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此人气血旺盛

第四十二章百玉源流大会

    经此一战,万鹤山宗损失了五位掌座,剩余的三大掌座皆受伤,闭关当中,欧阳炎则每日喝药,强行压制体内暗伤,主持宗内修复工程。

    不知不觉已过去了三日,东林渡依旧没有要醒的痕迹,但身周盘踞的神念却没有散去。

    “还没醒吗?”一道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有些熟悉,应该是欧阳师尊。

    “回禀宗主,三日来,未曾苏醒……”这一道声音也有些熟悉,似乎是哪个峰的长老,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他胸口淤气已经疏通,经脉也畅通无阻,只怕是心神受损,劳烦石长老将这明心丹按时送服,本宗…

    咳…

    咳咳

    本宗还有要事,劳烦。”欧阳炎话语中气不足,气息急促,从袖袍中摸出了一个碧绿瓷瓶,放在桌上。

    “宗主有伤在身,这般事情就交给宗内弟子来做,您且回去调养一番。”石长老是宗内老臣,虽修为不高,但一心为了万鹤山宗,古稀之年,自不愿看到宗门倒下。

    “唉……

    宗内横遭变故,全宗上下人心惶惶……”欧阳炎长叹一声,目中写满了疲惫。

    “万鹤山宗主事之人何在?”

    一道声音如闷雷一般滚滚落下,不知来意。

    东林渡缓缓散出神念,眉心金莲悄悄绽放,缓缓扫过空中三道身影,兼修念力,修为四百窍左右,手中拿着一道信简般的玉符,一副傲然神色。

    但此刻,这三人心神突然掠过一抹久久未曾升起过的感觉,如同被巨兽盯上的猎物,心底泛起遏制不住的危机感,傲然神色顿时消失无踪。

    东林渡并未发出恶意,只是带着些许警告,这些人身上没有阴邪之气,倒是有些正气,他也只是相应的发出些许警告,毕竟万鹤山宗眼下正值敏感时期,他也不希望再来个一波三折,徒惹因果。

    “三位来我万鹤山宗所为

    咳咳……

    所为何事?”欧阳炎走出茅屋,化作一道白芒,努力遮掩自身伤势。

    “神庭旨谕,万鹤山宗源自百玉大陆浩然宗,今展开百玉大陆,浩然宗源流大会,请各宗提前做好准备!”为首男子看着病恹恹的欧阳宗主,脑袋上冒出了几个蘑菇般的问号。

    “此次源流大会非同小可,欧阳宗主可要好好做些准备!”为首男子将玉简递给了欧阳宗主,想到方才扫过的那道强悍神念,心底有些发凉,又低声的嘱咐了道:“此事牵扯到百玉大陆宗门融合,还请欧阳宗主重视之……”

    “谢过浩然使。”欧阳炎压制着咳嗽的冲动,低声开口。

    “令已到,告辞!”三位浩然使化作三道长芒离开了万鹤山宗,欧阳炎擦了擦额角冷汗,眉头皱了起来。

    这万鹤山宗莫非出了变故?

    欧阳宗主被贼人胁迫进行某种见不得人的勾当?

    为首中年男子心里越想越不对劲,万鹤山宗毕竟源于浩然宗,如果宗内出了问题可不是小事情。

    想到这里,中年男子顿住了身形,转过身看着万鹤山宗那断掉了山头的山峰……

    方才被震慑了心神,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

    中年男子越想越不对劲,开口道:“这万鹤山宗有些古怪,而且且随我过去查探一番,不能给祸患留喘息之机!”

    三人纷纷调转方向,向着万鹤山宗赶去……

    宗主欧阳炎回到了首峰大殿,抱着一碗刚刚熬好的汤药,放在嘴边轻轻的吹着,不时放下玉碗咳嗽两声。

    “这几人怎么突然折返?”东林渡神识传来一道画面,只见那三位浩然使竟行至半路,突然返回,眉头紧蹙。

    定是掌门那边被看出了什么,不过这几位没有什么恶意,但终归是不能确定的因素,如果真的因为什么事要彻查万鹤山宗,东林渡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推演了片刻,此事的关键点还是在欧阳宗主身上,如若万鹤山宗出现内部之人篡位,被镇压,但宗主与其余掌座身负重伤之事传了出去,万鹤山宗将成为任人宰割的鱼肉。

    如果传不出去,只有死人才会保守秘密!

    想到此处,东林渡忽的坐起身来,双目睁开,道道神念交织,化作一道道信息传递给了正在喝药的欧阳炎。

    “师尊,方才传信之人突然回返,定是察觉到了什么,待会这三人必会来此相询,您就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东林渡担心欧阳炎之安危,慌忙换了身衣袍,扶正玉胆护额,身影几个闪动,直接出现在了首峰大殿之上。

    “渡儿,你怎知……”

    “师尊莫要开口,待会等那三人登殿,弟子陪您演一场戏。”东林渡拜见了欧阳炎,而后起身站立于一侧,沉默颔首,俨然一个普普通通小弟子,并不引人注意。

    欧阳炎看着东林渡,心底有诸多疑问,此刻也不便相询,先等送走那三位浩然使再说。

    “欧阳宗主,万鹤山宗是否有大事发生,怎么你身负重伤,我方才竟未察觉?”中年男子话语落下,人已然走进了殿内,身后随行二人并不开口。

    “唉……

    此事说来话长,前段时日黑神盟之人夜袭万鹤山宗,宗门数位掌座葬身此役,就连本宗也身负重伤,调息至今……”欧阳炎按照东林渡的示敌以弱,先观察一番这位浩然使的反应,若是心怀不轨,东林渡毫不介意将此人格杀当场,顺便给他超度一番。

    东林渡悄悄将神念覆盖整座大殿,做好了一举击杀的准备。

    中年男子刚要上前一步,忽然心底一凉,那道强悍的神识带着警告之意轰然划过。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就立在殿中,斟酌了一番:“欧阳宗主与门内诸位掌座的英勇事迹,本使会上报浩然宗,请宗内派些高手前来坐镇,本使还有要事在身,不便叨扰,这就告辞了!”中年男子虽心有疑虑,但终究因为自己掌握信息太少而放弃询问,转身离去。

    “渡儿,你这修为?”

    待三位浩然使走远,欧阳炎看向了东林渡,心中满满的疑惑,此刻定要解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