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入骨宠婚:误惹天价老公(安之素叶澜成)

第一千九百五十二章:有点可爱

    一场比试结束也到了江烈午睡的时间了,小家伙作息很规律,到点就睡觉,完全不需要人督促,又乖又好带,老两口把他养到三岁那是一点没费劲。

    江烈去午睡后,江爷爷江奶奶也借口去午睡,让江云骥也带唐沁去房间休息一会。

    江云骥直接指了一个房间:“那边是我房间,你去休息吧。”

    唐沁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加上早上起的早,这会也有点犯困,点点头就去了江云骥的房间。

    江云骥看着她潇洒利落的背影若有所思。

    她的枪法好是阮老爷子教的,这一点说的通,但是性格呢,变化未免太大了。

    从短短几个小时接触的变化来看,江云骥感觉阮清晗车祸前后就像变了一个人。

    不过他以前也不了解她,仅仅见过一面而已,也许她本身就是这种性格,只是表面上看起来文静也说不准。

    叮咚。

    手机有微信进来,江云骥收起了对唐沁的琢磨,拿起手机打开。

    江云锦:领证了?

    江云骥:嗯。

    江云锦:嫂子怎么样?

    江云骥:有点不一样。

    江云锦:怎么说?

    江云骥:上次见她感觉很文静,这次似乎和你性格有点像。

    江云锦:你没感觉错?

    江云骥:她的枪法比小烈的还厉害。

    江云锦:哦呦?

    你成功勾起了我对她的兴趣,我准备回去一趟。

    江云骥:你怀个孕就不能消停点?

    江云锦:怀孕就不能回娘家了?

    江云骥:你是为了回娘家吗?

    江云锦:我就是为了回娘家!江云骥:信了你的鬼。

    江云锦没再回了。

    江云骥也丢了手机,不由自主的又琢磨起唐沁来。

    而此时被琢磨的唐沁已经陷入了梦乡,她拥着带有江云骥气味的被子,几乎是一秒就进入了梦乡,只是她又做起了噩梦。

    梦里还是江云骥浑身是血的样子,她拼了命的想去救他,可那些人把她按在地上,让她眼睁睁看着江云骥一点点死亡。

    “不要”“不要”“江云骥你不要死”“不要死”“江云骥!”

    “阮清晗?”

    一只手把她从噩梦中拽了出来。

    唐沁猛的睁开眼,看清眼前的人是谁时,一头就撞进了他的怀里,双臂紧紧搂着他的腰。

    “云骥”她的声音比身体还抖的厉害。

    江云骥的身体僵的床边,他们明明才见过两次,为什么她叫他的名字叫的那么顺口,好像已经叫过无数次一样。

    唐沁的眼泪流的哗啦哗啦的,只有抱着他,感受着他身体的温度,她才会感到心安。

    上一世的经历太痛苦了,以至于已经重活了一世,她还是会感到恐惧。

    江云骥很少见女孩子哭,一时间有些慌乱无措,身体就更加僵硬了,说话也有点硬邦邦的:“你别哭了。”

    唐沁也不想哭,可她就是控制不住,呜咽道:“我做噩梦了。”

    江云骥呃了声,僵硬的安抚:“只是梦而已,没什么好怕的。”

    唐沁抬起了头,眼睛湿漉漉的,她的眼睛本来就生的好看,此时湿漉漉的看起来格外可人,像只被欺负的小兔子似的。

    江云骥突然觉得女孩子哭的时候也不是都那么丑的。

    “所以不管我梦到什么,都不会变成现实对吗?”

    江云骥下意识的点头:“对!”

    “对,是梦,梦都是相反的。”

    唐沁松开了他,自己抹掉了眼泪,自己安慰自己。

    江云骥突然就有点想笑,他想起有一次江烈也做噩梦了,醒了也是哭个不停,他也是这么告诉他的,说梦都是相反的,然后江烈也像她现在这样,一边自己抹掉眼泪,一边安慰自己,傻傻的,又有点可爱。

    “去洗把脸吧,不然爷爷奶奶该误会我欺负你了。”

    江云骥忍着笑,指了指浴室。

    唐沁的情绪已经调整过来了,下床蹬蹬蹬的跑去了浴室。

    江云骥看着凌乱的被子,摇摇头,动手把被子叠成了豆腐块。

    等唐沁出来的时候,江云骥已经不在房间里,只剩下被叠的整整齐齐的豆腐块。

    看着那个豆腐块,唐沁唇角勾起来,上一世她就不爱叠被子,每次都是江云骥叠,他总是一边说她不叠被子一边自己把被子叠好。

    唐沁过去摸了摸那个豆腐块,轻轻的拍了拍,然后才走出房间。

    江爷爷江奶奶和江烈都已经起来了,江烈还背着一个小书包。

    “今天要上学吗?”

    唐沁问道。

    江奶奶替江烈回答:“今天不上学,是我和你爷爷要去参加退休老干部的活动,这几天都不在家,所以要拜托你和云骥照顾小烈几天。”

    江云骥很头疼:“我送他去爸妈那里吧。”

    一个刚刚领完证的老婆他都不知道该往哪里送呢,再来一个儿子,他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你爸妈也不在家。”

    江奶奶道。

    “他们去哪儿了?”

    江云骥问道。

    “下去考察了。”

    江爷爷道。

    江云骥还想说什么,就被唐沁拦住了:“放心吧爷爷奶奶,我肯定把小烈照顾好。”

    江爷爷和江奶奶就高兴了,连连点头:“放心放心,我们放心。”

    江云骥:真不怕他儿子被虐待啊。

    江烈无所谓,去哪儿都行,有时候太爷爷太奶奶有事,他还会去其他的叔叔伯伯家玩,他跟苏见林苏逢林兄弟俩,还有叶奕行关系都很好。

    江云骥领着一大一小上了车还在想,自己回来的时候是一个人,怎么不到一天的功夫,就变成拖家带口了。

    发动车子,江云骥问唐沁:“你住哪儿?”

    他准备先把这个大的送回家,再把小的送到叶家,然后他自己回部队。

    “住你家。”

    唐沁转头看着他,微微一笑。

    江云骥:“说认真的。”

    “我很认真啊。”

    唐沁摆事实:“我们俩已经结婚了,现在是合法夫妻,我没准备结婚第一天就分居,当然是你住哪里我住哪里。”

    江云骥:似乎没什么毛病。

    但是他也没有准备和她同居啊。

    “我还要回部队。”

    江云骥找了一个借口。

    唐沁见招拆招:“那你带我去呗,部队不是允许带家属吗。”

    “我也去我也去。”

    坐在后面的江烈更兴奋,他最喜欢去部队了,可以摸真枪,可惜爸爸都不怎么带他去。

    “好,二比一,去部队。”

    唐沁朝江云骥竖起了两根玉葱般的手指。

    江云骥:去毛啊,他更不可能带他们去部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