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列异丛谈

正文 第56章 状狂

    陆压第一眼见到黎姐那个朋友的时候,差点以为他也遇到和球员一样的事情了,因为他整个人的状况看起来都太糟糕了。

    ……

    黎姐这个朋友姓金,朋友们都叫他老金。

    老金已经是连续两天彻夜未眠了,也没吃饭,办公室里的烟味大得跟熏腊肉差不多,烟灰缸里和地上全都是烟头。

    自从前天黎姐答应一定找人来帮他解决这件事情之后,就又出事了。

    第一个说自己做怪梦的球员突然在训练时突然发狂,自己用头去撞篮球架,结果撞得头破血流。当时在场的其他球员急忙把他送到了医院,刚到医院时情况很快就稳定了,也没有生命危险。结果到半夜的时候,他又突然用头猛力去撞病床的铁栏杆,值班的护士完全无法阻止他。

    之前由于幻听和噩梦,他整个人都比较虚弱,在训练中都显得有气无力,现在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谁也想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老金第一时间安抚了球员的家属,也以俱乐部的名义先期支付了一笔医疗费,又找了媒体的朋友,尽量压低了事件的影响。如果事情到此为止的话,各方面都不会给球队带来太多不利的后果。

    可是,怕什么来什么,第二天晚上训练时又有球员出事了。

    和第一个球员一样,另一个球员在更衣室内也突然失控,无端地用身体狠狠去碰撞铁皮柜,把自己的两根肋骨都撞骨折了。

    球队的其他球员完全被这个场面震惊了。

    事情至此,老金已经无法掌控这个局面了。球队停止了一切训练,球队教练和其他所有球员都各自回家休息。

    但是,还是出事了。

    刚回到家的球队教练,竟然也突然发疯一般地把滚烫的水淋在自己身上,当急救医生达到时,他的脸上竟然流露出诡异的笑容。

    老金心情很糟糕,现在已经不是无法参加晋级赛而赔钱的问题了,整个事件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而且,这三个突然失常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其他球员会不会也可能出意外?他自己会不会也发疯?球队是被诅咒了么?

    这些问题不断折磨着老金。

    他现在根本不敢睡觉,一闭上眼脑子里就全是发狂失控的球员,只能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不停地抽烟。

    直到他看见出现在自己办公室门口的这两个男人。

    直到他听见其中一个男人说的一句话。

    “我是黎姐的朋友,陆压,她让我过来一趟。”

    ……

    李固在这间充满烟味的办公室里好奇地四处张望着。

    陆压一边抽着老金递过来的一支烟,一边听他有些语无伦次地讲述着这件怪异事情的整个过程。

    然后,陆压从老金手上接过篮球馆的大门钥匙,走出办公室之前拍了拍老金的肩膀说:“回家去安心睡一觉吧。”

    其实陆压听完老金说的话后,直觉告诉自己这件事情可能不简单。在去篮球馆的路上,他尽力在脑子里搜寻曾经见过和听说过的那些东西,但是没有一个是能和这次的事情完全吻合的。

    “老鬼,你怎么看?”

    “此事必有蹊跷,”路上的一切在李固的眼里都是新奇的,还顾不上认真思考陆压提出的疑问。

    今天的府城很凉爽,可忽然飘起小雨来,连带着身体周围的空气也变得黏稠无比,不几分钟就感觉衣服被水浸透了,也不知是汗水多些,还是雨水多些。

    这天气也着实有些古怪,虽说飘着小雨,但一路上天空都算敞亮,刚走到篮球馆外面却马上就黑云密布,把天空遮了个严严实实。

    陆压心中暗自一笑,看来有些东西不是很欢迎自己的到来,不过没有关系,自己本来也不是什么善类。

    陆压打开了训练馆的大门,按下球场的电源开关,场内的灯光却闪烁而昏暗。

    “老鬼,走吧,你去看看左边。”

    陆压和李固一左一右地走进了这个篮球训练场馆。

    陆压一边走着,一边观望这个场馆中的一切,但是昏暗闪烁的光亮让人根本就看不清楚三、五米范围以外的东西,四周一片朦胧。

    李固在球场的另一端探寻着,似乎离陆压有点太远了,两人都只能看见对方模糊的身影。

    整个球场宛如噩梦一般的阴暗,死一般的寂静。

    “陆压,你当心!”

    陆压忽然听到从球场那一边传来老鬼的声音,他心中一凛,口中默念了一句咒语。

    一道白色的光芒从陆压的脚下冲天而起,在球场上空又爆发出炫目的蓝白色光环,把这令人窒息的黑暗拦腰斩断,一些刺耳的哀鸣声从球场尽头传来。

    借着这一道短暂的光芒,陆压看清了在球场出口位置的那些东西。

    闪烁着“exit”的指示灯下面拥挤着一群人形的东西。

    不过那些人的样子现在看起来不太好。每一个人脸上原本应该长着眼睛的位置,现在都只剩下两个黑洞,而他们耳朵的位置,没有耳朵,皮肤则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的白色,白得发青,衬着他们的样子,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诡异。

    陆压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些东西都是四处飘荡了很多年的游魂。

    然而让他首先感到奇怪的是,怎么会有这么多游魂聚集在一个地方,其次是在自己的惊魂诀之下,这些游魂早就应该四散奔逃了,现在却依然毫发无损地停留在那里。

    排除掉一切不可能后,剩下的答案不管看起来多么的荒谬,都意味着真相,只是他现在还无法推测出真相到底是什么。

    而且,已经看不到李固的踪影了。

    陆压心里一沉,看来事情的发展与他的预想有所不同。

    然而那一群东西似乎没有耐心来等他想清楚这些问题,在片刻的沉寂后,就极有默契的一起朝着陆压这边移动过来,像一股涌动着的泥石流,所有东西的身体中都响起了皮肉分离骨骼断裂的声音,与之伴随着的是牙齿和骨头摩擦带来的咯吱声,还有野兽进食时含混不清低鸣和大口吞咽的声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