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的姐姐是仙王

第二十五章 出手相救

    喻凡完全被突变的画风给吸引了,这是怎么回事?他又有点懵逼啊。

    母猴和黑影狠狠地撕打起来,其中不泛听到那股狠狠地嘶吼声,好像一切的怒吼都在这个时候被释放了出来。

    过了一会儿,喻凡才搞清楚那道黑影是什么东西,是一只庞大的古猿,看不出种类,因为猿类真的是太多变异种了,没有太多的称谓。

    只知道那道身影极为庞大,应该要比喻凡高得多,应该有两米五左右,四肢极为的发达,母猴在它身旁,就像一个骨瘦如柴的小家伙。

    二阶下等,喻凡也能够看出这古猿的品阶,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什么鬼嘛,又来一个二阶灵兽,这真的是要他死吧!

    但是人家好像并没有在乎喻凡的存在,直接是和母猴打得不可开交,虽然母猴同样也是二阶下等灵兽,但是在身体上,完全不及古猿强悍,直接是被人按在地上爆打,惨叫阵阵,听得喻凡瘆得慌。

    然而远处树上的小猴也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突来的变故让它也是惊慌失措,看着自己的母亲被殴打在地,它又急又慌,脸上带有一些担忧,发出了一声又一声的呼喊。

    这一声又一声的呼喊听得喻凡都感觉它有些可怜了,看着母猴被打得满脸是血,喻凡沉思了一会,还是选择就此离开。

    可以说,这完全可以不关他的事,这古猿的出现还救了他一命,可以说,没有这古猿,他恐怕会死在母猴的手里。

    带着胸口的剧烈疼痛感,喻凡选择悄然的离开,但是眼前的一幕瞬间让他停下了动作。

    只见小顽天猴直接是从树上爬了下来,直接跳到了古猿的头上,然后死捶猛打,用尽了全部力气,看起来也是很卖命的样子。

    那被古猿打的,是它自己的母亲,它怎么不卖命?

    只见古猿直接抓起了小顽天猴,脸上带有愤怒,直接是往身后的树干一甩,小猴子直接被扔出去,速度极快。

    喻凡在远处看着,都不忍心的的捂住了眼睛,他不敢看呀,这要是他被这么一甩,恐怕命都没有了。

    只听到一阵闷声,小顽天猴的声音似乎像消失了一般,没有在出现,喻凡也想到了后者是怎么样了,不是死,那也没半条命了。

    就在这是,母猴彻底的愤怒了,它那大手掌直接是拍向古猿,然后獠牙露显,样子看起来极为狰狞。

    辗转反侧,简单粗暴,两道身影彼此一时占据上峰,一时都对手爆发,互不想让,也不知道是结了什么大仇。

    喻凡原本就想这么一走了之的,不过他突然想起来,小妍给他的布袋还在小猴子那,不知道还有没有干粮,若是没有了,他就要饿死了,只好回去,这样子,他手里只有三十几枚灵兽神核,这跟轱杖老人给他的人物一百个差了好多,他这么一会去,这次试炼也就结束了,他的成绩,也不好看啊。

    喻凡不想就如此结束,他要变强,他不想被人看不起。

    所以,只能溜到小猴子那里去看看了。

    带着剧痛,喻凡还是勉强的动了起来,自己跑到另一边,鬼鬼祟祟的,看起来就像过街的老鼠,只能东躲西藏的。

    两个猴类动物打就打呗,不关他的事,他现在只想走,原本以为跑脱了先前的那灵兽的追捕就没事了,可是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小顽天猴,让他这一切都变了。

    喻凡避过两位正打得热闹的猴类的动物,来到了小顽天猴摔落的地方,在灌木丛中不断地寻找着小妍给他的布袋。

    明明看到飞到这了的,怎么一下不见了?

    喻凡发现这周围,都没有小顽天猴和布袋的身影,内心还在感觉奇怪呢。

    一向自认为细心的喻凡还真的看到了些什么,只看见地上掉落着一块沾满花生米的小饼,喻凡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不就是小妍给他准备的花生米饼嘛,这是他最爱吃的东西。

    突然之间,喻凡只感觉不远的战场发生异动,小顽天猴的身影再次出现,直接是整个身体跃入空中,手中拽着一个带有尖峰的石头,直接是朝古猿的身上砸去。

    这是早死嘛?

    喻凡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担忧了一起来,那可是二阶灵兽啊,就他这个实境中期的修行者来说,面对二阶灵兽都极为棘手的,小顽天猴才一阶,这相差的,可以说是天壤之别啊。

    这就是亲情的力量嘛?

    一时间,喻凡开始沉思了,时间总有一种力量,不管是人还是灵兽,都能坚强起来,面对险境,不惧生死。

    那便是情!

    亲情,友情,爱情,皆是如此。

    小顽天猴跳到了古猿的身上,用手里的尖石不断敲打着古猿的头颅。

    古猿也感到了些疼痛,停止了对母猴的捶打,又是将小顽天猴抓起来,冲后者一声巨吼,獠牙显露,样子极为凶狠恐怖。

    古猿并不想在意小猴,又是将后者一扔,直接甩了出去。

    喻凡心软了,这样搞下去,那小顽天猴会死。

    没有多想,只见他的大腿猛的一发里,带着身体的剧痛,他整个人向小猴被扔的方向掠去。

    一时间,残影浮现,就连喻凡自己都不知道,他那道诡异的身影速度极快,直接是将古猿扔出的小顽天猴抱在怀里,自身也因为那股由小顽天猴所带来的冲击被带着摔了出去。

    “你好好待在这里,剩下的事,由我来解决。”喻凡将小顽天猴放在地上,拿起了后者手中的尖石,说道。

    在他印象中,这是他第一次说出了这么装逼的话,不过对方不是什么漂亮的女孩子,而是一只弱小的猴子。

    喻凡站起来,面相还在打斗中两道身影,手中尖石紧握。

    那可是二阶下等灵兽,他有把握吗?他自己也不知道,或许有,或许没有,但是他知道既然答应过别人的事,那就要做到。

    只见他左腿向前一蹬,一个健步踏出,直冲古猿而去。

    此时的古猿正背对着他,所以没有丝毫防备。

    在接近古猿只有数米的时候,他猛的一跃,手中尖石狠狠地便古猿的头颅砸去。

    只听到一声闷响,随后而来的,是那古猿的唉声吼叫,那阵叫声响亮而悲哀,震痛了喻凡的耳膜。

    喻凡没有停留,右手用尽全力的将尖石往回拉,直接在古猿的背后拉出一刀血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