    赵春华可不会想到,她竟然会在村外不远处的路上遇到自已妹子当年的心上人,在赵春华的记忆中,李子沙还是当年那个提亲遭拒后的那个穿着老土个子高瘦的乡村男孩。

    如今这一见面,除非是至亲之人,不然的话,还真是认不出来眼前这个满面春风衣冠楚楚乘坐着高级车辆的成功男子,竟然就是他们村中以贫穷出名的李子沙。

    “大姐,什么脏不脏的,这车我买回来,就是供我自已使用的,这要是怕这怕那的,那我还买它干啥啊,没事的,这车上的座椅全都是真皮的,真脏了,拿块湿布一擦就干净了,咱自已家的车子,有啥好担心的,姐,你上来吧……”!

    对于这辆车子的好坏,以赵春华这种乡村妇女的见识,她肯定分辨不出来,不过,这并不妨碍她断定这辆车子超值钱的这个想法,秦岭这一带的人们过得都不怎么富裕,县城里面还好点,乡下的各个村子里面一般来说,一个村里面有上三四辆轿车就已经是了不起的事情了,就这,这些车子还只是十几万往下的那些代步车,和李子沙专门选的这辆三百多万的越野车那根本就没法比。更别说这赵春华平常见过的最多的,就是三四万块钱一辆的面包车了。她虽然不懂车,可是,单看这辆越野车的做工精致程度,她就知道,这个李子沙,现在是真的发了大财了。

    “小沙啊,看来你现在是真的发财了啊?这车子你买的啊,真是不敢想象,花了多少钱啊?这应该比东村朱有财家的那辆大众捷什么达的车子要贵得多了吧……”?

    面对赵春华的这个问题,李子沙脸上一红,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这两种车子怎么能比啊,一个三四百万,一个才十万左右,可是,自已女朋友的大姐既然问了,他又不能不回答吧,当下只好的在那里满脸憋得通红的告诉了对方这辆车子真正的价格。

    “姐,也不算太贵吧,这这辆车子,一共下来,也就花了三百六十来万,连四百万都不到吧,车子开着还行,感觉挺不错的,看来这个牌子的车子,还是能让人够信得过的,我准备等我将来有了媳妇后,也给我媳妇买一辆这个牌子的轿车,别的牌子不用看了,以后我再买车,我就认准了这牌子了……”!

    原本,孙不醒和顾念,在李子沙和赵春华的聊天中,两人一直都保持着沉默的状态,不过,在中到李子沙这明显带有几分装比意味的回答后,这两个家伙在那里再也忍不住了,噗嗤一声,就笑出了声来,尤其是开车的孙不醒,在一个赵春华看不到的角度,悄悄的伸出姆指,大大的表扬了一下李子沙的这番表现。

    “啊,什么,这么一辆车子就要三百六十多万啊!这也太贵了吧,三百六十多,万,我们全村人一辈子在地里累死恐怕也挣不到三百多万吧,小沙,你现在在什么跨国大公司上班啊,这么有钱,你这也太历害了吧,看来,这大学生就是不一样啊,这两个应该是你的同学吧,你这次回来,是准备把你爹娘还有你弟妹一块都接到城里去吗……”?

    在听到李子沙的这个回答后,赵春华在车上啊的一声就直接叫了出来,她的脸上,更是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柳眉下面的那双眼珠子,更是险些在那里瞪得掉到地上。这可是三百六十多万啊,这败家玩意就给买回来这么一辆车子开回来了,这,这也太不会过日子了吧,不行,虽然现在这李子沙不是自已的未来妹夫了,可是,出于大家都是乡亲的这个考虑,自已也必须要好好的问清楚他现在的清况,不管李子沙现在有多少钱吧,自已一定要好好的说一说他。这过日子,那有他这样过的啊!

    “大姐,我没有去什么大公司上班,我考上公,wu员了,我现在是正儿八经的国家人员,虽然我现在刚入职不久,不过,已经是咱们国家警务系统中的一名副处级的巡查员了,因为我工作性质有些特殊的关系,这辆车,还有我在天京的一套房子,全都是国家配送给我的,这些都不用花钱的,再说了,就是花钱以我现在的收入,我也完全买得起,至于他们的身份,他们既是我的同学,也是我现在的同事,我们都算是一个系统部门中的人吧……”!

    对于自已的身份,李子沙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介绍,到最后,只能含糊的将自已明面上所挂着的那个职务给说了出来,他这个副处级的待遇,还是孙不醒和吴局保证再三之后,上面才同决并批准下来的。孙不醒也没怎么忽悠人家吴局长,只是含含糊糊的说,他那个神秘的暴猿师尊,给顾念李子沙田鹏他们三个找了个修为超强的师父,并保证,一个月内,可以让李子沙他们三人的修为,突破到筑基期的境界。有了这个保证,人家吴局长这才答应下来的。要不然,真以为,这九局的级别和待遇是胡乱决定下来的啊!

    “哦,都是你的同事啊,好,好,好,小沙,看来你真是出息了,只是,你这个副处级的巡视员,是个什么样的官啊!有没有咱们乡的乡长官大啊……”?

    李子沙说的多少有些含糊,不过,就算是他说得再明白,以赵春华对大汉国官场上的这些了解,那也是弄不清楚的,不过,人家自然也有人家自已的判断办法,这不,在听完了,这赵春华咂了一下嘴巴之后,就将他们乡的乡长给扯了过来,她只要明白,李子沙现在的职务,是比乡长这个在他们看来比天还大的官大或小就行了。

    也是,他们这些人,平常连县城都很少去,这平日里,见到的,或耳朵里听到的最大的官,可不就是在乡里主宰一方的乡长了。在这个赵春华看来,如果李子沙现在的职位要是能够和乡长相提并论的话,那他现可就算是真的混大发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