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差一步苟到最后

0467 奉旨入京

    一眨眼十天便过去了,肾虚公子的头七都过了三天……

    可兰台县仿佛变成了暴风中心,五花八门的文官和武官都往这里跑,有来调查案件的,有来开会学习的,还有来忙着拍马屁的,许多嗅觉灵敏的商人也全都来了。

    观月阁重新开张了,老板娘是曾经的月牙仙子,船娘们也都回来了,兰水河上多了十多艘画舫,各种狂蜂浪蝶都来扎堆,各种艺人也满街都是,每天都热闹的跟赶集一般。

    不过每个人都在等,都在观望,包括赵官仁都低调的不像话……

    “圣旨到!”

    一位从宫里赶来的公公托着纸筒,踱着步子来到了县衙门口,八百里加急送来的圣旨,其实半个时辰前就送达了,但大家得穿戴整齐,假装沐浴更衣,顺带摆上祭台插三炷香。

    “你特么也不给我弄个垫子,圣旨肯定得长篇大论……”

    赵官仁回头瞪了宋吃猪一眼,他五品官只能跪在第三排,前面是一溜各种颜色的屁股。

    亲王、首辅、知府、同知、各种将军全到齐了,反正能来的都来了,连邻州的官员和京里都来了人,害的赵官仁这几天都吃胖了一圈,不过京督卫场只有谭青凝一人。

    “两份圣旨!一份都写不下啦……”

    宋吃猪急忙使了个眼色,只看老公公当众拆开纸筒后,里面居然装了大小两份圣旨,不过这并没有啰里啰嗦一大堆,上来便是对宋吃猪的嘉奖。

    “兰台知县宋池柱,忧国忧民,能力出众,升盐运司副使,授……”

    “卧槽!”

    宋吃猪激动的肥躯一震,后脖颈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老公公后面念的什么都不知道了,但周围官吏们的眼珠子都羡慕红了。

    “什么官?几品……”

    赵官仁回头看向了他,宋吃猪满脸通红的结巴道:“五品!从、从的,我要去京里当官了,最、最肥的盐运司衙门,总管全国盐务的三把手,以后你家吃盐我包了,妞我也包了,全是扬城瘦马!”

    “革职查办!!!”

    忽然!

    两人偷摸对话的同时,只看王知府突然瘫在了地上,竟然悲催的放声痛哭了出来,可马上就被两名侍卫脱去了官袍,摘掉了乌纱帽,直接将他从院子里拖了出去。

    “哈哈~这沙雕,让他跟咱斗……”

    宋吃猪幸灾乐祸的笑出了猪声,可马上就被钱同知踹了一脚,谁知道身为二把手的钱同知并没有顶替,而是从京城空降了一名宁州知府,连宋吃猪空出的缺都由空降官担任。

    “全是皇上的人,皇上要重点关注咱宁州了……”

    谭青凝在旁低声提醒了一句,赵官仁也听出味来了,五品官员居然跑来兰台当七品知县,皇帝老儿这是对兰台大大的不放心了,将身边的心腹全都派下来当眼线。

    “京督卫场副千户,谭青凝听旨……”

    老公公忽然点到了谭青凝的名字,众人全都竖起了耳朵,谭青凝的升降代表整个京督卫场的命运,如果谭青凝被调往它处的话,京督卫场就算彻底的土崩瓦解了。

    “谭青凝战功卓越,护国有功,即日起晋升白衣卫场总督旗……”

    “牛掰!我得叫你大人了……”

    赵官仁冲着谭青凝嘻嘻一笑,总督旗比还千户大一级,正儿八经的从四品官员,若不是谭青凝实在太年轻,只有区区的二十三岁,估计皇上能直接把她升到正四品。

    “臣领旨!”

    谭青凝偏过头低声道:“这不是好事,白衣卫副指挥被革职了,我师父虽未动可也危险,我师兄还被押解回京了,等我回京怕是要亲手查办他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们,这是要把我架在火上烤啊!”

    “为啥要你查?不怕你徇私吗……”

    赵官仁困惑的看着她,谭青凝又急声道:“有白衣卫的人盯着我,我如何去徇私,皇上根本没念我这份功劳,我的功劳只是保住了人头,查完之后卫场肯定得大换血!”

    “嗯哼~”

    老公公忽然轻咳了一声,提醒不停交头接耳的两人,大声念道:“钦差一行即刻返京,将由磐山军沿途护送,中途不得入城,不得接触外人,毒粉务必妥善保管,被盗或泄露,全体问斩,钦此!”

    “臣领旨!”

    夏首辅下意识起身接旨,老公公急忙使了个眼色,他这才想起还有一份圣旨没念,赶紧撩起袍子又跪了回去,老公公也换上了另一份很短的圣旨。

    “疫病提举赵云轩,上前听旨,上前听旨……”

    “赵大人!叫你呢,让你跪到前面去听旨……”

    众官急忙推了赵官仁一把,谁知赵官仁居然戴上了口罩,往前跳了半步拱手说道:“公公!不是下官不懂规矩,您两个侍卫烧的腿都发软了,我看您这脸色也够呛,怕是传染病吧?”

    “我靠!你丫的不早说……”

    端亲王吓的迅速往后退去,官吏们也炸窝般往后逃去,竟然纷纷掏出口罩戴上了,这群人跟赵官仁在一起混久了,口头禅也通通让他给带偏了。

    “大人!您可莫要吓咱家啊……”

    老公公和几名侍卫的脸色都变了,赵官仁赶紧朝后方招了招手,两名巡疫官立即戴上了全套装备,拿出一根从祁半斤家里抄出的体温计,直接往一名侍卫嘴里塞去。

    “含住别动!你们把嘴张开让我瞧瞧……”

    巡疫官全是经验丰富的大夫,将颁旨一行八个人分别做了检查,查完之后拔出侍卫嘴里的温度计,看了眼便说道:“大人!四十度高烧了,从症状来看应是典型的流感!”

    “赵大人!”

    老公公紧张道:“何、何为流感啊,不会是发瘟吧?”

    “流行性感冒,通过飞沫传染,甲级传染病……”

    巡疫官说道:“此病会导致一系列并发症,严重者几天就死,你们摸过的东西都得消毒,否则一传就是一大片,咱兰台是防疫模范县,你们可算来对了,不然就别想回京了!”

    “你们这帮晦气东西,竟然带着传染病来颁旨,想害死本王啊……”

    端亲王躲到照壁后破口大骂,但赵官仁却蹲起来问道:“公公!你们应该是从宫里出来的吧,中途在何处停留过,流感潜伏期一般不超过五天,你们应该是在五天内被传染的!”

    “宫、宫里!咱快马加鞭赶过来,正好五天……”

    老公公惶恐道:“咱家来的时候宫里正闹风寒,许多人又流鼻涕又咳嗽,将小皇子都传染了,皇上恼的拍了桌子,大骂太医院无能,这回就是想调您去管京里的疫病!”

    “啊?让我进京,宁州这摊子不管了吗……”

    赵官仁惊讶的直眨眼,但老公公又打开圣旨说道:“大人啊!咱家先把圣旨颁了吧,这可是头等大事啊,咳咳~赵云轩屡立奇功,屡破奇案,实乃我大顺之幸事也,但……”

    “完了!领导一说但,后面全扯蛋……”

    赵官仁鄙夷的摇了摇头,老公公果然说道:“其尚未及冠,大肆表奖难免心生骄躁,特设‘拱卫司’右监察一职加强历练,并擢升太医院首席防疫提举,品级不变,领双俸,钦此!”

    “???”

    一院子官吏尽数懵逼,连端亲王都在纳闷的抠脑门,赵官仁回头问道:“阁老!这拱卫司是做什么的,拱

    (本章未完,请翻页)

    卫何处啊?”

    “特设就是新设立的衙门,本官也不知啊……”

    夏首辅云淡风轻的摆了摆手,实际上早就躲到角落里去了,戴的还是加厚型防疫口罩。

    “大人!

    老公公又掏出了一本册子,递给巡疫官说道:“拱卫司下设左右监察两名,右监察专司缉捕敌国奸细,详情您自己看吧,咱家实在是念不动了,您赶紧给开副药吧!”

    “董成!带诸位大人去加护病房,好生招待啊……”

    赵官仁戴上手套接过了圣旨和册子,打开后皱眉道:“看来京里的流感已经很严重了,连宫里都被传染了,居然下个月就让我进京,嗯?拱卫司的总监察怎么是太子?”

    “什么?怎会是太子……”

    端亲王立即箭步冲了过来,一把夺过册子皱眉查看,谭青凝也赶紧跑了过来,惊讶道:“缉捕奸细乃我白衣卫之责,拱卫司与我卫场岂不是重叠了?”

    “不重叠!你们京督卫场已经被踢出京都了……”

    端亲王摇头道:“你们在京城已经没有查办权了,包括沿海的三个州府,以后你们只能在内陆打转,并且最终的审查权都在拱卫司手上,你们已经不再是天子近卫啦!”

    “……”

    谭青凝的脸色猛然一变,京督卫场的处境比她预想的还要糟糕,直接从天子近卫变成二流队伍了。

    “不是吧?与我同级的左监察居然正三品,专司查办谋逆官员……”

    赵官仁盯着文书郁闷道:“这货是肥缺中的肥缺,我右监察才特么正五品,冒着生命危险去查奸细,还得兼职去搞防疫工作,最后两头都讨不了好,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赵首席!你今年才十九,已经位居五品了……”

    夏首辅苦笑道:“倘若一个月给你连升两次官,不到而立之年你就升无可升了,皇上以后还如何提拔你啊,况且你得让皇上了解你的能力,只要你是名副其实,还担心不能平步青云么?”

    “来来来!咱们借一步说话……”

    端亲王拉着赵官仁进了屋,说道:“云轩!拱卫司这事你怎么看,皇上把你调到我大哥身边,还命我即刻回京,这分明是拆我的台啊!”

    “不拆你的台拆谁的,差事再办下去你就得功高盖主了……”

    赵官仁摊手说道:“殿下你且安心回去,我可是您的人,进了拱卫司就是您的眼线,临走前我再送您一份大礼,军械打造的本钱我让他们降了三成,并且品质不变!”

    “三、三成?他们这不得赔本啊……”

    端亲王吃惊的看着他,但赵官仁却笑道:“国防乃重中之重,只要皇上和您高兴,贴点钱又算得了什么,但这事您得压轴说,万一有人趁您不在搞鬼,您就把这事丢出来砸他脸!”

    “云轩啊!你可得快点进京啊,本王亲自给你接风洗尘……”

    端亲王激动的给了他一个拥抱,忽然尴尬道:“小郡主对你青睐有加,虽然你从未有过逾越之举,但要是传出去终究不好听嘛,所以本王希望你们俩……能保持点距离!”

    “放心!等她回了宫咱就见不到了……”

    赵官仁无所谓的拍了拍肚皮,但端亲王却摆手道:“你若是做我女婿,本王高兴还来不及,但你也应该知道,你一旦做了郡马,仕途可就从此止步啦,本王还希望你能为我多多效力啊!”

    “明白!云轩会掌握分寸……”

    赵官仁笑着拱了拱手,端亲王便满意的笑道:“去吧!去跟我家小郡主告个别吧,但是千万别搂搂抱抱,上回都让人瞧见啦,你胆子可真够大的!”

    (本章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