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八零:娇女掌中宝

第717章 效率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八零:娇女掌中宝 (ie)”查找!

    至于培养孩子什么的,哪里有那概念啊。

    再说村里像自家爸妈这般,能供孩子上学的都不多。

    是以她现在时不时的会和周围邻居聊一聊,了解城里情况。

    人选则是从爸妈平时的八卦里筛选出来,对省城现在教育状况比较懂的行业内人士。

    以及同样重视培养孩子各方面能力的那些人家。

    有惠好多商业楼的底蕴在,周围邻居不说巴结,至少对她都很礼遇。

    不是说他们会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不过是结一份善缘以防万一。

    聪明的人都知道,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要好。

    对她来说,各种建议、意见,不是别人说好她一定会接受。

    回头得仔细琢磨过才决定是否尝试,讲故事算是其中一项。

    她想得很简单,孩子们喜欢就继续,不喜欢就拉倒。

    她没想培养出天才,也不奢望一岁半的孩子如何,就是抱着试一试的念头。

    因为小孩子都爱动,若是讲故事让他们安静下来,这其实对孩子将来的学习生活同样有好处。

    本来她还有雄心壮志,想要有自己的事业。

    她却一再心软没下定决心,现在自家男人又要读书。

    这事情她没再提起,带孩子与搞事业若是分寸把握得好,并不会冲突。

    就是得仔细想想做什么,不能耗费她太多精力,又要确保能赚钱,成本和收入还能心中有数。

    一项项排除,最后她终于发现可以做高档男装。

    价格一看就让普通人买不起,但品质、款式又让人没的挑。

    就是这样的供货商得费些力气去找。

    最好是去趟南方开放最前沿,再去趟海城。

    若是带着三个孩子去,安大、大妞和七妞也得带着,还需要带两保镖

    队伍太庞大行动不方便,想来想去她都始终拿不定主意。

    把想法和任远博提了一提,不想他摇头。

    “不急,等我高考完拿到通知书后,带你们一起去。”

    现在妻子带孩子出门,他一人在家哪里能安下心来看书复习。

    听到他这样说,她没再坚持出门。

    早几个月晚几个月,于她而言其实也不是不能接受,更何况他还愿意陪同一起。

    “行吧,那你加油。”就是不知道今年还是明年能考上。

    今年高考还不到三个月,时间太过紧张,她觉得希望不大。

    明年的话时间比较充裕,按自家男人的自信程度来看,把握很大。

    但这些她都埋在心里,提都没提,担心话题太过尴尬。

    毕竟自家男人有引起年头没有学习,现在相当于从头学起。

    任远博还以为她嫌无聊,干脆将惠好多商业楼的部分事务交给她。

    这样一来,宗福来以自己没有预料到的方式忙碌起来。

    那边现在有一正一副两个负责人,她要做的就是看报表,再做些需要老板指示的决定。

    一个和尚担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

    这一正一副两个负责人,虽然能够相互制约,但在重要事情上常常喜欢向任远博请示。

    这就使得看上去轻松的活,实际上还挺花时间。

    任远博把事情交给她后,就如同甩手掌柜,很少过问。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这般安排居然让宗庆山与王美珠彻底放下心来。

    “看来他就是单纯想上大学,或许是想圆梦吧。”

    宗庆山想起以前,云峰村的那些知青,心心念念都想上大学。

    女婿也曾是知青,或许内心对上大学一样狂热,不过是性格内敛没表现出来。

    “我就担心他剃头挑子一头热,这大学不是想考就考得出来的。”

    女儿心软,由着他折腾,她却不怎么看好。

    想当初村里人那么多人报名考大学,结果上分数线的就一人,还是个大专。

    “没事,大荒山有合约管着,惠好多商业楼有福来管着,挺好的。”

    主要产业,家里钱财宅院都在闺女手里,让他们心里很是满意。

    他们还不知道,任远博已经把家里钱财抽调出来。

    随时准备买下纺织厂那块地皮,建成一个大型批发市场。

    因着三通的问题,这个事情一下子降温下来。

    纺织厂确实在积极处理这个事情,并打算借此卖个高价。

    但就算自来水厂,电力公司和电信局同意纺织厂的申请,安排管道线路,以及工人铺设这些需要的时间可不短。

    按眼下各部门的效率来看,能在高考结束前弄好,已经能算得上高效率。

    是以他现在正好能挤出这么一大段时间,努力尝试去考大学。

    虽然桌子上码放的书籍资料多,但他拿起书后,看的进度还是不错。

    进入状态后,速度更是飞快,让宗福来这个学习成绩一直不咋样的羡慕不已。

    有这样的基因,自家孩子将来肯定有读书厉害的。

    她想瞅瞅谁的机率更大一点,然而,讲故事的时候,三个孩子表现差不多。

    反应上她也没觉得有多大差距,若是三个娃在这方面都跟他们爸似的,光想想她都觉得美。

    自己肚里几斤几两她是明白的,但家里有收录机,还有电视机。

    她不会的可以学,学会后再教他们。

    其它不说,现在三个孩子已经会背骆宾王写的《咏鹅》诗。

    就是发音上还不够标准,这个得她不厌其烦的进行纠正。

    在这个过程中,于她同样是一个重新学习的过程。

    有些字的发音,相比播音员,她的发音受乡音影响并不标准。

    当然,她对孩子们的要求肯定没有对自己那般严苛。

    孩子们只需要大概对,能凑合就行。

    她则趁着时间宽松,严格要求自己,为孩子们做榜样。

    就是苦了自家男人,家里虽然大家都似“热爱”学习。

    一岁多的孩子们,天性就喜欢吵吵嚷嚷热热闹闹,不可能安静坐着看书学习。

    他们哪里看得懂啊,宗福来还没开始教他们认汉字。

    这会儿主要是教他们认阿拉伯数字,从数字“0”到数字“9”。

    想到这个问题后,她就去找他沟通。

    结果发现她都走进他的临时书房,他都没发现。

    见他埋头学习着,头都没抬,宗福来退出他的临时书房。

    看来受不受环境打扰,关键还是看人,她操心错了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