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在乙女游戏中当红娘

被烧的运粮车

    菲丽莎没有走近,只是站在一个能听到那群人谈话的位置,也不搭话,静静地听着。

    很快她就知道出了什么事了。

    昨天早上从他们这里出发的运粮车被突然冲出来的人一把火烧了,现在代理城主在带着人追查这件事,只是看手笔很像是本地一个很有名的黑帮。

    是阿萨勒兹,听到是黑帮出手后,菲丽莎就无比肯定这一点,再听到代理城主文森特现在在追查这件事后,她更加明白,这个事没有后续了。

    他们两个人也不知道是又有了什么打算,竟然做出烧了粮食这么缺德的事情,菲丽莎皱着眉,却也没有多想,他们既然联合出手,一定是有他们出手的必要。

    然后她又听到有人惊愕地说道:“还要来征粮?我们今年的粮食不是再交一次就够了吗?”

    交粮这个事菲丽莎知道,平民可以选择用金钱或者和规定的金钱等价物缴税,其中粮食便是金钱等价物之一,而且农民都会选择用粮食缴税,毕竟可以免去用粮食换钱这个步骤。

    这个村子今年的税已经差不多足额缴纳,按理来说剩下的粮食是留给这个村子自己使用的,但是现在说又要征粮……

    “有什么办法,他们在和王**打,只管要粮哪管我们的死活。”

    “可是粮不能交,交了我们这个冬天吃什么?”

    “不交的话我们根本活不到今年冬天!”

    就在他们在争论不休的时候,村长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带着一股无形的威严:“够了,别吵了,村子里现在还有多少余粮?”

    “不多,扣除掉明年拿来播种的,勉强够度过今年冬天,而且今年还多了……”

    后面的音就是含含糊糊的,没有说明白,但是菲丽莎知道,是在说今年多了几十张嘴要吃饭,就是那些女仆。

    村长沉吟了一会:“把剩下所有的粮食都交出去。”

    其他人都急了:“村长!”

    “听我说!”村长的声音猛然提高,“就算这一次不交,下一次呢?不论我们昨天送出去的那批粮有没有出事,他们都打算要我们把所有的粮食交出来供应前线,所以与其挣扎,不如利落干脆点,还省得受一些苦头。”

    所有人都知道,村长说的是对的,所以在一阵讨论过后,他们除了同意再没有其他的办法。

    所以今天的晚饭十分的丰盛,原本扣扣索索地不愿多给女仆们一粒米,今天却大方地给了不少,甚至还给了肉。

    反正都是要送出去的,倒不如多吃点。

    女仆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兴高采烈地做着饭,她们自从来到这里干活以后,饭量一天比一天大,第一天还能说吃饱,第二天同样的进食量就只有七分饱。

    卡罗娜也很高兴,但是在高兴之余她又觉得不对,事出反常必妖,在这么多轮教训以后多少有了点敏感性,看着这么多食物,卡罗娜总觉得是不好的预兆。

    她看向今天显得尤为沉默寡言的菲丽莎:“你知道些什么吗?”

    菲丽莎沉默地点头:“知道,但是还是不要由我来跟你们说比较好。”

    毕竟她也只是听了一耳朵,后续的事情她就不清楚了,还是让知情人来对她们宣布这个消息吧。

    “这样啊,”卡罗娜倒是没有多大的反应,她笑了笑,“果然,我就知道,我们是不会那么容易得到平静的。”

    她的语调虽然平淡,却透着一股莫名的悲凉,或许是这些天的命运多舛让她疲倦而无力,连带着对着即将到来的命运都有了几分认命的意思。

    菲丽莎抬眼静静地看着她,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只是把视线投向了落幕的夜色,她可以看见所有的人家今天的炊火都格外的亮,亮的也格外的久。

    村子里不仅食物精贵,连柴火都要省着用,除了过年过节,谁家烧这么多菜。

    都是在捣鼓最后的晚餐呢。

    哪怕是菲丽莎,此刻都忍不住生出一种后怕,幸好……幸好……她生而为贵族,哪怕没有多贵重,但是至少也衣食无忧,甚至还能学习魔法。

    也幸好……她有阿萨勒兹,阿萨勒兹不会让她陷入这种为难的境界的,他一定会把她保护的滴水不漏。

    “也或许,”卡罗娜走到了她身边,与她一起痴痴地看着那些炊烟,“是对我们前半生的报应吧。”

    这句话……菲丽莎看向了卡罗娜:“你想明白了?”

    这也是她的初衷,她希望这些贵族小姐们清楚当年她们做过什么,对平民造成过多大的伤害,以及最重要的是让她们学会怎么像一个平民一样生存下去。

    “谁看不懂呢,不过是死也不肯认清事实真相而已,”卡罗娜嗤笑一声,带着讽意和嘲意,“谁愿意承认错误呢。”

    谁愿意承认自己前十几年就是一场巨大的错误呢,更何况人都会有这样的念头——为什么是他?明明前几辈的人都相安无事一直到死,为什么偏偏是他们?

    总而言之,说再多,都只想说一句:自己没有错。

    可是他们真的没有错吗?只不过是不愿意面对而已。

    “告诉她们,也别再继续摆什么大小姐的架子,魔法不是万能的,更何况你们魔法既不娴熟又没有什么杀伤力,使用魔法除了让自己处于一个不利的位置上,什么用也没有。”

    菲丽莎难得给出这么实用的建议,或者说警告,她从来只问这些女仆们的心理问题,舒缓她们的情绪,虽然只治标不治本,但是菲丽莎能为她们做的只有这个,其他的话基本上没有说过,更别提告诉她们为人处世的道理。

    因为说了也不会听,贵族的傲气,或者说傲慢一日在骨子里,她们就不可能低头,要她们认错或者像平民一样生活,少不得要鸡飞狗跳一阵子。

    但是现在她们已经接触到一些平民生活了,也是时候跟她们说这些道理了,至少别再抱着那高高在上的愚蠢的念头,除了害人就是害己。

    比如现在在床上躺着的两个,就是例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