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大宋最狠暴君

第532章 小了格局小了

    不光是方别好奇这位大金国衍圣公能想出来什么妙计,就连完颜晟跟完颜杲两兄弟也同样十分好奇——通过加征宋饷这件事情就能看出,这位孔衍圣公大的本事没有,这些歪门邪道坑害百姓的小伎俩却不少。

    孔璠捋着胡须,故作高深的说道:“假议和。”

    完颜杲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

    假议和?

    真议和真割地都没能打消宋国那狗皇帝进攻大金国的想法,你特么红口白牙的说上假议和三个字就能拖住人家宋国十万大军?

    这就是大金国的衍圣公的真实水平?

    到底是你沙雕还是你拿宋国那狗皇帝当沙雕?

    方别眼看着完颜晟的脸色黑成臭狗屎,当即便强忍着想要笑出声的冲动,凑到孔璠身边,低声道:“那个……此前已经跟宋国议过和了,也割过地,但是那昏君就是铁了心的要进攻我大金,只怕公爷的提议……”

    孔璠却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说道:“真割地真议和不能打消那狗皇帝进攻我大金国的决心,但是假议和却未必不能拖住宋军。”

    方别问道:“此话怎讲?”

    孔璠捋着胡须笑道:“你派人去跟那狗皇帝议和,他自愿不会搭理你,但是你派人去跟那些统兵的将领假降,他们敢擅自做主?”

    “只要宋国那些统兵的将领们接到议和投降的消息,他们就得把这消息传到宋国那狗皇帝的手里,由那狗皇帝来亲裁。”

    “这一来二去的,时间可不就拖出来了么?”

    待到孔璠的话音落下,方别心头忍不住一惊,完颜晟跟完颜杲两兄弟却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没毛病啊,前线领兵的将领一旦碰到这种议和、投降的大事儿,前线将领是没有决断权的,必须把消息传回去,由皇帝和朝廷来决定是否接受议和投降。

    现在唯一一个让人比较头疼的问题,是宋国那边的统兵之人是赵桓这个小皇帝,若是换成其他的将领统兵,等消息从边关传到汴京再传回来,那拖的时间可就更长了。

    看起来,这衍圣公倒也不是个一点儿本事都没有的草包?

    就在完颜晟跟完颜杲暗自夸奖孔衍圣公时,孔璠却又接着说道:“当然,纵然是假投降假议和,该有的表面功夫也得做好,起码这钱财上该有所准备才是。”

    见孔璠的话头又绕回了钱上,方别便瞧了完颜杲一眼,待完颜杲微微点头后问道:“莫非是衍圣公说的是加征宋饷?只是眼前用钱用的紧,就算加征宋饷也难解燃眉之急吧?”

    孔璠嗯了一声,说道:“这宋饷是宋饷,眼前是眼前。”

    向着完颜晟拱了拱手,孔璠接着说道:“幸赖陛下皇恩浩荡,我大金百姓虽不能说多么富裕,但是支援朝廷的钱财肯定是有的。”

    “只要陛下跟勃极烈带头筹款,方相与臣等再勇跃认捐,这民间百姓自然会纷纷效仿。”

    “事成之后,陛下和勃极烈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都进了国库,这钱财不就有了么?”

    完颜晟跟完颜杲皆是发现了对方眼中的意动之色。

    这韭菜割的妙啊!

    完颜晟微微点了点头,完颜杲更是直接对孔璠吩咐道:“这法子是衍圣公提出来的,不如就由衍圣公和方相仔细商量一番?”

    孔璠躬身应了下来,跟方别一起告退离开了大金国皇宫后,便凑到方别身边,低声道:“方相,这黄龙府,居之大不易吧?”

    方别心中一动,恩了一声道:“孔公爷说的是,本相一向廉洁奉公,除了俸禄之外别无余财,这日子确实过得紧巴巴的。”

    说到这里,方别唉的长叹一声,说道:“我等男子汉大丈夫,苦一苦倒还没什么,只是家中娇妻幼子……”

    孔璠心道去你娘的娇妻幼子吧,这黄龙府里谁不知道你方相公的妻子冰清玉洁?只怕你方某人想杀了那娘们儿的心都有,现在摆出这副假惺惺的模样给谁看呢!

    心中又一次暗自呸了一声后,孔璠也附合着说道:“方相所言极是啊,兄弟这衍圣公看似风光,可是这家中的日子……”

    孔璠叹了一声,强挤出两滴眼睛,说道:“怪只怪我等无能啊!”

    方别瞥了孔璠一眼,低声道:“孔兄,你我自在宋国之时起便已经相识相知,这是多少年的老交情了?孔兄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孔璠点了点头,同样低声道:“陛下和勃极烈的钱如数奉还,那剩下的钱……嗯?”

    方别嘿嘿笑了一声,说道:“咱们兄弟的钱,当然也要如数奉还才是,须知咱们兄弟都是廉洁奉公的清官,可比不得那些贪腐之辈。”

    孔璠却道:“小了,格局小了。”

    见方别一脸懵逼,孔璠干脆直接问方别道:“依方兄之见,那些达官贵人们可是自愿拿出钱来助饷的?”

    方别摇了摇头,说道:“自然不是心甘情愿的。”

    “着啊!”

    孔璠一拍巴掌,说道:“所以,咱们就得把宋军说的再凶残一些,直接说宋国皇帝要把大金国所有的达官贵人和普通百姓都筑了京观,你说他们会不会勇跃助饷?”

    “当然,也可以许诺一些好处那些达官贵人,好让他们带头捐钱捐粮不是?”

    “事成之后,陛下和勃极烈的钱自然是要如数奉还的,达官贵人们那边也要分润一部分,而你我兄弟……不如咱们三七分账?”

    方别摆出一副心动无比却又万分纠结的模样,说道:“三成?若是咱们兄弟两个分走三成,万一被陛下和勃极烈发现……”

    孔璠再次皱眉,干脆也不再藏着掖着了:“小了!格局又小了!”

    “三成?那是给国库的钱!”

    “这黄龙府有多少达官贵人?又有多少普通百姓?整个大金又有多少达官贵人和普通百姓?”

    “这得是多大一笔钱?”

    “哪怕只是三成,也足以向陛下跟勃极烈交待了。”

    “至于你我兄弟……反正这大金国是撑不下去了,回头咱们就直接拿了钱出海,到哪儿不是大爷?”

    “当然,咱们回头得先歃血为盟,从此结为生死兄弟,否则咱们就一拍两散,今天这事儿全当我没说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