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有妖气客栈

第八百零五章 志在必得

    “淹,淹”,妖怪喊着这两个字,把手里那块东西递给余生。

    余生起初以为那是什么了不得的宝贝,等拿近一看,灰不溜秋,遍布牙印,不知是什么东西。

    “你拿的这是什么宝贝?”余生说。

    “淹,淹”,妖怪把东西取过来,用舌头舔了一下又递给余生,“淹。”

    “淹?”余生百思不得其解,转过头去用眼神问叶子高几位,他们也一头雾水。

    应该带小孙子出来的,余生心说。

    见这几个人不解,妖怪把手指向了咸笋干,“淹,淹。”

    “你说这个和笋干一样?”余生举起来端详,着实不知道这东西怎么吃,他也没勇气吃下去。

    他转过身,招呼穷奇过来,“来,帮着舔舔。”

    “凭什么!打死我也不舔。”穷奇说话掷地有声,它快成客栈里负责尝毒的了。

    “废什么话,不然我把狗子带到三步以外。”余生说。

    “你敢威胁我!”穷奇亮起獠牙,“我也是能屈能伸之辈,让开,让我舔,谁也不要拦我!”

    富难目瞪口呆,“这也行,我从来没见过把屈服说的如此理直气壮,趾高气昂之徒。”

    “说的也是,还能屈能伸呢,说的它伸过一样。”叶子高说着,双眼瞪直了,只见草丛里钻出许多只狐狸。

    这若换成狐妖,那不得妻妾成群呀!

    但即便不是狐妖,那也是潜力股。

    叶子高想奔过去,不过见这些狐狸小心翼翼,怕打扰了她们,于是站住了。

    这些妖狐把目光全放在余生身上,见他把那东西递给穷奇,穷奇伸出舌头,小心翼翼舔了一口。

    “呸,呸,什么东西,也忒咸了,盐圪垯吧?”穷奇嫌弃的让开了。

    岂料妖怪高兴的点头,“淹,淹。”

    “原来是盐呀。”余生终于明悟。

    在东荒以西,因为群山隔绝,许多地方都没有盐,因此对于这些妖怪而言,盐是宝贵之物也不稀奇。

    余生他们此次西进就在客栈储备了不少的盐。

    “这东西我不要。”余生把东西递过去,刚要吩咐妖怪重新换给宝贝过来,拇指忽觉这东西上有沟壑。

    “咦”,余生心中一动,又收回来,转身拉住富难衣袖,在东西上擦了擦。

    一道刻痕渐显,似乎是字。

    “去去,用你的,别用我的。”富难嫌弃的推走余生。

    “脏了我给你洗。”余生又把他拉过来。

    “真的?”富难双眼一亮,此行前来,若说最让人烦心的莫过于洗衣服了。

    “当真。”余生依旧擦了,终于见到了这个字的真面目,只是这字他看不懂,这是一鬼文字。

    在巫院信仰之中,这鬼文为天上的文字,也是巫祝和鬼沟通,修炼,甚至是鬼修炼的文字。

    故人孟婆,修炼的也是鬼文字,据城主说,她杀一人,功力便高一分。

    足见这鬼文字中大有玄机。

    而且作为生而知之之人,余生对许多字一看便知,但对于鬼文字,他始终参悟不透。

    以前,余生不认为有天帝这种东西,然而灵山现在还真冒出来一位,如此看来,这文字便不是故弄玄虚了。

    现在有妖怪送上门,余生自然要留下好好参详参详。

    “成”,他手腕一翻,对叶子高说,“把这盘咸笋干换给他。”

    叶子高刚端起笋干,妖怪不答应了,它摇着头,“淹,淹。”

    叶子高一顿,回头看了看余生,“莫不是要盐吧?”

    妖怪在后面忙不迭的点头。

    “那成,去后面给它取一份盐。”余生吩咐白高兴,白高兴忙去后面取了。

    待妖怪得了足够他一年用的盐后,他终于心满意足了,转身就要走。

    “哎,等一下”,余生喊住他,“手里还有这等宝物没有,若有的话,我还换。”

    妖怪摇了摇头,这东西是他平日里补充盐分的,一块就够了。

    余生点点头,“那回去多找找,不等一年,我们便会有人横穿东山做买卖,到时候还会贩盐过来,咱们再换。”

    妖怪登时又高兴几分,忙不迭的点头,他方才还怕这份盐吃完以后没了呢。

    “那以后我们商队来了,诸位得多帮衬几分了。”余生拱手。

    妖怪不会行礼,只是点头。

    待妖怪离开后,方才还小心翼翼的狐妖们登时大着胆子围过来,它们嘴里各叼着一东西。

    “掌柜的,让我来,让我来。”叶子高一把推走余生,走到群狐中间。

    “你们也要盐?”叶子高亲切的问其中一只白狐。

    “是”,一狐狸竟然开口说起了人话,而且声音软酥,娇媚,惹的叶子高心花怒放,心想事成,心悦诚服。

    魂儿被勾去三分的叶子高忙捡起对方放在地上的一只…死兔子。

    叶子高对此视而不见,“你们胆子真大,一点儿也不像方才那妖怪怕人。”

    “我们也怕,只是我家主人说了,公子若连那丑八怪也不嫌弃,我们自然也无需多虑。”白狐说。

    “姐儿几个日后全是天仙,貌美如花,我们就是嫌弃他,也不会嫌弃你们的。”

    叶子高递过去一袋盐,“更不用说你们还没见过我们客栈的狗子,那才叫丑的惊天…”

    “汪汪”,“嘿”,在狗子不满时,余生一脚踢上去。

    “你个败家子,一只死兔子也换一袋盐?!”余生怒道。

    叶子高不悦,“掌柜的,你懂什么,有些东西是难以衡量的,一袋盐还少了呢。”

    “你…”

    余生刚要说话,黑妞跳出来,“叶子高不是男人,你们不要上他的当!”

    “嘻嘻”,围着的几只妖狐立刻笑起来。

    “你…你…”叶子高拿黑妞无可奈何,回头对几只狐狸说,“别听她的,我很男人!”

    几只狐狸依旧笑,为首狐狸道:“我们也知这些普通野味换不来盐,这样吧,方才那东西我们主人也有,我们这就过去请主人来。”

    “好”,余生答应,又道:“不如你们带来的野味放下吧,我们折合成两袋盐,如何?”

    “当真?”几只狐狸高兴,当即让一只狐狸回去请主人。

    其他狐狸留下来,它们还准备再去猎一些野味来。

    叶子高这时对狐狸主人充满了期待。

    “你说,这狐妖家的主人长什么模样?想来也是貌美如花,倾国倾城吧?”他悄声对白高兴说。

    他这么一说,立刻心痒难耐。在所有妖怪中,狐妖从来没有一个丑的。

    “现在知道我为何不能在黑妞身上这儿吊死了吧?我可不想失去这片森林。”叶子高觉着自己昨日不曾向黑妞就范果然聪明。

    他叶大爷奉行的是乱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待会儿狐妖主人来了,谁也不许跟我抢。”叶子高整了整衣冠,“我志在必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