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侦探推理 > 沙包记

第三十七章 吵架

    愿赌服输,两碗冰沙的钱由小包和孙德胜出。

    回去的路上,朱方元的走路姿势充满了地主老财家的阔气,而小包和孙德胜则是各自端着一碗冰沙跟在朱方元身后,犹如宫里的丫鬟一般。

    “太爽了,我老早就想领略一下当地主老财是什么感受了,今天终于是体验到了,你们看咱们回来的路上,大家看我那是什么眼神。”

    一回到宿舍,朱方元就在沙发上一躺,得意的说道。

    “看智障儿童的关爱眼神。”孙德胜吐槽道。

    “你们就是嫉妒我。”朱方元不以为然道。

    “继续,我得把这碗冰沙赢回来。”小包说道。

    “来啊。”朱方元接受道。

    斗地主继续开始。

    虽然小包没有赢回那碗冰沙,但那碗冰沙最终还是进了小包的肚子。

    后面的几**家都没再选择大冒险,纷纷选择真心话相互询问对方的**。

    要不说男人之间相处很是简单,有酒有菜有话题,那就很容易搞到一块去。

    随着热情的高涨,再加上酒精的作用,小包三人都是越聊越开,说话声音也逐渐放肆起来。

    “你们能不能小点声,不知道现在是晚上吗?”

    一直窝在卧室里的白天娇终于忍受不住,从卧室冲了出来,对小包三人不爽道。

    “我们说话都很克制,不可能吵到隔壁邻居的,再说这才九点钟?谁这个点就休息啊?”朱方元看了一眼手机时间,无语的说道。

    “我要休息了,你们都给我安静些。”白天娇说道。

    “不好意思啊,喝的有些多了,我们会注意的,不会再打扰到你的。”孙德胜说道。

    “老孙啊,你和他说这个干啥,咱们这是在促进队员之间的情谊,他呢,自己窝在卧室不出声,还让咱们闭嘴,我看应该是让他不要打扰我们才对。”朱方元说道。

    “朱方元,你强词夺理。”白天娇道。

    “我说的没错,你就是自以为是,凭什么我们都要让着你啊,凭什么你自己一间卧室,而我们四个要挤在一间卧室啊。”

    “我大舅答应你的要求,可并不意味着你说啥就是啥,要不是短时间找不到其他合适的队员,你以为能加入我大舅的队伍,做梦去吧。”朱方元说道。

    听到朱方元这些话,白天娇那是一个气啊。

    “小朱,你言重了啊,教练可不是你这意思。小白,你也不要当真,小朱他喝醉了,是在说胡话。”孙德胜见气氛不妙,急忙劝解道。

    “大家都是队员,有话好好说。”小包也开导道。

    “谁和你们是队员,真以为我愿意来啊,我现在就走。”

    白天娇转身回到了卧室,关上了房门,卧室里面随即传来翻箱倒柜的声音,想来是白天娇在收拾东西呢。

    “你看看你刚才说的都是什么胡话,要是你大舅知道你把小白气走了,你看他怎么收拾你吧。”孙德胜说道。

    “我也就是随口一说,谁知道他那么矫情呢。”朱方元有些发怵道。

    他刚才说的话没过脑子,把想说的都抖搂出来了,朱方元是真怕白天娇会走,那大舅绝对饶不了他的。

    “现在怎么办啊?”小包问道。

    “只能小朱你去道歉了。”孙德胜说道。

    “我给他道歉?不可能。”朱方元当即拒绝道。

    “反正你看着办吧,你是想回来被你大舅教训,还是现在去道歉把这事揭过去?”孙德胜给了朱方元两个选择道。

    朱方元站在原地纠结了许久,最终还是迈步朝着白天娇的卧室走去。

    刚准备去敲白天娇的房门,房门从里面打开了,白天娇气呼呼的提着行李箱走了出来。

    “小白,你真打算走啊?”孙德胜上前阻止道。

    “不走还能怎样?人家都把话说到那份上了,我还有脸呆在这里啊。”白天娇气愤道。

    “小朱他不是那意思,小朱,你快解释解释啊。”孙德胜目光示意朱方元道。

    朱方元还是有些抹不开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突然灵光闪过,朱方元有了主意。

    “解释什么啊,孙哥让他走,咱们队伍不需要loser。”朱方元无所谓道。

    “你说谁是loser?”白天娇转头看向朱方元。

    “还能有谁啊,白天和我硬刚,输的人是不是你?”

    “我看你不是因为我刚才的话才决定走的,而是你白天就打算走了,你害怕和我一个队,害怕再被我打败。”

    “放屁,我会害怕你?”白天娇当即反驳道。

    “随你怎么说,反正你是个打赌输了都不会认账的人。”

    “想想今天下午咱们和酷我俱乐部的比赛,如果不是我们,你能打赢你那同学?”

    “我们刚帮你在同学面前争了光,你倒好,因为几句气话拍拍屁股就走,你把我们当队员了吗?”

    “你确实应该走,我们的目标是全国冠军,我们不想带着一个不相干的人去比赛。”

    朱方元的几句话,顿时让白天娇愣在了原地,一时之间不知道到底该不该走了。

    “这样吧,咱们再打一个赌,你和我随便抽一张牌,就赌牌的大小,如果你赢了,那你就走,如果你输了,那你就留下。”

    “只是我希望,你不要再像别白天那般不信守承诺了。”

    朱方元走到客厅饭桌前,开始整理散落的扑克牌。

    “好,我就跟你赌这一把。”白天娇放下行李箱,来到了桌前。

    “你有把握赢吗?”孙德胜走到朱方元身边低声问道。

    “没有。”朱方元坦白道。

    “那你还赌?赌输了怎么办?”孙德胜道。

    “听天由命吧。”朱方元说道。

    看着开始洗牌的朱方元,小包的眉头微皱,眼神中带着思考的神色。

    “我怎么好像在三十六计中见过这种套路呢?”

    朱方元将扑克牌洗好,随后将牌整齐的排列在了饭桌上。

    “我说一下赌牌的规则,A最大,2最小,大小王不算,花色由大到小分别是黑桃红心方片梅花,我先抽。”

    朱方元说着,手掌开始在排列的扑克牌上缓缓移动起来。

    最终,朱方元选定了一张牌,将其从众多扑克牌中抽了出来。

    “该你了。”朱方元对白天娇道。

    白天娇没有朱方元那么麻烦,直接从众多牌中抽出了一张。

    “开牌吧。”朱方元说道。

    白天娇和朱方元同时翻开了手中的牌。

    白天娇摸到的牌是红心K,朱方元摸到的牌是黑桃A。

    “我赢了,你输了。”朱方元说道。

    白天娇看清朱方元手中的牌,没有言语,转身提起自己的行李箱,回到了卧室。

    见白天娇回到卧室,朱方元长舒了一口气,瘫坐在了沙发上。

    “幸好赢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