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侦探推理 > 英俊的黑骑士

正文 第599章 悔恨

    一场酒会之中,王飞白看着杯觥交错的画面,一件件精美的小食在晦暗温暖的环境中,显得格外的漂亮和朦胧。

    他穿着敞怀的西装,牛仔裤,头发半黑半白,有着艺术家一般的气质。

    “祝贺王飞白导演电影大卖。”

    “谢谢,谢谢,档期还未结束,能否破纪录还是一个问题。”

    王飞白如今在导演圈内,演艺圈内被誉为最接近曾经的香都星爷的导演,极具才华和个人风格历经了十多年的发展,如今已经变成了整个圈子之中金字塔的存在。

    一位位投资人、制片人皆在这场晚宴之中向王飞白祝贺。

    但他却觉得这样的场景和画面,有些令人倍感空虚。

    一旁的女影后在他身旁。

    不时的朝着他微笑。

    那笑容里戴着很深的暗示,似乎藏有极多的其他意味,王飞白看似和周围的人在社交交际,谈天说地,实则早已魂飞天外了。

    玛莲尼亚,一位外国的女导演看着那位王飞白导演起身,说道:

    “,wait”

    王飞白看着她,神情疑惑不解。

    那位玛莲尼亚曾经也是一位北冽大陆的独立导演,但目前作为他公司的副导演,帮助他做了很多事情,处理了很多的麻烦。

    “怎么了?”

    “我们的《让位之路》总票房数据已经出炉了。”

    “哦。”

    王飞白神情略显提振,他喝得微醺,看着手上的与查尔齐名的奢侈手表,说道:“为什么时间不对?”

    他的手表不可能出问题。

    玛莲尼亚说道:“公司将所有的档期全部撤除了。”

    “哦。”

    王飞白点了点头,问道:“多少数字?”

    玛莲尼亚说道:“不到一百亿。”

    “依然没有超越《成怜》么?”

    “,我们的星域外的其他文明票房很低,他们很难理解人类文明的一些笑话和内涵,因为你插播的商业广告过多的原因,还有一部分厂商希望提前能够与您合作,但”

    王飞白蹙眉道:“但是什么?”

    “但是星河天象奖这一期将您排除了提名名单相信我,这绝对是他们历年来最大的错误决定,星河天象奖本就该是为世界顶尖的知名导演创造和设立的,您不能参与提名,应当是那个奖项的重大损失。”

    王飞白笑了笑,他的神情有些黯然。

    他知道自从在经历了拍摄那场《成怜》之后,他便仿佛陷入了魔怔一般,不论再拍摄任何一部电影都无法从中找到,映衬出《成怜》的真实感。

    即便戏剧性再强。

    即便他的拍摄手法,和对整部电影的预算和投资随着他的名气不断的变大,他的身后的庄海河氏集团作为主持发售了《黑灵世界ii》的公司,资金膨胀到了一种无以复加的地步,如今更是让他根本不再缺钱。

    但他的世界仿佛缺少了一样什么东西。

    如果让王飞白来形容自己这十几年的生活,他会回答所有人一个字,‘空虚’。

    是的。

    这个字太过空虚了。

    空虚在中文的解释里是两个字,但在阿文尼文明,乃至白鸟文明·莫里赫恩文明的单词中只是一个字。

    王飞白觉得自己失去了灵魂。

    没有灵魂的人是没有快乐的。

    没有快乐的人也没有希望。

    他的上升途径已经走向了,而随着人类文明向宇宙之中的急速扩张和扩散,他们需要的不是内涵深刻的电影。

    亦不是所谓的文艺片和看不懂的艺术品。

    他们需要的是在茶余饭后的快餐。

    是消遣品。

    是要在离开电影院之前能够收获一些许感动和笑料的包袱和更好的离场体验,在经历了起初的几次失败之后。

    王飞白迅速的抓住了市场的需求。

    在背后的庄海河氏集团的力量帮助下,逐渐的走向辉煌和成功。

    然而他快乐么?

    不。

    他只是起初很快乐,当得奖变得麻木。

    当金钱变成数字。

    当面前的红酒和虚伪的应酬不如曾经在旧的烂尾楼里和朋友们的一句卧槽的时候,他真的很累了。

    玛莲尼亚看着这位导演的白发,有些心疼的说道:“王,你该休息了,不要吃药了。”

    她的这句话不再是以副导演和工作伙伴的身份说的,而是来自朋友的关系。

    “不吃药我睡不着的,不过谢谢你,玛莲尼亚。”

    王飞白笑了笑。

    人至中年。

    随着地位的提升他面临的事情难度也开始变高,压力也在升高,站得越高往往并不意味着越快乐,反而有无数人想要从他身上得到利益。

    无数演员希望通过各式各样的背景和手段,在他的剧组之中安插一个位置,哪怕那个位置对与整部电影而言没有太大的意义跟价值。

    微凉的冷风吹拂着王飞白半白半黑的中长发。

    他靠在酒店的酒会晚宴的围栏上。

    忽然想跳下去。

    了结自己的生命。

    王飞白回想起自己当初自信满满,开心激动的画面,再回想起这些年妻离子散,一位位朋友形同陌路的场景。

    他看着远处明亮的灯火,和一辆辆正在轨道上悬浮而行的小型飞船和大厦。

    莫名的有些想哭。

    情绪的积累从他刚刚喝下第一杯酒的时候便已经开始了。

    王飞白笑了笑,说道:“或许我这一生都没法拍出超越《成怜》的作品了吧,那为什么还要活着?”

    他知道这样的逻辑和想法是错误的。

    但依然无法遏制自己去这般去想。

    王飞白的大脑被冷风吹得有些感冒,由于忙于现实之中的事情的缘故他很少有登陆《黑灵世界》的机会。

    他恍恍惚惚的向着前方的围栏栽倒下去。

    “王!”

    身后的玛莲尼亚连忙拽住他的衣袖,将他搀扶起来,说道:“你发烧了”

    王飞白再次睁眼的时候。

    等待他的是一个洁白的天花板。

    星河天象奖是那位名叫宋青怡的知名企业家一手创办的,也是整个电影圈内最负盛名的奖项,他们的评审团队德高望重,并且没有一人与参选电影的存在任何的利益关系,每一次的颁奖都是一场盛会。

    人类是天生的社交生物。

    酒会、晚宴、聚会、郊游、竞技

    王飞白发着高烧。

    一旁的玛莲尼亚穿着白色的运动衬衫和长裤,正在给他喂粥,王飞白问道:“你为什么喜欢我?”

    “我很崇拜你。”

    “”

    王飞白笑道:“你不应该崇拜我,你应该崇拜的是那位庄总和陈总,我知道你喜欢《成怜》,觉得那部电影给了你在最晦暗的人生中一个新的方向,但电影的剪辑不是我,导演其实也不是我,如果没有我,《成怜》依旧成立,甚至就连形势也不会发生太多的改变。

    陈总对艺术的理解是直到现在都令人望洋兴叹,难以触及的存在,他的剪辑看似天马行空,却又合情合理。庄总对于生命的脆弱,对世界的感官在这些年里,始终都让我捉摸不透”

    他说了很多话。

    玛莲尼亚在一旁听着,问道:“很多人都觉得看不懂,但我看懂了认为自己能看懂的部分。你太纠结其中了。”

    王飞白笑了笑,没有说话。

    玛莲尼亚说道:“你有没有想过和那位陈总和庄总再合作一次?”

    王飞白笑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玛莲尼亚问道:“为什么?”

    王飞白问道:“你看得见天上的星星,能够伸手触碰到星星的表面么?”

    玛莲尼亚陷入沉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