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我是武侠大反派

第十八章 桃谷六仙

    在张信、令狐冲的连连催促中,陆大有委屈巴巴的走了,然后风清扬现身,与张信、令狐冲一起吃过晚饭,然后继续传授剑法。

    风清扬是独孤九剑传人,当年‘剑气之争’,他被父亲哄骗下山娶亲,导致剑宗破灭,气宗高手死伤殆尽,心里满是愧疚,已经决意归隐。

    不过,独孤九剑却让他放不下,不想这套剑法失传,所以在张信、令狐冲二人上思过崖后,他就暗暗观察二人,想要择一人将独孤九剑传下。

    令狐冲是华山弟子,他原本属意这位太师侄。

    但接下来的事情发展,让他有些愕然。

    那位福威镖局的少镖头,好像藏着不少秘密,让他有些看不透。

    所以暗中观察一段时间,他决意给张信一次机会。

    随性而为,无过一句“缘法”罢了。

    想传,也便传了。

    而接下来的发展,更是让他大吃一惊。

    张信、令狐冲的资质太好了,好的让他有些瞠目结舌。

    即使他当年学习《独孤九剑》的第一招,也整整学了三个月的时间,而这两个年轻人,不过三五日,就将第一招‘总决式’全都记下了。

    这等天赋,真是恐怖如斯!

    因此,风清扬教的愈发认真,将剩余招也一一传授,花费一个月的功夫,张信、令狐冲二人将繁杂的剑招记下,已然使得像模像样了。

    当然,剑招记下,并不意味着就‘会’了。

    活学活使,只是第一步。

    出手无招,方是真正踏入绝顶高手的行列。

    于是,风清扬又将自己的一些体悟,一些对于剑道的理解,全都传授给了二人。

    张信还好。

    ‘无招胜有招’之意,他前世便已听过,所以认真学习,却并不惊讶。

    令狐冲就不一样了。

    这些剑道理解,他是第一次听,豁然开朗,仿佛打开了另一扇门。

    对风清扬这句‘剑法中有招如无招,存招式之意,而无招式之形’,更是奉若至理名言,不断细细体悟着,剑法也是愈发的精妙。

    一个月后。

    风清扬神情萧索,嗓音低沉道:“独孤九剑已经传给你们了,老夫须得你们答应老夫一件事。”

    “什么事?太师叔尽管吩咐!”

    令狐冲抱拳说道。

    风清扬道:“关于老夫隐居后山之事,你二人不得宣扬出去,打扰了老夫的清静,能做到吗?”

    话音一落,二人齐齐应道。

    “能!”

    然后更是一人发了一句毒誓。

    见状,风清扬颔首微笑,甚是满意,然后身形一闪,就此消失不见了。

    “风太师叔……”

    望着风清扬青袍烈烈,向后山掠去,令狐冲内心不舍,眼眶微红,忍不住大声喊了一句,声音空谷传响,经久不息。

    半晌,方才转身对张信道:“林贤弟,继续练剑吧。”

    “好。”

    张信点头微笑,旋即施展独孤九剑与令狐冲对练。

    转眼,大半年过去了。

    这半年来,张信与令狐冲都一直呆在思过崖上,每日练功练剑,进境神速,无论是修为还是剑法,全都脱胎换骨一般,有了很大的提升。

    岳灵珊和陆大有也时常提着饭菜上来,来与二人说笑玩闹,二人倒也不寂寞。

    这日晌午,张信、令狐冲二人正在思过崖上练剑,叮叮当当中,忽然山道下传来陆大有独特的急促喊声:“大师哥,大师哥……”

    见状,张信、令狐冲二人纷纷停下。

    令狐兄更是笑道:“六猴儿来了。”

    “嗯。”

    张信亦是笑着点头。

    在二人的期待中,陆大有急匆匆奔上思过崖,手中却是空空如也,并未带来二人期待的饭菜,令狐冲不由诧异道:“酒菜呢?”

    陆大有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却是急切道:“哪有功夫喝酒吃饭啊!嵩山派、衡山派、还有剑宗的几个人,齐齐上了华山,正在正气堂为难师父师娘呢!”

    “什么?”

    令狐冲吃了一惊,连忙道:“他们为何而来?”

    陆大有怒气冲冲,啐了一口道:“呸,还不是左冷禅多管闲事!”

    “怎么说?”

    陆大有道:“剑宗的三名‘不’字辈师叔上了山,撺掇着嵩山派和衡山派,要让咱们师父退位,把掌门位置交给剑宗的人呢。”

    “他妈的,一群无耻之徒!”

    令狐冲怒骂一声,狠狠啐道:“走,去看看!”

    说着,忽然转身,望向张信,神色歉意道:“林贤弟,抱歉了,我华山派有难,须得下山一趟,却是不能陪你一起练剑了。”

    这段时间以来,二人友情进展迅速,已然成为好朋友。

    之前对张信的一些‘误会’,也是渐渐消除了。

    当然,‘石洞里藏着剑图’的事,他还是要向师父师娘禀报一声的,而且此刻就是时机。

    所以他正色道:“而且石洞剑图的事儿,我也要向师父师娘说了。”

    “剑图?什么剑图?”

    陆大有疑惑道。

    张信亦是笑道:“暂居华山大半年,如今华山派有难,我又如何置身事外?令狐兄,我与你一道去!”

    令狐冲和陆大有眼睛一亮,齐齐赞道:“好,够朋友!”

    然后,张信更是笑道:“至于石洞剑图的事儿,我也需向岳先生、岳夫人禀报一声,毕竟是你华山派的地盘,小弟总不能‘不告而取’。”

    “好好好。”

    令狐冲哈哈大笑,上前拍了拍林平之肩膀。

    “林贤弟,你果然没教我失望!”

    张信微笑点头,然后与令狐冲、陆大有一道下山而去。

    ……

    正气堂是在华山主峰,思过崖则是在玉女峰绝顶。

    三人一道下了山,转而向华山走去。

    走在平坦的山道上,张信左右四顾,似是在寻找什么人。

    就在这时,倏然一声风响,一张怪异马脸,蓦然贴脸出现,眼睛、鼻子、嘴巴,还有脸上一条条皱纹,近在咫尺,清晰可见。

    甚是恐怖骇人!

    “妈呀~”

    “什么鬼东西!”

    与此同时,耳畔传来令狐冲、陆大有二人的惊呼声,然后七嘴舌,一阵乱七糟的议论声响起。

    “谁是令狐冲?快快说来!不然爷爷将你扯成四块!”

    “不对不对,两个人怎么才扯四块?应该是块才对!”

    “不对不对,这里有三个人,应该是十二块……”

    “不对不对,假如其中一人是令狐冲,我们便不能杀他,如何扯成十二块?所以还是扯成块……”

    “不对不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