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第496章 全书完。

    说实话,拿到这个奖项,韩飞还是很激动的,拿到华表奖影帝有些运气成分,当时要不是沈一鸣上届刚好拿到了华表奖,那个影帝应该是他的。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观众不太认可韩飞影帝称号的主要原因,而这次金鸡奖就不一样了,在同一部影片当中,面对另外两位影帝,拿到这个奖项,含金量不言而喻。

    颁奖典礼结束后,韩飞自然成了媒体围追堵截的目标,而拿到了影帝,韩飞也难得心情大好,回答了不少记者的问题。

    “韩飞,这次拿到金鸡奖影帝,加上之前的华表奖影帝,你就成了内地最年轻的双料影帝,有什么感想?”

    韩飞玩笑道:“感想?不敢想,之前做梦都没想过。”

    现场记者都被他逗笑了,不过立马有记者又问道:“之前一直有传闻,你将会逐步退出电影制作一线,这次拿到双料影帝,会不会加速这个过程?”

    “再重申一次,我并没有离开电影制作一线的打算,只不过往后会更加注重剧本的创作,我一直认为剧本是影视制作当中最基础的一环,这个环节没有做好,也就谈不上影片质量。”韩飞正色道。

    “那你以后还会出现在大银幕上吗?还有你会接其他影视公司的角色吗?”记者追问。

    韩飞点点头:“当然,只要角色适合,剧本、剧组各方面都合格。”

    这话基本上将一大批影视公司都拒之门外了,要是按照韩飞之前电影的规格,整个华语电影一年也没有几部片子符合要求。

    结束掉采访,韩飞回到酒店,自然要跟大家庆祝一下,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韩飞竟然奇迹的把蒋轻侯他们给喝倒了。

    当然,韩飞自己也没好到哪去,直接就断片了。

    转过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边还睡着一个人,是李亚男,韩飞松了一口气,还好。

    “噗,怎么了?是不是怕自己喝多了干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李亚男用一种戏谑的眼神看着韩飞。

    “不,我是怕自己干了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韩飞矢口否认。

    李亚男再也憋不住,笑得在床上打滚,然而,床单滑落

    一番亲切、深入又艰苦的交流之后,李亚男枕着韩飞的胳膊,沉沉睡去,昨晚韩飞喝得实在是太多了,吐了好多次,李亚男也为他忙碌了一整夜,直到天快亮才睡了一会儿。

    韩飞在李亚男额头上亲了一下,不免感动,心中某个念头也就越发明确了。

    回到京城,韩飞意外在机场见到了章悦,章悦也看到了他,跟李亚男手牵着手,双方就这样看了好一阵子,直到记者将他们各自围住。

    如今的章悦已然是华人女星当中少数能够在好莱坞有一定票房号召力的演员,这些年但凡是在北美上映的华语电影,她都是首选的女主角。

    然而,光鲜背后,章悦跟韩飞已经有两年时间没有见过面了,之前的几年就算是见面,能够待在一起的时间也很有限。

    章悦自问是个独立的女性,但是在看到韩飞跟李亚男牵手的那一刻,她还是莫名一阵心痛。

    然后,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一幕出现了,章悦径直走向李亚男,伸出手:“你好,我叫章悦,请多多指教。”

    “好啊。”李亚男面色如常,面前这个女人她也有所耳闻,这是宣战吗?这次她不会再放手了。

    记者们见到这一幕都高兴疯了,这可是世纪大新闻啊,之前就有记者拍到韩飞跟章悦举起亲密,只不过双方一直都没有回应,后来章悦一直在各地拍戏,跟韩飞见面的时间也少了,记者们这才不了了之。

    然而,没想到多年之后,在机场,双方就这样凑巧碰到了一起,而且章悦还主动跟“情敌”宣战,简直太劲爆了有没有?

    韩飞一阵头疼,他知道此时无数相机已经对准他,就等着他做出选择了。

    “有什么事情,私下聊吧。”

    章悦笑了笑:“好啊。”说完很潇洒的转身离开。

    还没等韩飞回到家,网上就已经出现了相关新闻,热度甚至已经盖过了韩飞拿到金鸡奖影帝,网友们的八卦心理得到了极大满足。

    当然,头疼归头疼,韩飞心里其实已经做了决定,回到家之后,也没有避着李亚男,拨通了章悦的号码:“下午有空吗?出来聊聊?”

    “好啊。”章悦的回答毫不拖泥带水。

    跟章悦约在了一家咖啡厅见面,当然,事先韩飞已经把咖啡厅包了下来,还特意帮章悦点了一杯冰咖啡。

    章悦如约而至,喝了一口咖啡,就忍不住笑了:“怎么?怕我拿咖啡泼你?”

    好吧,这妞还是一如既往的直爽,韩飞苦笑:“冰的泼在脸上其实也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

    “你试过?”

    “你要是想,可以试试看。”

    章悦语气突然有些幽怨:“这么说,你已经确定了要跟她在一起?你那个青梅竹马?”

    “嗯,我准备跟她求婚了。”韩飞肯定道。

    章悦突然落泪:“如果,我愿意放弃事业,一直陪在你身边呢?”

    “那就不是你了。”韩飞递过纸巾道。

    章悦闻言愣了一下,是啊,那就不是她了,不管韩飞身价多少,她都没有想过有一天当全职太太,或许是从小父母离异,让她对婚姻一直没有安全感。

    “如果,早些年,我不顾一切提出跟你结婚,你会同意吗?”

    “会。”韩飞没有丝毫犹豫,事实上,曾经一度,韩飞甚至以为自己会跟章悦走到最后,但是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他动摇了,爷爷的去世,章悦在外地拍戏没有出席,而李亚男却一直陪着他。

    特备是疫情期间,他结束隔离之后,李亚男不顾自身安危来接他,算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有的东西,错过,就是错过了。

    或许,茫茫人海中,遇到你,没有早一秒,也没有晚一秒,才是最好的爱情吧。

    “那,你结婚,我就不来了。”

    “另外,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章悦离开了,没有哀求、也没有纠缠,踏着她那独特而又骄傲的脚步,从韩飞视野中消失。

    当天,韩飞还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杨可欣的电话。

    电话那头,杨可欣说:“祝你幸福。”然后就挂断了。

    韩飞在家里缓了好几天,李亚男也没有打扰他,不过看她做菜时还哼着歌,显然还是有点小得意的。

    这一天,李亚男百无聊赖的在办公室里戳着一个不倒翁,嘴里嘟嘟囔囔的念叨着:“都这么久了,还没缓过来?过分了啊,今天可是本小姐的生日,你要是忘记了,那就死定了,知道吗?”

    然而,一直等到下班,李亚男也没有收到想象中的礼物,倒是来了几个快递,结果打开之后,全都是工作的东西。

    员工一看李亚男的脸色就知道大事不妙,赶紧离得远远的。

    下班后,李亚男罕见的没有去买菜,她要让某些不自觉的人知道,自己生气了,而生气的代价就是没饭吃,嗯。

    回到家,却正当李亚男换鞋顺手打开灯,却发现房间四周开始闪烁着五彩的灯光,整个家都透着一种迷幻般的色彩。

    而且她还发现地上居然有箭头图标,上面还有字:往前有惊喜。

    “搞什么鬼?神神秘秘的。”嘴上是这么嘟囔,身体还是很诚实的踮着脚尖跟了上去。

    一路上了二楼的开放式大阳台,四周一片漆黑,李亚男想去开灯,却发现灯似乎坏了。

    正不知所措时,突然面前亮起火光,是一个爱心的形状,而韩飞正捧着一束满天星笑盈盈的看着她。

    然而就在李亚男以为韩飞这是给自己庆祝生日时,却见他突然单膝下跪,从兜里逃出一个礼盒,打开之后是一枚钻戒:“亲爱的李亚男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

    李亚男捂着嘴,惊喜的眼泪都开始在眼眶打转,似乎半晌才回过神来,不断的点头。

    接下来,两家家长就开始忙碌起来了,董婕老早就跟韩飞念叨早点成家的事情了,终于盼到了这一天,而且儿媳妇还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李亚男,自然是皆大欢喜。

    李卫国则是酸得不行:“哎,还是被这小子把闺女骗走了。”

    然而,就在他们准备婚礼的时候,却发现韩飞跟李亚男直接去了国外,说是旅行婚礼。

    一艘邮轮上,韩飞从后面搂着李亚男的腰,看着眼前的海景突然想起了泰坦尼克号当中的情节。

    “笑什么呢?那么猥琐。”李亚男毫不客气的打击。

    好吧,这就是结婚前跟结婚后,以前李亚男可不会用猥琐来形容他,哎!女人啊。

    “你觉得呢?嘶~~~疼疼”

    李亚男似乎又想到了昨晚然后手下一用力。

    听完,“泰坦尼克号”的故事,李亚男不禁泪眼婆娑:“这么好的故事,不拍成电影可惜了。”

    嗯,这个主意不错。

    一路上,韩飞跟李亚男或是坐船或是坐车,开始体验沿途的风景,闲暇之余,李亚男会督促韩飞把那些精彩的故事写下来。

    直到,有一天,李亚男突然间歇性的干呕,到了医院检查,发现她,居然怀孕了。

    这无疑是个天大的好消息,韩飞都有些懵了,下意识的伸手摸向李亚男的肚子。

    李亚男拍了拍他的手笑骂:“瞎摸什么呢?都还没显怀。”

    为了孩子的安全,韩飞跟李亚男的旅行也就只好暂时搁置,在双方父母的催促下,回到国内。

    韩贝贝很开心:“这么说,我马上就有小侄子,或者是小侄女了?”

    董婕自然是把韩飞好一通数落,吕沛玲也把李亚男说了一顿,然后,李亚男就成了家里的保护动物,而且是一级的那种。

    韩飞被迫去了客房休息,而且李亚男突然想吃些稀奇古怪的水果,韩飞还得驱车几公里去水果批发市场找。

    总之,李亚男怀孕这几个月把韩飞是折腾得不轻。

    直到一天,李亚男突然喊着肚子痛,韩飞赶紧开车送她去医院。

    凌晨三点钟,终于,护士抱着一个小孩出来:“李亚男的家属在吗?是个千金。”

    韩飞哆哆嗦嗦的接了过来,手都在发抖,刚出生的小孩其实并不好看,皮肤红红的,皱巴巴的,不过在韩飞看来,这就是最好看的小孩。

    “你们看这个眉眼多像亚男啊?长大了肯定是个美女。”

    董婕跟吕沛玲也是爱不释手,也不知道她们从哪儿看出像李亚男的。

    孩子被护士抱走了,没多久,李亚男也从手术室里出来,韩飞上前握着她的手柔声道:“辛苦了,孩子很健康,不用担心。”

    小丫头叫做娇娇,名字自然是韩飞取的,虽然李亚男一再鄙视他取名的水平,不过韩飞却振振有词:“你们取的那些名字笔画都太多了,这不是为难我闺女吗?就叫娇娇,好记又好写,多好。”

    韩飞跟李亚男的婚礼并没有操办,这次孩子一百天就躲不过去了,原本是满月就要做的,不过被韩飞以孩子太小,不方便为由给推迟了。

    这次来的人也格外的多,一般的酒店根本坐不下,韩飞只好租了一个室外的空地,请了一帮子大厨,摆了一百多桌,这才算是hold住局面。

    这些年随着“飞鸟影视”的扩张,俨然已经成为整个影视行业的领头羊,不管是规模上,还是收益上,都不再存有争议。

    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客人的原因,很多都是不请自来,就是为了结个善缘,其中不乏影帝影后,一线明星能来的基本也都来了,至于二三线艺人,就更多了。

    这一幕也被娱乐记者拍到,一度成为各大媒体头版新闻,被称为“娱乐圈最高规格百日宴”

    三年后某天的一个傍晚,韩娇娇细嫩的小手牵着韩飞的大手,小手上还牵着一条绳子,前面一只狗子正迈着小短腿晃晃悠悠的走着。

    “豆豆,你走慢点儿,我,我都跟不上了。”韩娇娇奶声奶气的喊道。

    狗子回头看了她一眼,似乎很委屈,它都已经走得很慢了好吧,哎,两脚兽的幼崽真是麻烦。

    韩娇娇话音刚落,就被韩飞抱了起来,放在肩膀上,小丫头立马来了精神,叫嚷着:“豆豆,冲鸭!”

    “哎,你们慢点儿,刚吃完饭,不要剧烈运动。”李亚男无奈的看着这一大一小,还有一条狗,逐渐飞奔的步伐。

    韩娇娇还不忘回身:“妈妈,你快点儿。”

    夕阳西下,两大一小,一条狗子的背影,被拉得很长,很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