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兵王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第一百八十七章 决战3何晨光王艳兵联手

    “艳兵,你别再乱动了。你那样做,只是枉然。皓然是不会理你的。

    “他恐怕是想等到入夜的时候再动作,现在肯定是在养精神。

    “等到我们闹了一天,晚上累了想睡觉,他就会来找我们的麻烦了。”

    何晨光见王艳兵还接着不停地开枪,想把苏皓然吓出来,摇着头道。

    王艳兵却道:“我知道他想养足精神,晚上趁夜来对付我们。我这就是不想让他安静。”

    何晨光知道王艳兵也是狙击高手,当然深谙怎么回事。

    见劝不了,干脆也不劝了。

    自己抱着枪,坐到水泥地板上,闭上双眼,也养起精神来。

    王艳兵见了直接说道:“晨光,要不我们轮流吧。现在你先睡,三个钟头后我叫你。”

    何晨光摇了下头道:“不行,我真睡了,皓然立即就会冒出来对付我们。他鬼得很。”

    王艳兵:“我一直在这里打枪,他哪知道你在睡?”

    何晨光:“他的厉害之处,就是对我们的动态能及时掌握。”

    王艳兵:“我不信,要不你来骚扰他,我闪到树林找个地方睡一会儿?”

    何晨光:“你去不去,我不管。但我自己是肯定不敢真睡了。”

    王艳兵:“真有那么严重的后果?”

    何晨光:“我真那样做,要不是让他跑了,就是让他把我们都杀了。”

    王艳兵想了一会儿,点点头:“晨光你说的是,皓然不是其他人。十七个人能在三个小时内被杀得只剩下我们俩,不是运气好就可以解释得了的。那是真正的实力。”

    何晨光道:“明白这一点,说明你跟苏皓然还有得一斗。否则,我会对你失望的。”

    王艳兵:“晨光,那现在我们怎么办?不能就这样跟他耗着吧?”

    何晨光:“现在只能耗着,你忘了范天雷告诉过我们,狙击枪法准只是其中一样技能,耐心更是考验狙击手的一项硬核技能。”

    王艳兵:“我记得。我明白了,我们之前那些猎人之死,不是死在他们的枪法不好上,而是死在没有耐心上。”

    何晨光肯定地说:“你说的没错。特别是最先死的第三组,要不是狙击手没耐心搜索,开枪乱射击,暴露了目标给苏皓然,是不会死得那么快,那么没技术含量的。”

    王艳兵点头道:“看来,我也是缺点耐心。”

    何晨光道:“那就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练练性子。找个好地方潜伏下来,盯着里面的动静,相机而行吧。”

    王艳兵:“嗯,这次我们一定要把苏皓然狙掉,不然他以后真会狂上天了。”

    何晨光揪起一根毛草,放在嘴里轻轻咬着道:“苏皓然的狂是骨子里的,也是有真本事支撑。我们恐怕已经很难阻止了。还是赶紧做好防御,免得先裁了再说吧。”

    王艳兵点点头,也不再多话了。

    他其实很明白,何晨光比他厉害,而苏皓然比何晨光又更胜一筹。

    何晨光是公开承认苏皓然比他厉害。

    反而是他王艳兵,明明还不如何晨光,却是看不起苏皓然的狂劲,就想跟他较量。

    然而今天,这一真正的交手。他才知道,他与苏皓然的差距,是根本无法缩小的。

    用何晨光的话说,那就是何晨光会的,他王艳兵只要下功夫,肯努力就会学到手。

    可苏皓然会的,他王艳兵……不,何晨光自己也认为,努力也无法学会的,更别谈追赶上了。

    这样的差距下,如果再有疏忽大意,也许就是来给苏皓然送自己的人头了。

    王艳兵迅速搜找到一个视野可以覆盖整个厂区的掩体。

    他对何晨光说:“晨光,我悄悄摸到那里把狙击枪架起来,盯着整个厂区,只要苏皓然一动,绝对可以马上狙掉他。”

    何晨光看了眼王艳兵所说的掩体,微微一笑。

    他的心里暗道:那地方确实是潜伏的好地方,可要是想在那里就能盯死苏皓然,王艳兵的想法还是有点天真。

    不过,如果王艳兵真的愿意守在那里,并且认真监视,倒是对自己帮助很大。

    至少可以让自己接下去,不用冒腹背受敌的危险。

    何晨光也就点点头道:“好。不过,你一定要记住了,如果要换位置一定要跟我商量。因为,我会潜入你前面的另一个狙击位,把我自己的后背安全交给你。”

    “晨光你就放心吧。”王艳兵道。

    何晨光就挥手让王艳兵过去。

    几分钟后,何晨光看到王艳兵潜伏到预定位置,也从水泥柱后面闪身出来,进入王艳兵前方大约二十米的位置。

    那是个高台,上面有一堆已经凝固的水泥,正好构成个天然的掩体。

    那位置背靠王艳兵,视野正好能俯视厂区大部分地方,还不易被发现,是个绝佳的狙击点。

    王艳兵见何晨光潜伏好,吞了口口水,自感惭秽:人家一眼就看出那个地方是上好的狙击点,自己选了三、四遍却没有选上那里,看来还是跟何晨光有差距。

    这时,何晨光通过单兵通讯仪小声说道:“艳兵,现在我们两个位置虽然都可以观察到大部分厂区,可我们还是要分工一下。

    “左边的大门入口处由你盯着,不仅要注意苏皓然的动静,更要严防苏皓然溜出去。右边的厂区部分主要由我负责,随时与苏皓然做好对狙的准备。完毕。”

    王艳兵:“我明白,晨光,你放心吧。完毕。”

    ……

    废旧水泥厂的厂区内,残垣处隐蔽的地方,苏皓然潜伏在那里,悄悄架着狙击枪,瞄准着外面。

    他已经预测到王艳兵和何晨光一定会来,也一定会在这里跟他决斗。

    因为,他们是两个人,他是一个人。

    要是在林子里,他一个人是很好隐蔽的,何晨光他们就没有优势。

    在这样的厂区里,地域狭窄,两个一人顾一边,就可以把整个厂区控制住了。

    他就是插翅也难飞。

    何晨光他们怎么会放过这样的大好机会呢?

    所以,他进入厂区后就迅速在四周找了些破碎的窗玻璃,在水泥厂顶上四周隐藏好,并对着各个他认为最有可能的狙击点。

    然后,把所有的痕迹进行了消除,才到现在这个狙击点潜伏。

    这样一来,水泥厂里的主要狙击点,就全在他的监视之下了。

    那些玻璃都有些毛了,真的当镜子那肯定不行。

    可苏皓然要的不是清晰的画面,只在能看到人影晃动就足够了。

    他对何晨光和王艳兵两人太熟悉了,再模糊的身影都能辨认出他们谁是谁来。

    何晨光和王艳兵双双从水泥柱后面出来,快速隐藏到新的狙击位上时。

    苏皓然早就发现了。

    他从藏在房顶上的玻璃中,看到的人影,立即就判定出哪个是何晨光,哪个是王艳兵。

    他的嘴角微微勾起一弯弧线,将枪口对准了王艳兵藏身的地方,准备找准机会,就给他来一枪。

    其实,他最想先干掉的人,是何晨光。

    可何晨光的厉害之处就是,他也不喜欢和常人一样按常理出牌。

    本来,苏皓然都算计到了,王艳兵和何晨光两处藏身的地方。

    也算计出了如何狙击掉他们俩。

    可是,何晨光是潜伏到了那个水泥平台上,却将藏身之所缩小了一半,将另一半结块的水泥全部悄悄地搬过去,把掩体进行了加固。

    这一来,把苏皓然原本悄悄在那掩体上开出的几个弹道孔给封死了。

    那可是结成块的水泥,真正的88狙子弹,都不一定能射得枪。

    现在用的可是演习的电子感应子弹,怎么可能打得到呢。

    苏皓然不由感叹何晨光的聪明,放弃了先狙掉何晨光的幻想,转而准备先干掉王艳兵。

    王艳兵藏身的地方,苏皓然一样早就悄悄在那里凿了几个暗孔。

    苏皓然只要捕抓到那些暗孔被挡住了,就知道肯定是王艳兵,只要一枪过去,就可以把王艳兵给解决了。

    这样的方法,不说王艳兵,就是何晨光也没有想到。

    只是,让苏皓然没想到的是,刚才何晨光跟王艳兵说苏皓然此时肯定是在闭目养神,准备晚上对付他们。

    王艳兵进入掩体后,觉得苏皓然养神,自己为什么不也养养神,晚上再跟他耗?

    也就抱着枪,靠到一侧闭目养神起来了。

    这一来,苏皓然事先挖的暗孔都没能起作用了。

    苏皓然见了,轻轻摇了摇头暗道:这两个家伙不仅是最厉害的,看来还是运气最好的呢。现在只能慢慢等机会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