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怜世之罪

第68章 神殿之内

    天牛王化回人形,手拿长刀,见来人是许风轻,不由的大笑到

    “哈哈哈!如今是什么世道,一个二个手下败将,回过头都敢与我叫板了?!”

    随着肉身恢复,许天泣立马开口对许风轻说到

    “大哥快,救老大!”

    闻言许风轻这才看向神殿上方的血球,可惜方才天牛王的阻拦,让莫问玄机乘机将血球推了过去,此时林舒婴整个人已经被神殿吸入其中。

    看到此番情景,许天泣顿时面如死灰,呆滞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莫问玄机见大功告成,不由的大笑到

    “哈哈哈,尔等大势已去,待我神光浴体,一个也休想活着离开!”

    许风轻上前拍了拍许天泣说到

    “别气馁,林舒婴还有得救,你把神殿钥匙给我,我把她带出来!”

    听闻此话,许天泣这才一扫阴霾,慌忙的从身上摸出一块星形石头,石头上纹着一只八臂螳螂,自从李家家主将钥匙交于许天泣,此物就从未离过身。

    许风轻接过钥匙,身如闪电,一个转身便来到神殿门前,看着眼前雄伟的大殿,许风轻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将手中钥匙抛向殿门,钥匙在空中翻滚后,镶入了浮雕眼中,化为瞳孔。

    巨大的八臂螳螂仿佛活了过来,星形的眼球闪烁着耀眼光芒,深沉且冰冷,四周的人身体忍不住颤抖,如同坠入深渊一般,这是来自神的威压。

    许风轻一番动作被莫问玄机看在眼里,他并没有阻拦,他也不敢阻拦,常年在神殿外驻守,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里面究竟是位什么样的存在。

    看见许风轻竟有闯神殿的意图,莫问玄机忍不住低声念叨

    “疯了,疯了,活着有什么不好,哪怕苟且偷生,为何你们一个二个都想闯入其中,你们究竟为了什么?为了什么!”

    此话好似询问许风轻,又好似问着其他人。

    咯吱~

    随着咯吱声响彻山崖,神殿大门开始缓缓开启,所有人皆把目光投向神殿,想目睹一下里面的光景。

    但神殿岂是凡人可窥探,一阵沧海般的威压袭来,包括许风轻在内的所有人,全部跪服在地。

    尽管跪地狼狈不堪,莫问玄机依旧忍不住讥讽到

    “哈哈哈,蠢货,神的力量,可是你这区区凡体能抗衡?还妄想闯进去!”

    许风轻并没有理会他,幽黒的长枪杵地,浑身青筋暴起,运转真气硬抗威压,随着骨头咯吱作响,硬是站了起来。

    看了看神殿,里面一片混沌,如同巨兽之口,正等着猎物投喂,擦了擦嘴角鲜血,许风轻义无反顾的往里踏进一步。

    莫问玄机强撑着抬起头,看了看那伟岸的身躯,思绪忍不住反转,周围残破的景象恢复如初。

    年幼的莫问玄机被母亲护在身下,两人在庞大的威压下战战兢兢,一男子站在神殿门前,正要闯入。

    莫问玄机哭声喊到

    “父亲,您不要我们了吗?为什么,难道孩儿做错什么事了吗?”

    男子深吸一口气,并没有理会身后的母子,径直向神殿内踏去。

    光影掠过,莫问玄机被一只巨大的泥手握入空中,年轻的李家老祖站在神殿门前,低声说到

    “钥匙交出来!”

    迫于无奈,已是中年的莫问玄机交出了,父亲留给他的唯一遗物,但还是忍不住提醒到

    “里面可是神灵一般的存在,为何你要自寻死路!”

    开启神殿大门,李家老祖缓缓说到

    “困兽可知飞雀之乐!”

    待李家老祖走到大殿门前,三个过往的背影慢慢重合,许风轻一步踏入混沌之中,随着一声巨响,殿门瞬间并拢。

    见许风轻进入神殿,许天泣内心忐忑万分,忍不住低声祈祷到

    “大哥,你们一定要平安归来啊!”

    莫问玄机此时思绪百转千回,忍不住大笑到

    “困兽,困兽又如何,和你们这些送死的白痴相比,老夫可是笼中之王!!哈哈哈!”

    说罢火焰般的真气,从双掌迸发,瞬间打入崖壁之上,高声喝到

    “今天谁也别想活着离开,秘术苍炎炼狱!”

    随着莫问玄机一声怒喝,被真气覆盖的莫崖,整个变得滚烫通红,眨眼间便开始融化,大片大片的山岩化作岩浆,滚落而下,脚下的大地也是高温四起。

    众人见状立马往外逃去,天牛王等人也是飞快窜出,常年跟随,众虫王深知莫问玄机的可怕,动作慢一些的,瞬间便化作灰烬。

    许天泣一个箭步腾入空中,转过身望去,就在这眨眼之间,整座莫崖都融化成岩浆,方圆百里寸草不生,唯有神殿耸立在岩浆当中。

    莫问玄机站在神殿门前,此时的他已是毫无顾忌,祭祀已成,况且他并不认为,许风轻能活着出来。

    空旷的神殿之中,神音环绕,神殿四周无数壁画,记录着爬虫之狱的点点滴滴,七座雄伟的雕像耸立在大殿之中,有人形,有兽形,也有虫形。

    正中央有座雕像栩栩如生,身如螳螂,尖牙利嘴,长着八只镰刀长臂,三节长臂内长满尖刺。

    整座雕像高耸入云,头颅离殿顶也不过几尺距离,庞大的威压便是从这八臂螳螂雕像传出。

    在这雕像的身后,又是另一道殿门,殿门上覆盖着无数龙鳞,龙鳞的中央,一块巨大的金色龙鳞,散发着耀眼光明,神圣而威严,不知门后通往何方。

    “哒~”

    一个脚步声打破了神殿多年的寂静,一男子身穿黑衣,手拿长枪创了进来。

    许风轻抬头看向神殿上空的血球,此时林舒婴正躺在其中,人已经晕了过去,巨大的血球在血色红光芒的牵引下,慢慢的飞向八臂螳螂。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