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一等战功

第171章 死要见尸

    卫十一在和所谓的“自己人”的交锋中,被人下了黑手。

    当时几柄短刀同时朝他和小蛮袭来,卫十一强忍住石灰粉的干涩,睁开眼睛,用力扯开了本来要挡在自己前面的小蛮。

    蒙面人并不管卫十一和小蛮之间的生死相守,他们要的是卫十一的人命,于是趁机朝卫十一袭来。

    一柄短刀无情地插进了卫十一的胸膛,黑衣人们得逞了。

    卫十一捂着胸前的短刀,紧咬着牙关,瞪圆了眼睛。

    小蛮明显感觉到了异样,卫十一的血,浓浓地流在了她的身上。她顾不得多想,一柄长剑肆意挥舞,直舞得剑花飞驰,在她和他的面前,形成了一个长剑的保护伞,令一群黑衣人一时无法得手。

    一个黑衣人试图往前偷袭,立马被长剑扫中咽喉,当场倒地身亡。

    领头的黑衣人见状,嘴里不干不净地骂了一声,随即笑道:“武林盟主?!哼!对自己人下手也这么狠!兄弟们撤!”后面就是黑衣人撤退的声音。

    卫十一由于刚才睁开眼睛时间较长,眼睛里被石灰粉侵入,疼得难受,再加上身上中了一刀,很快发起高烧,神智变得不清醒了。

    “小蛮!小蛮!快走!快走!你快走!”卫十一躺在床上,低声呼唤道。

    女人原本冷冷的脸上,挂着无限的伤感。她真恨自己,受伤那个人,怎么不是自己呢?!让他受了伤,可是比她自己受伤,还要痛苦多少倍呢!

    “小蛮!走!你快走!”卫十一嘴里嘟囔着,“这里有危险,这里有危险!”

    小蛮一边拿清油帮他擦洗眼睛,一边犹豫着,到底走还是不走呢?!

    黑衣人从小院中撤了出来。他们来到村外的一个隐秘所在,立马释放了一只信鸽。

    “大哥,咱们撤吗?!”一个属下看着白色的信鸽,扑闪着翅膀,在黑色的天空中飞过,听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小溪传来“哗哗哗”的流水声。

    “撤不撤,我说了不算!”领头人神秘地一笑,说道,“这要看当家的怎么决断了。”

    “可是那小子中了咱们一刀,是插在胸口处的,应该活不长了!”属下明显想要撤退,于是试图用自己的想法干扰老大的想法。

    “胡扯蛋!这是什么事情?!没有确切的死讯,谁敢掉以轻心?!”领头人说得不错。他们刺杀的对象,可是河洛大地上,一等一的牛人。如果对方稍微发现点儿蛛丝马迹,刺客们哪里还有活命的道理。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卫十一能够活下来。

    “小蛮!快走!走!”卫十一的双手,紧紧地拉住小蛮的一只手,急促地说道。

    小蛮见他痛苦,自己心里也难受万分。忽然觉得他说让走,一定有他的原因,因此咬了咬牙,将他的伤口包扎完毕,便一把背了他,故意躲开村内的明哨暗哨,朝着村外的僻静处走去。

    小蛮并不知道,卫十一之所以让她快走,纯粹是在高烧中的一种呓语。他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中,想的是尽快撤退,重点是让小蛮快走!小蛮却理解成了“两个人一起快走”。

    这里面还有一个问题——龙威城自成立以来,张开怀抱容纳四方宾朋,难免有恶意混进来的奸细。小蛮略微往这方面一想,便下定了秘密逃走的决心。现在卫十一身受重伤,谁知道哪个人是什么人?她不敢,也不愿意冒这个险!

    她搀扶着他,两个人来到村外的一处小溪旁。小溪“哗哗哗”地流着水,小溪的两旁杂木丛生,是个躲避的好地方。

    小蛮去小溪中弄了些清水,给卫十一喝下,又在黑暗中摸索着找到了几种中草药,用石头挤出汁水来,喂着男人喝下了。

    在不远处的丛林中,黑衣人收到了一只飞回来的信鸽。那里面有龚鬼子带来的指令。

    领头人急忙打开看时,见上面只有短短的几个字——“死要见尸”。

    “大哥,怎么说吗?!”一个黑衣人忍不住问道。

    领头人用力揉碎纸张,顺手放飞了信鸽,低声说道:“我估摸着那人不一定死了!”

    “刀可是插进他的胸膛中的!”属下不以为然地说道。

    “死要见尸!”领头人摆出老大的谱儿来,冷冷地说道。

    “好吧,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办?!”这个多嘴的属下刚说完话,另一个黑衣人鬼鬼祟祟地钻了进来。

    “怎么样?”

    “逃走了!”

    “去了哪里?”

    “没人知道!”

    领头人一脸疑惑地看了看前来报信的兄弟,茫然地点点头,说道:“千万不可放虎归山,兄弟们趁着夜色,到附近寻找一下。”

    一群黑衣人在夜色的掩护下,在凌晨三四点的时间里,悄悄地摸索在附近的密林中,因为破败的村子外,唯一可以藏身的地方就是这里,而卫十一一个受了重伤的人,肯定走不远。

    小蛮正紧抱着自己的丈夫,以期用身体帮助他祛除高烧,猛地听到树丛间轻微的走动声,一边握紧了长剑,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了“光绪通宝”。

    水流声“哗哗啦啦”地响着,两个汉子手提短刀,来到溪水边,先是趴下来,用双手鞠水喝了几口,然后又分别洗了洗脸。

    一个汉子嘀咕道:“也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

    “是呀!不过,他活不长了!眼看着刀插进了胸膛,哪里还有活命的机会?!”另一个声音回应道。

    小蛮在树丛中听得清楚,手中的光绪通宝刚要发射出来,胳膊被卫十一微微拉了一下。

    她怎么会不明白,一定是他在半昏迷状态中,劝她暂停行动呢!

    “你说,这是个什么人物?应该本事挺大的?”

    “你刚才没听到,连日本鬼子木村一郎都被他打败了!”

    “那是抗日英雄呀?!咱们——”

    “小声点儿,什么年代了!?谁给咱饭吃,咱听谁的!管他什么英雄不英雄的!”

    两个人在水边小声说着话,然后继续在四周慢慢地寻找着。

    村庄内已经炸开了锅,武七斤被卫十一劝着,多喝了几杯酒,后来有了几分醉意,直睡到半夜起来,竟无意中发现,主人小院门口的警卫被人干掉了。

    “这还了得?!一定有刺客了!”武七斤想到这里,急忙带了几个兄弟前往院内查看,结果却一无所获。

    很快,清风道长和崔二炮被叫来了。

    清风道长仔细地查看着小院内的一切,特别是躺在地上的尸体和洒在地上的血迹。

    “道长,怎么样?!”武七斤带着哭腔问道。

    “不怎么样?!十一应该受了伤,你看看这些血,是他的!”清风道长指着地上的一滩血迹说道。

    “还有,这个黑衣人死尸,用的是短刀,不像是日本人。”清风道长手握了短刀,沉吟着说道,“应该是自己人,针对十一来的。”

    “那十一爷现在?”崔二炮见武七斤难受的不像样子,便在一旁问道。

    “估计和小蛮一起躲了起来!”清风道长肯定地说道。

    “十一爷!”武七斤无力地跪倒在地上,刚刚失而复得的主人,现在又不见了。这一次,他还受了重伤,自己这个“御林军总管”——护卫队队长真是失职呀!

    “哭什么?!”崔二炮不耐烦地说道,“现在是哭的时候?!窝囊废!”

    武七斤并不理会对方的辱骂,只是呜呜咽咽地哭泣着,肆意发泄着心中的痛苦。

    “好了!十一现在流落在外,我们无论如何要全力帮助他!”清风道长发话道。

    “怎么帮?!”崔二炮和武七斤异口同声地问道。

    “先去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清风道长抚弄着胡须,沉吟着说道。

    两个属下顿时来了劲头儿,急急忙忙就要出去寻找。老道士又发话了,“等等!你们准备怎么寻找?!”

    “怎么寻找?!”武七斤看看崔二炮,又看向了清风道长。

    崔二炮也是一样的动作表情。

    他们两人现在都成了没有注意的人,只等着老道士给拿主意。

    “不要声张地寻找!”清风道长毕竟年纪长、见识多,遇事沉稳。他这么做,主要是考虑到卫十一的身份。河洛武林盟主,外加龙威城城主,突然失踪了,那会引起怎么样的轰动效应呢?!

    日本鬼子会怎么想?!他们会不会趁河洛武林群龙无首、龙威城空虚之际,来个突然袭击呀?!

    国民政府会怎么想?!他们一直都有合并武林、为我所用的念头,武林盟主在这个时候失踪,会不会给他们一个兼并龙威城,进而控制整个河洛武林的借口?!

    一众河洛英雄,包括龙威城的兄弟们,他们会怎么想?!抗日同盟会不会瞬间瓦解,兄弟们会不会一拍而散?!

    这些问题都事关重大,已经远远超出了卫十一自身的价值,所以老道士让两个人悄悄地寻找。

    武七斤和崔二炮出于保护卫十一的目的,也不愿意扩大声势,以免引起幕后黑手的注意,从而给卫十一带来更大的麻烦。

    “十一,你怎么样?!”小蛮紧紧地抱着男人,低声问道。

    “天快亮了,趁着他们刚刚搜过这里,我们赶紧撤退。”卫十一有气无力地说道。因为失血过多,让他变得很是虚弱。

    “咱们回去吧?!”小蛮问道。这个时候,望着苍苍茫茫的河洛大地,看着不远处的小溪,她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因此直接想到了回到大部队中去。

    “回去干什么?!”卫十一苍白的脸上,挂着狡黠的笑容,“老子这一刀是白挨的?!”

    “你想怎么办?!”小蛮一边小心翼翼地扶起卫十一,生怕触动了他的伤口,一边问道。

    “陪他们玩玩!”卫十一咳嗽了一声,说道,“他们不是死要见尸吗?!咱们偏让他见不到!让他们挖空心思、费尽周折,白天吃不下,晚上睡不着,就是找不到咱们!你说好不好?!”

    “好!”小蛮几乎要笑出来,但是一双眼睛里却饱含了泪水。卫十一是这样一个乐观向上的男人!在生死关头,依然不忘了耍弄敌人一番。

    “顺着小溪往上游走,找一个世外桃源歇息几天。”卫十一晃晃悠悠的身体,依偎在小蛮的身体上,现在她是他明媒正娶的老婆,所以行为举止上便比以前更加出格了不少。

    小蛮支撑着丈夫的身体,两个人朝着小溪的上游走去。

    他们的身影刚消失在小溪的尽头,龙威城的兄弟找来了,什么也没有发现,算是个“死不见尸”!

    过了一会儿,黑衣人再次转悠回来,依然是个“死不见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