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武周小书童

第49章 女人是可怕的动物(求推荐,求收藏)

    杨擒豹的老母亲还被一群大汉押着,大叔死了,他们并没有一哄而散,看来他们是一群有组织有目的的人,即使大头目起了,总会有人立刻顶上去暂时充当大头目。

    弘毅甩银针出手救杨擒豹老母亲的时候,杨擒豹的快刀也过去了,正如弘毅所见到的一样,大叔用刀,刀快,而杨擒用刀,刀配合的更默契更快,快刀斩乱麻一般,刷刷几下,几个大汉应声倒在了地上。

    相比于杨擒豹的刀,弘毅的银针目的很明确,他直接甩向了架在杨老母亲脖子上两把刀的持有者两个大汉。

    叮当:您好,杀死异教徒头目两名,获得功劳值100。

    鉴于眼前有大量的功劳值可以获得,而且也是为了救杨老母亲,顺便练练玄铁匕首,弘毅毫不掩盖自己的武力值,一刀一个,直接把所有的大汉都干掉了。回报也是满满的,现在弘毅的总共的功劳值已经是570了,并且点亮了能人勋章。

    可不是,能人,肯定是能人,杨擒豹的生猛都没有弘毅的厉害,而且弘毅在身高,体重和年龄上样样不占优势的情况下,做出的行动举止,可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出来的,在铁匠铺所有的匠人眼里,在杨擒豹眼里,在村民眼里,弘毅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经过这一番被劫持的事件以后,杨老母亲并没有被吓着了,似乎看惯了大风大浪一般,她很平淡的看到这件生死攸关的大事。

    倒在地上的老汉还尚有一息之气,杨老母亲慢慢地走了过去,扶着老汉说道:“你还有没有未完成的心愿,他叔。”

    老汉摇了摇头,他已经无法发出声音了,嗓子完全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给堵上了,只有点头,摇头,还有急促短小而无力的呼吸了。

    “我的儿,你快过来,给你叔跪下,磕个头。”杨老母亲没有任何表情。

    “娘,你难道忘了我爹是怎么死的了,他胆小怕事,为什么要让我爹给他承担责任。”

    “快过来,刚才要不是他救你,你现在就在鬼门关里走了。你别忘了,他还是你半个师父。”

    …………

    弘毅听着一对母子的谈话,隐约可以猜出来他们三个人的关系了,难怪老汉非要指名点姓的要杨擒豹过来,难怪杨擒豹打铁炼制铁器都很熟练,难怪……

    现在弘毅最关心的是杨擒豹和他的老母亲,谁能保证下一次杨老母亲被扣押还会发生什么事情,而且,就冲杨擒豹加上宝刀有着强悍的武力值,自己也缺个帮手,为什么不把杨擒豹收为己用。

    等到处理完所有被干掉的人,并给老汉立了个碑之后。弘毅拿出来了他手上张天虎给的一套西湖边的房子。

    他对杨擒豹说道:“这里已经不安全了,今天那个老头没来,并不代表他不会找过来,我们还是换个地方,我有一套房子,你带你母亲去住就行了。”

    杨老母亲哪里肯收,一番推辞一番跪谢以后,才同意去哪里,并对杨擒豹说到:“我的儿,这位是你的恩公,他的大恩大德,你可不能忘了,可不能做无端的卑鄙小人啊。”

    “娘,您尽管放心我绝不会是忘恩背义之人。”

    正好弘毅也不知道他在西湖边的那套房子怎么样,所以在杨老母亲短暂的收拾了一下屋子里的东西,锁上房门以后,他们三个人就直奔西湖而去。

    杨柳依依燕喃喃,夏风拂过百花香。最是一年美好季,西湖边上好风光。

    张天虎给的房子属于一座宽敞别致的山庄式大房子。进进出出要好几道门,光是房间里里外外大致数数就有三四十间,俨然一个大户人家。

    房屋是临西湖背靠山而建,就风水上来说,这一处是绝佳的养生练气之地。只是弘毅现在是学子,是韩家的下人,住在这里不方便,也太显眼了。

    在吩咐了下人好生伺候杨老母亲以后,弘毅便回学院去了,路上摸着玄铁匕首,心里很是高兴,终于有一件称心如意的匕首了。

    到了学院,已经是下午,有一节课是欧阳兰兰的,她看到好几个人包括弘毅竟然敢不来上她的课,非常的生气。打算好好收拾收拾他们,并且在课堂上放狠话,药理不是别的,敢不来上课的,要不就一直不要来,要再来银针是不分情理的,毒药也是不等高低贵贱的,一视同仁,过了针和药的关,随便你来不来。

    就在弘毅进门口的时候,张兆过来传信说,欧阳先生最近要举行一场尝百草的课外活动,旨在锻炼学子们的野外生存技能,去的地方也不远,就在学院的后山处。离学院也就是几公里的路程。听说那里有纯天然的野生植物,也有欧阳先生亲自种植的一些中草药。

    那个地方叫做百草园,是学院里药房的大夫专门选出来一块用来培植药材的,欧阳兰兰是好不容易争取药房大夫和他山长爷爷的同意才可以带领学子进去了。

    那一天不光是学院里的学子会去,也有杭州城出名的大夫,专门过来教授一些药物治病等相关的知识,他们是学院定期请过来的客座教席。

    弘毅想到,这堂课他没有上,下一次去百草园,欧阳兰兰肯定会变着花样想办法对付自己,所以到时候再溜个号也不迟,反正她都这么说了,要不上课以后就不要来上课,上不上药理课对弘毅没啥影响。

    倒是韩韵,弘毅想到昨天发生了那么不愉快的事情,不知道她现在对自己是什么个态度,只要林文才不在她的身边应该好说一点。

    趁着下了课的时候,弘毅直接去找韩韵去了。

    没有弘毅的日子,韩韵并没有什么得与失的感觉,让弘毅伤心的是,他压根就不被放在眼里,在厢房里看到韩韵的那一刻。

    韩韵没有理他,而是兀自的在折纸,有一个怎么折法,她想了半天也没有想明白,干脆把纸碰到了一边,发呆了。

    直到琉璃说了声弘毅来了,韩韵才略有所思得抬起来头,抓住了弘毅。

    弘毅以为是昨天的事情,怕韩韵一巴掌过来,自己也没有还手的余地,谁知是让他教折纸。

    除了折纸,弘毅还会剪纸,一会的工夫,就乐的韩韵高高兴兴的跳了起来。

    弘毅剪兔子的时候,顺便剪了一个打脸猫,放在了韩韵的脸上,韩韵照着镜子看了看脸,咯咯的大笑起来,追着弘毅打。

    而弘毅出门的时候,发现他的脸上不就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好多爪子,女人真是可怕的动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