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首辅娇娘

第76章 女儿

    顾家人怕是忘了,顾小顺是从小手贱到大的。

    为着这个,从小没少挨刘氏的打。

    马车与顾小顺擦肩而过时,顾小顺随手一撩:“咦?顾月娥?”

    顾月娥只比顾娇小俩月,按理也是顾小顺的姐姐,但顾小顺从来只叫她名字。

    顾月娥当即慌了。

    她虽不愿离家,可她更怕失败了被父亲毒打。

    黄忠将马车停了下来。

    他跳下马车,来到顾小顺面前,自顾小顺手中夺过车窗的帘子,冷冷地问道:“哪儿来的毛小子?”

    顾小顺穿着天香书院的院服,可他浑身上下每一根头发丝儿都仿佛写着不正经。

    念书念多了,似乎让人忘了他是十里八乡第一小恶霸了。

    方才他可是看见了,顾月娥在马车里哭。

    他的心里登时有了某种不好的猜测——顾月娥到了该说亲的年纪了,家里正为顾月娥的亲事发愁呢,差的顾家看不上,好的顾家攀不上。

    这个糟老头子,该不会是要买顾月娥回去做小的吧?

    顾小顺的臭脾气上来了:“连你小顺爷爷都不认识,就敢来顾家抢人了?月娥,下车!”

    顾月娥没动。

    顾小顺一步迈上马车,就要将顾月娥给拽下来。

    黄忠是习武之人,哪儿让个毛头小子从他手里抢人,他擒住顾小顺的胳膊,冷冷地说:“小子,有话好说。”

    顾小顺没好气地说道:“我大伯要了你多少银子?把自己闺女都卖了?”

    “什么你大伯的闺女?这是顾家三房的闺女,顾娇娘!等等,你是顾家人?”黄忠突然怔了一下,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这时,顾长海与周氏、刘氏气喘吁吁地赶来了。

    顾长海厉声道:“小顺!给我过来!”

    顾小顺没鸟顾长海,而是古怪地看向黄忠,用一只手挑开帘子,另一只手指向顾月娥:“你傻了吧?我姐我不认识啊?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顾家大房的闺女,顾月娥!”

    风和日丽,镇上的街道川流不息。

    顾侯爷坐在茶肆二楼的厢房中,一边品茶,一边听车夫禀报。

    他手边的窗子大开,阳光与喧闹声齐齐传来,与京城的热闹不同,镇子的热闹多了几分当地的风土人情。

    “……去了村子,那家人也姓顾。”车夫说。

    事关重大,顾侯爷用的都是自己信得过的人,车夫也不例外。

    车夫把在顾家打听到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说了。

    当听到对方也姓顾时,顾侯爷的反应还不是很大,但听到那孩子确实就是当年抱错的女婴时,顾侯爷的杯子哐啷一声掉在了桌上。

    车夫吓坏了:“侯、侯爷,您没事吧?”

    他失散多年的孩子找到了,本以为会很镇定,结果却是有些紧张。

    他问道:“人在哪里?”

    车夫道:“在路上了,黄侍卫让我提前给您报个信,他一会儿就把人带到。”

    顾侯爷的内心有点小激动,他理了理衣襟,问车夫道:“本侯看着可还行?”

    车夫一愣,您这……又不是相看。

    顾侯爷沉下脸:“本侯是问你,可会吓着那孩子!”

    车夫身子一抖!

    顾侯爷深吸了一口气,压下有些凶悍的表情。

    其实没什么可担心的,瑾瑜就很喜欢他,那孩子一定也会喜欢他。

    主要是他怕自己太威风八面,会把那孩子吓跑。

    时间好似突然慢了下来,顾侯爷在楼上渐渐有些坐不住了,他索性起身下了楼。

    他刚出茶肆没两步,便撞到了一个捧着点心的糯米小团子。

    小团子哎哟一声,面朝下扑在了地上,手里的一盒点心摔了出去,哗啦啦滚了一滴。

    小团子看着好不容易买来的点心没了,整个人都呆住了。

    “怎么了,净空?”

    顾娇在不远处买了个糖葫芦过来,见小家伙一脸蒙圈地趴在地上,忙上前将他提了起来。

    小净空看看顾娇,又看看撒了一地的桂花糕,小嘴儿一瘪,大眼睛里有了泪水:“桂、桂花糕没了……”

    今天是小净空第一次来镇上,第一次见这么多人,也是第一次排队买桂花糕。

    他可珍惜了,一个都没舍得吃,结果就这样没了。

    顾娇看了眼地上的桂花糕,问小净空道:“摔疼了没有?有没有哪里受伤了?”

    小净空捂住自己的小心心,一脸委屈道:“这里受伤了。”

    顾娇:“……”

    这是李记的桂花糕,他们排了大半个时辰才买到,小家伙是伤心了。

    但你要不要戏这么多?还给演上了?

    顾娇拿帕子把他的小手擦干净:“下次小心一点。”

    “我很小心的,不是我的错,是他撞我!”小净空说完,抬手一指,指向了一旁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的顾侯爷。

    严格说来这事儿还真是他走急了,小净空当时没动,就捧着点心在屋檐下乖乖等顾娇给他买糖葫芦。

    只不过,顾侯爷也不是故意的,小净空太矮了,他一下没瞅见。

    等他打算叫人把小净空提溜起来时,顾娇出现了。

    怎么哪儿哪儿都有这丫头?顾侯爷怪纳闷的。

    顾娇冷冷地看向顾侯爷,顾侯爷被她犀利的眸光看得有点儿心虚,但要他堂堂侯爷向个孩子认错是不可能的。

    他轻咳一声,正色道:“谁让他挡路的?你说你带个孩子出来,怎么不把人看好?行了,本侯今日心情好,饶了你们,这点银子,买一百盒桂花糕也够了!”

    说罢,他拿出一锭元宝,扔在了二人面前的地上。

    寻常平民见到这么多银子,早磕头谢赏的,可顾娇与小净空都没动。

    顾侯爷冷眼一扫:“呵,随你们!”

    言罢,他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他的衣着非富即贵,自然没人敢替顾娇二人说话。

    然而就在他与顾娇擦肩而过的一霎,顾娇轻轻地伸出脚,一把将他绊倒了。

    他猝不及防地扑出去,当场摔了个大马趴!

    他瞬间怒了,扭头狠狠地瞪向顾娇:“臭丫头,你找死?”

    顾娇把他的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了他:“谁让你挡路的?”

    顾娇使完绊子便带着小净空转身离开。

    顾侯爷这回是动了真怒,恰巧县太爷带着衙门的捕快打一旁路过。

    顾侯爷一怒之下让县太爷把人抓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