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寸寸相思忆华年

要补补!

    顾怀安眸中微动,难怪自己那天跟要跟她好好聊话,她不是东扯就是西扯,自己还以为容渊走了之后两人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没想到她竟敢如此,轻吐一口浊气:“都下去!下次再有这样的事发生你们就自行解决吧!”声音极低,是罕见的凉淡。

    众人皆如是大赦,急急忙忙磕头谢恩离开,出门都一溜烟跑了。

    顾雁行一脸黑到底,坐在上位,沉静片刻眼睛眯了眯:“叶茂,联系到顾炼,我要知道人现在在哪!再从暗卫里派些跟去,要是有些什么意外,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是,候爷!”叶茂领命,顾炼是郡主身边的暗卫头,府里的暗卫有联系的方法,作揖后低头退下。

    房中的两人商量了一会,顾怀安想着容渊和妹妹的事,心思早已不在,也行礼出来了,对着身后吩咐道:“这件事,吩咐府里的人不要嘴碎传了出去!”默了一下又道:“查的事情有结果了吗?”。

    安智抿了抿嘴,犹豫了下才出声禀告。

    “查的就没有其他的?”顾怀安皱眉,都是说了些容渊平常不已的事。

    “回世子,还有就是这一年里方家二房的庶子方兰舟公子,也有在打听容公子的行迹,其他的属下并未查出!”安智低头立即道。

    顾怀安一愣,但也不过一瞬,这方家是容渊外祖父家,但方家的二房却有投向二皇子的意向,低垂下眼眸,未再说话。

    而此时的顾朝颜并不知道府里为她乱作一团,躺在床上无聊的睡了大半天,现在整个人说不出的舒畅,简单洗漱的一番,推开门就见自己的丫头和徐维清在楼道的桌上摸着牌,玩的正不亦乐乎,不由得好笑,也凑过去看了看。

    半夏和半秋赶忙站起,却被顾朝颜摁住了:“没事,你们玩!”。

    “以前真没看出来你这么能睡!”徐维清瞥了她一眼,不满地咕哝了一声。

    “你没看出来事可多了!”顾朝颜哼了一声,又摸了摸有些饿的肚子,询问道:“你们用晚膳了吗?容渊回来了吗?”。

    “还没吃,人一多个时辰前就回了,现在在房里呢!”徐维清漫不经心的道。

    顾朝颜闻言看了看,房门闭着的,林成也没守,小声自言的喃了喃:“他一天天老是待在房内干嘛呢”。

    虽然声音细小,但这空挡的楼道还是能够听清,徐维清闻言眸光中快速闪过一丝狡黠,忍下出声的笑意,起身靠近顾朝颜,对着她耳边小声道:“刚前面表哥回来的时候好像面色有些不太好,也不知是为何,要不你去看看吧!”。

    “真的?”顾朝颜道。

    徐维清立即点了点头:“嗯,你还去看看吧,不过建议你等下直接推门进,我怕表哥容渊他不开!”。

    顾朝颜不动声色的上下扫视了徐维清一眼,看着他眼底的闪过的精光,扯着嘴假笑回应了一下,看看就去看看,反正自己一天也没见容渊了:“知道了!”扔出一句话,转身就走。

    徐维清看着顾朝颜头也不回地朝着容渊的房间走去,脸上都要笑成一朵花了,又对懵懂的半夏两人一个挑眉。

    顾朝颜走到门口刚要推门,感觉里面安静不已,要推门的手变成一点的扒开,使声音最小化。

    半夏和半秋一见顾朝颜是去容渊的房间,想要出声的嘴巴被人顿时捂住,挣脱后顾朝颜已经一脚踏入了,两人只能恼怒的瞪着徐维清。

    徐维清毫不在意两人,脸上笑的十分得意。

    顾朝颜感觉铺面而来的水雾带着温热之气,心口一跳,目光看向屏风,只见玉质的屏风上隐隐约约透出如玉的身影。

    “林成?”容渊声音从水雾中传来。

    顾朝颜呆呆愣愣的,不知道如何开口,往后一退,却碰到了什么,在寂静的房中显得格外响。

    容渊皱眉,拿过桌椅上的衣物,不过一瞬就绕过屏风,见是她有些一怔。

    随着他缓慢而优雅的动作,墨发上微微湿润的水珠,顺着脖颈一直流下,衣服也因只是简单一披,锁骨有些有些若隐若现。

    顾朝颜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这种阵仗她从来不曾经历过,此时脸腾的一红!心跳慢了半拍,“我是来看你的……不不不,我不是来看你沐浴…不是……”话语一急感觉什么说都错了,扯着嘴又乱讲了一通,最后懊恼的闭嘴。

    容渊目光定定地看着顾朝颜,此时的她眉眼瑰丽如烟霞,不由的眸光闪了闪,不知是不是因为热气蒸染,他的面色也微带熏红色泽。

    “容云开,你也太瘦了,要多补补!”顾朝颜眼眸盯着那精致的锁骨,不由的咽了咽口水,脑子发抽的想法脱口而出。

    “哦?”容渊道。

    “是啊!”顾朝颜还有些没清醒的附和,但容渊吐出的这个字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味,飘飞的神智刹那归位,尴笑两声,转过脸不敢再看他。

    “嗯!”容渊轻若无声地应了一声,缓缓抬手去整理身上的衣服。

    顾朝颜鬼使神差的偷瞄着,感觉脖颈处那莹莹的水珠在光的映射下,发出隐隐烁光,心里暗骂自己一句没出息,定了定神,她不能再呆在这里了,就猛地一转身,要冲出去。

    容渊整理好衣服,见顾朝颜转身要走,温声问道:“你睡了一日,用膳了吗?”。

    顾朝颜顾朝颜脚步一顿,刚想说不饿,肚子不合时宜的叫了叫,抿了抿嘴:“还没有”,瞥见他已经整理好衣物,整个人还是温润尔雅,并没有对自己的胡言乱语在意,微松了一口气。

    “嗯,想吃什么?这里的东安子鸡还不错!”容渊点点头。

    顾朝颜眼睛一亮,舔了舔嘴角,灿烂一笑,表示十分同意。

    “好!”容渊轻笑一声,推开房门,就往后退了几步。

    门外的四人没控制的全栽了进来,“哎呦,林成你压死我了!”徐维清痛苦一叫,“你的脚别踩我身上,我站不起来了!”半秋也喊道。

    几个人你说我,我说你,折腾了好一会儿才站了起来。

    “徐维清,你可以啊!”顾朝颜双手环胸,一脸笑容的看着他。

    徐维清却听出了了几分咬牙的意味,赶忙讨好的笑了笑:“我这…不是…都为了你莫…”,看着两人这一天天的没什么进展不是,反正看表哥也不讨厌她,拉进一下两人的距离嘛。

    “林成,你去叫掌柜来上膳吧,菜不用清淡了,按原本的做!”容渊出声吩咐。

    林成闻言有些一愣,想到些什么,连忙道是。

    “你们也下去吃饭吧!”顾朝颜对半夏和半秋摆摆手,转身跟向容渊。

    半夏和半秋齐齐抬头起来,见顾朝颜没说她们什么,姐妹二人对看一眼,点点头俯身退下。

    “你别生气啊,我也是帮你嘛!”徐维清见没理自己了,赶上顾朝颜。

    “那我得怎么感谢你呢?”顾朝颜停住脚步回身,挑眉看着徐维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