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真的不是君子

第四十六章 君子欺之以方

    梨花燕点了两碗京都赫赫有名的大碗面,虽说这面的名字俗了一点,但因为其美味,硬是挤进了美食排行榜的前十,而且这大碗面其实原料简单无比,但制作的人功夫极深,吃起来也好吃。

    但这家店的厨师并不是一个赫赫有名的厨师,因此这大碗面比起真正的大碗面还是差了一些味道,不过林欢也不在乎,当初七千里游学时,自己和铁炉吃的都不知道是一些啥。

    梨花燕点完了之后,才发现自己点的是不是太过简单了,这简单的食材让林欢去吃,是不是太委屈他了。

    不过看着林欢吃的这么香,她也没有再多想什么,其实让梨花燕点餐,她还真点不出什么,从小就被锁在了宫中,她也是只是听说过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她还没有见过,若不是今日林欢带着梨花燕出去转转,梨花燕还真不知道京都的街道上如此繁荣。

    刚刚被林欢那一手震到的店老板,亲自端了一碗乌鸡汤送到了林欢身边,不知为何,他看着这个年轻又看起来平易近人的公子,印象很好。

    以前有着不少来这白吃白喝的官爷,欺负着他小店生意,这群爷吃饱喝足后,大大咧咧的走了,嘴里说着先欠着,但以后却再也不来关顾了,这饭钱店老板也没办法去找人要,一是不敢,自己本就在京都百番磨难下好不容易办了一个饭馆,自己要是真不开眼去惹了那些官爷,然后再把自己的生意给砸了,那真是得不偿失。

    其实这群官爷来吃个一顿两顿还好,这些小打小闹的钱财,店老板还是亏的起的,但主要是这群人若是天天来白吃白喝的,那可真是小庙住不了那么多阎王爷,有一个词语,叫坐山吃空,更别提他这小店了。

    二是店老板如果真想豁出去去要这饭钱,哪怕他拿着菜刀,去要了,他也不一定能找到这群人,因为京都本就是人口流动大地,说不定你前几日看见他在喝着小酒,后一日他就被贬到不知名的小县城去了。

    所以在京都的地方上,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商道必须要和官道有些联系,这京都的饭店没有过万,也要快过万了,几乎没个饭店背后都会有着一个靠山,算是两两帮助吧,靠山来此地吃饭,可以便宜个几分,甚至不要钱,可这饭店背后有了靠山支持,也有了底气可以撵出去那群白吃白喝的人。

    所以这店老板,看着刚刚林欢的雷霆手段,觉得自己赌一把,这年轻人绝对是个厉害人。

    还不懂这些弯弯道道的林欢看着端来的乌鸡汤,表示感谢。

    店老板一脸恭敬的道,“公子若是想白吃白喝,就请随意,老夫只是想求公子以后能多照顾照顾小店。”

    林欢听罢,没有要这碗乌鸡汤,“老板,你是让我照顾这个小店?怎么个照顾法?”

    店老板笑呵呵的道:“公子以后多来就好了而且我们一定好生招待好公子,只是以后若是有些麻烦,还希望公子能帮忙解决。”

    林欢想了想,“你还是把这乌鸡汤拿走吧,不是我薄情,而是我真的没有这个能力。”

    以后进了朝廷,估计自己会忙的很,这等琐事自己不能因为白吃一顿饭和白喝一碗乌鸡汤,就答应人家,怕了别人啊。

    早年游学的林欢,还是知道些社会百态的,他也瞬间明白了,这店老板是觉得自己是个官家子弟,有能力照顾他生意。

    这个,林欢还真不能答应。

    店老板微微一愣,尴尬笑道:“那好吧,那就不打扰公子了。”

    林欢指了指这碗乌鸡汤。

    店老板笑道:“就送公子了。”

    林欢听罢一笑,自己总不能把这乌鸡汤给他端回去吧。

    不过林欢和梨花燕倒是一口也没有喝这乌鸡汤。

    有时候这世界上,拒绝一个事要比答应一个事要难,早早年纪就出门游学的林欢见了不少有趣的事。

    比如有些仗着别人好面子,热心肠,就一下给他送了无数份大礼,然后再要求他去做这做那的。

    还有一句林欢说不出的话算是概括这种做法,叫君子欺之以方。

    俩人貌离神合的没有碰那碗乌鸡汤,吃完大碗面后,结账离去。

    不过离去前,林欢悄悄站在了梨花燕前面,让她站在自己后面,推开门。

    林欢身上的杀意暴涨,因为这群以黑隼为首的黑衣人也同样露出了杀意。

    黑隼一如既往的戴着面罩,只露出一双如鹰般的眼睛。

    他用着他独特的沙哑嗓音说道,“可以不打的。”

    林欢将一道剑气聚集于自己后方,专门用来保护梨花燕。

    一个不起眼的饭店门口,一群诡异的黑衣人包围住了林欢。

    “先别急,我奉命接你回宫。”黑隼的语速很快,说实话,上面的命令有两条,第一条接他回宫,第二条就是如果他不回,再杀了他。

    “只是回宫而已?”

    黑隼点头。

    “那弄这么大架势干嘛?”林欢叹了口气,收回刚刚已经在体内悄悄凝聚的十道剑气。

    他之所以凝聚了这么多剑气,是为了保护梨花燕,若是真打起来,林欢没有绝对赢的把握,但是他有办法带着梨花燕跑,就算会伤了点自己的根基,那也无妨。

    远处的一瓦顶上,一个马夫老头,放松了下自己刚刚严肃的神情,然后身影一闪,隐匿于房楼之间。

    他回到一个破旧不行的茅屋里,这个茅屋再简单不过了,门口拴着一条很听话的老马,这马虽说岁数已经很大了,但其马鬃却很整洁,平时并不是很爱干净的吴啸,总是会给这只干净的马儿捋着马鬃。

    茅屋内,也不过一张床和一银色酒壶,墙壁上了还有一把断刀。

    吴啸先是喂了喂马,他给马的都是上等的草料掺着打碎的鸡蛋,说一句这马儿的吃的比人都快,都不过分。

    喂完马后,他回进自己屋中,捧着那银色酒壶,慢慢喝了起来。

    吴啸的屋子,不过一房,一床,一酒壶,一马,一断刀。

    而他过的却比谁都快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