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宋就该这么玩

第258章 不好对付

    耶律大石通过药坊查找郓王的行为被杨再兴识破,看着桌上两包妇人用的中药,脸色十分难看。

    这位大宋皇子狗胆包天,却又心细如发,果然是不好对付。

    他在药材中放了一份书信,指名要燕妃亲启,这让耶律大石十分为难。

    这位大宋王爷难道是采花贼吗?这一刻他竟然升起如此荒唐的念头。

    西夏公主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还不知道,辽国唯一的公主又在他手上,遭遇如何也不知道,现在他……他竟然还不满足,竟然来撩燕妃。

    想到这里,耶律大石很想将信撕得粉碎。

    可是这封信已经有士兵知道,一路上肯定还有其它人看见,自己毁了此信,和萧观音的关系必然会蒙上一层阴影。

    虽然自己对燕妃并没有任何想法,但这样会显得做贼心虚,向外界表明自己在乎燕妃,萧观音一定会紧紧贴上来吧!

    这封信中会写什么呢?耶律大石将信在双手中不停地翻转,从信的重量上看里面的内容着实不少,郓王和燕妃从来没有交道,彼间间可算是不认识,哪里有这么多话要说呢?

    “来人,将这封信交给燕妃。”

    赵楷这是阳谋,算定耶律大石是正人君子,不会拆开信来看,要是面对萧奉先,自己可不会这样做。

    自己和萧观音虽然没有交道,但通过历史,对这位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燕妃还是十分了解,现在燕京因为耶律淳的死,出现了权力真空,耶律大石虽然历害,但他和晋王都是萧奉先打击的对象,唯有萧观音才是最适合主持燕京局势之人。

    相信她看了自己的信,心里一定会有波澜,自己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硬的不成就来软的,没打下燕京不要紧,真灭掉辽国,只会有利于女真,让他们南下的速度加快,自己手还没有多少军队呢。

    辽国,是横在女真和大宋之间的壁垒,辽国有五京,女真人现在不过占了一京,留给辽人还有四京,自己能拿到燕京当然很好,最关键之处在于不能让女真人顺利拿到上京。

    燕京是大宋本土和上京之间最为重要的枢钮,赵楷想助力上京,就饶不开燕京。

    真是皇帝不急郓王急,想到耶律延禧现在正在呼图里巴山尽情游戏,自己还在惮思极虑的为辽国作想,赵楷瞬间觉得自己亏大了。

    不过面对萧观音,这样一位大辽美人,赵楷心里又平衡下来,跟如此骚气的娘们喝喝茶、唱唱曲,相信这一天不会太久了,没准她还会为自己跳上一曲舞,这样就赚回来了。

    耶律余里衍看着赵楷得意的眼神,心中莫名其妙,输了这么多钱,这位大宋的王爷还这么高兴,他是在变相的贿赂自己吗?他想做什么?他要做什么?

    一念及此,耶律余里衍的小脸粉红了起来。

    ……

    大辽南京道,易州。

    张令徽、刘舜仁带着五千人马从白沟河而来,渡过巨马河,来到了岐沟关。

    这次行军没有任何油水可捞,颇令手下士兵不满,不能洗劫村庄,也不能敲诈沿途官隘,队伍前进的速度越来越慢,好在这里离易州已经不远了。

    两将勒住战马,静静地看着眼前这座貌不起眼,却在宋辽历史上写下重重一笔的古城,

    张令徽一扬马鞭,“宋朝这只兔子好了伤疤忘了痛,当年在这里遭遇惨败,皇帝都仅以身免,他们忘性太大,这么快就抛之脑后了?”

    作为怨军四帅中的一员,他对郭药师和甄五臣投宋的选择十分不满,当初在涿州郭药师提出此事他就想反驳,不过在刘舜仁的劝说下保持沉默,勉强同意下来。

    宋朝在他看来比辽国更加不堪,虽然从小在北境长大,但上溯三代,他的先祖曾在真定府为官,因为陷入党争,最后落得个发配岭南的下场。

    宋朝的党争,想来就让人不寒而栗,先祖罢官之后,家人遭到了新党无情清算,其中有一房因为不堪忍受,远离了故土,逃到辽国定居。

    张令徽从小在家人的言论影响下,对宋朝十分厌恶,得知郓王燕京兵败不禁大喜,跟刘舜仁联合向郭药师施加压力,要求攻占易州,灭掉甄五臣。

    亲自为郓王带路,甄五臣已经用行为证实他的决定,不可能再回头了。

    攻占易州,不但灭掉甄家,而且关闭了宋军南逃的大门,可以将其全歼在南京道。

    郭药师犹豫的表情他看在眼中,必须先将生米煮成熟饭,断了他投宋的念想,先将其绑在大辽的战车上。

    到时灭了宋军,建有战功,再对付首鼠两端的郭药师就容易多了,只要自己和刘舜仁联合起来一定能掀翻郭药师,到时怨军的指军权便尽在自己掌握之中。

    想到这里他浑身是劲,一路上不停催促,要不然部队的行军速度定会慢上几分。

    一旁刘舜仁听了张令徽之言,也笑了起来。

    “岐沟关之战,当年宋朝可是用了举国之力,名将和精兵全数出征,虽然前期有小胜,最后还是不敌咱们女皇和休哥大人,所有的资源和粮草全部丢弃,输了个血本无归。”

    “刘将军,看着这道关隘,便知今番宋军一个也别想回到宋境,只要攻占易州的消息传播开来,甄五臣那逆贼绝对会不战自溃。”

    “报……”

    两将正在讨论着当下局势,却见两名斥侯联袂而来。

    “大人,岐沟关守将已经得到了消息,亲自出关迎接,并在关前摆酒,要为两位大人接风洗尘。”

    “大人,易水的水势比往日要小了不少,大概是因为秋季枯水的原因,真是天助我军啊!”

    过了岐沟关和易水,就能到达易州,现在的易州完全没有防备,想到这里张令徽呵呵笑道:“舜仁,咱们这次出兵,最怕就是岐沟关相阻,只要过了岐沟关,易州唾手可得。”

    刘舜仁也放下了心事,将声音压的很低,“甄五臣长相似张飞,但女儿却长得如花似玉,这个……”

    “没问题,刘将军喜欢,一介女流值什么,如果不出意外,明日夜里,将军就要做新郎官了。”

    “哈哈哈哈。”

    两人在马上愉快的大笑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