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宋天下

正文 第383章 回回砲

    “千户所兵力有多少?”赵权问道。

    “五百余人,蒙古兵不到一半。”

    “你们是什么意见?”

    高正源回答道:“我个人建议,还是要打一打。”

    “干嘛不打啊?反正咱们也不是第一次打蒙古人!”李勇诚有点着急。

    赵权望向马德铠。

    马德铠说道:“这次我带来的东真军,总数二千,其中战兵五百。加上权总管带来的兵力,打下千户所,没有任何问题,只是担心打完之后,要怎么守?”

    赵权沉吟片刻,问道:“你们过来,路过五老山城时,是否遭到洪福源的刁难?”

    “没见到洪福源,五老山城守军并未有任何阻挡,但也没有任何示好之举。”

    南京府的疆域一直往南划到婆娑路,沈州倒并未被囊括其中。但是抚松至婆娑路,五老山城是必经之路,一旦被洪福源切断,婆娑路便极有可能成为孤军之地。

    这几年来,南京府通过各种手段诱拐洪福源手下高丽人,本想继续将他激怒后可以寻个由头,趁机收了沈州。倒没料到洪福源一直隐忍得很好,再不肯上钩。

    但越是这样,赵权越是对洪福源不放心。如果辽阳联合洪福源,再暗地勾结高丽王室,那婆娑路无论如何都是守不住的。

    “三个月,就算解决不了洪福源,也一定可以拿下五老山城。”高正源突然说道。

    “好!”赵权闻言大喜。

    缉侦局的局长是丁武担任,但其实所有的情报分析与细节性运作,都是高正源在负责。既然高正源有如此把握,那就说明没有什么问题了。

    “那这边准备得怎么样了?”

    “随时都可以开打!”高正源微微一笑。

    见到众人都有些兴奋地散去,李勇诚有些疑惑地拉着赵权问道:“不需要排兵吗?得让我上去打一场啊!”

    赵权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这场战,交给高正源,你我明天负责看戏。”

    “高正源?你让一个瞎了眼的家伙指挥打仗?你确定?是不是……因为他比我帅?”

    天未大亮,东真军营寨之前,已经摆出了十五架抛石机,正对着一里地之外的婆娑千户所营寨。

    只是,这些抛石机跟李勇诚以前见到的抛石机不太一样。

    一般抛石机的砲架上方,都会横置一根可以转动的轴,在轴之上又会固定一长杆,此杆称为“砲梢”。砲硝一端拴有皮套,另一端系有许多绳索,发射时以人力同时拉拽,将皮套中的石弹弹射出去。

    砲梢有单梢、双梢,乃至七梢。最多的需要二百五十人同时拽放绳索。

    但是,眼前的抛石机却没有拉拽砲梢的绳索,而是在梢端绑着一块巨石。砲架之上以铁钩钩住砲杆。

    “这就是你说的回回砲?”李勇诚围着一架抛石机转了几圈,疑惑地问道。

    赵权点了点头。

    从列维召来的那些犹太人所带来乱七八糟资料中,赵权发现了一个攻城器具图纸,名为“配重式抛石机”。

    赵权想了半天,才隐约搜索出上世的一些记忆。似乎忽必烈灭宋时,依靠的就是这种抛石机。因为源于西域回回人,所以忽必烈将其称为“回回砲”。

    相比现在战场上使用的抛石机,这种回回砲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可以节省大量的人力。想想一架七梢砲就需要两百多人,真要发动大型攻城之战时,摆出一百多架,就得两万多人去拉砲,太浪费人力了。

    依靠巨石形成的杠杆之力,回回砲只需要两三个人,就能射出与七梢砲相同重量的石弹。

    而且,相比纯靠人力拉拽的抛石机,这种砲还有一个绝佳的优点,就是其各种数据都可以进行精确的测量。

    配重石的重量、杠杆的力度与角度、砲弹的重量、飞行的角度与速度,解决这些问题,就能解决命中率。

    精确与有效打击,才是这个时代战场上远程武器使用的王道!

    十五架回回砲,彼此之间相隔十米,一字排开。

    每架砲边上,都有四个人正在忙着最后的安装与调式。另外还各自有一个充当观察手的海东学院学生,正拿着一些大圆规与尺子,在进行详细的测量。

    “就靠这个打吗?高正源行不行啊?”李勇诚满腹疑问。

    “行了,你别瞎琢磨,安心看着就好!今天目的,不是为了攻下这个千户所,而是为了试砲!”赵权轻声喝斥道。

    端坐在将台之上的高正源,面色平静,无神的双眼微斜向上,似乎直视着苍穹。

    “风向?”

    “西南风,二级。”

    “距离?”

    “离敌方营寨420米。”

    “角度?”

    “上仰15。”

    “试砲!”高正源轻声吩咐道。

    “七号位,试砲!”站在高正源身边的承义大声吼道。

    “嘣!”的一声响,系在砲杠上的铁钩被砸开,重石落下,扬出一颗拳头般大小的石弹,在空中划出一道悠长的弧度,落在了千户所营寨之前。

    石弹在地上轻轻跳了两下,便窝在那不再动弹。

    千户所中,有蒙古人发出哈哈大笑。在他们看来,这么简单的抛石机,绝不可能有办法把大石弹射入营寨。而且,即使射进来了,拳头大的石弹,一次又能砸死几个?

    “调整角度!”

    “换重石!”

    “计算落地时间!”

    “风向再测!”

    “七号、八号砲同时试射陶弹!”

    高正源镇定而清晰的命令,通过承义,迅速地传达给每个守在回回砲边上的观察手。

    “嘣、嘣”这次是两颗头颅般大小的陶弹,同时射进了千户所营寨。落地之后,炸成碎片,一两个躲闪不及的守军,骂骂咧咧地搜索着身上的伤口。

    “一号、十五号砲,最后一次试射,装火药陶弹!”

    两个砲手用一张网兜,从身后遮得严严实实的车里,小心翼翼地抬出一颗陶弹,置入砲梢前的皮兜之中。

    观察手最后确定了角度与方向,手中小红旗一挥。

    又是“嘣、嘣”两声。

    两根长长的火线,托着两颗头颅般大小的陶弹,随着众人的视线,一左一右,飞入千户所营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