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绝世盛宠,黑帝的呆萌妻

第1389章 傻瓜,我也喜欢你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绝世盛宠,黑帝的呆萌妻 (ie)”查找!

    宁婉媛不介意做这个他们一把的人,所以她给俞斐斐加油打气,做了好一会儿思想工作。

    听了她的话,俞斐斐才终于鼓足了勇气,打算跟夜玄告白。

    她没想到,夜玄会带自己来第一次约会来过的游乐场。

    那个时候,应该还不算是约会吧?

    可即便不是,她回想起来依旧觉得心里甜丝丝的,夜玄记得她那天吃的是什么样的,她何尝不记得夜玄那天穿的是什么颜色的衣服、说过一些什么样的话?

    往事历历在目,明明才认识了短短几个月,俞斐斐却感觉自己好像已经和夜玄认识了好多年。

    那种深深的熟悉感,像是从心底里涌出来的,彼此之间仿佛被一根看不见的线系在了一起——线的这头连着俞斐斐,线的那头连着夜玄,两人的心情会随对方的一举一动而改变……

    “阿玄,”走到卖的小摊子前,俞斐斐忍不住再次开口,“你……”

    “嗯?”夜玄觉得今天的俞斐斐,有些奇怪,“我怎么了?”

    “没……没什么。”俞斐斐摇摇头,紧张兮兮捏成拳的手,悄悄地松开了。

    她终究还是不能一下子鼓起勇气,把想问的全问出来。

    不过不要紧,时间还很长……她这么在心里小声安慰自己。

    夜玄并没多想,向摊主老爷爷买了两个可达鸭形状的,把其中一个递给俞斐斐:“尝尝是不是和之前的味道一样?”

    俞斐斐接过,吃了一小口。

    很甜,甜得她都不敢看夜玄了。

    两人一人举着一个, 慢慢地沿着街道往前走,天色渐渐暗下,装饰用的小彩灯亮了起来,有的被做成了城堡的形状,看起来很有童话般的色彩。

    走着走着,不远处传来一阵悦耳的钢琴声。

    俞斐斐觉得那琴声很耳熟,像是在哪里听说,仔细一想,她记得这是夜子睿最拿手的曲目之一。

    她虽然不懂钢琴,但粉了夜子睿这个钢琴王子这么多年,还是听得出一些门道的,越听就越觉得这个人弹奏的手法和夜子睿很像,甚至可以说一模一样……

    可是睿少又怎么会出现在在这种地方?

    俞斐斐心里好奇,加快了脚步:“有人在弹钢琴,我们过去看看吧?”

    夜玄点头,牵着她往琴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那是一个偌大的广场,广场上三三两两地站着些人,人虽然不多,但能让广场看上去不那么空旷寂寥。

    两人来到那里的时候,俞斐斐一眼就看到了广场上的那台钢琴。

    钢琴后面那个一身燕尾服的英俊少年,不是夜子睿是谁?

    夜子睿的脸上透着一股与年龄不符的温润是沉稳,贺甜甜坐在他身边,痴痴地看着他弹琴,两人时不时四目相对,那叫一个甜煞人。

    “睿少为什么会在这里?”俞斐斐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

    多浪漫的琴声啊,如果这首曲子有颜色的话,一定是近乎透明的粉红色……

    更让俞斐斐觉得自己像在做梦的,是突然在夜空中升起的焰火。

    璀璨的烟火点亮了夜色,让一切变得如梦似幻,她看向身边的夜玄,夜玄也正看着她。

    “夜玄……”

    这一瞬间,她终于鼓足了勇气。

    烟火把她的声音盖住,那句“我喜欢”并没有落进夜玄的耳朵里。

    可俞斐斐明显看到,他深黑的眸子在自己话音落下的那一秒陡然变得明亮,像是有了不会永远熄灭的光。

    “傻瓜……”她听见夜玄一字一顿地开口,“我也喜欢你。”

    “你听见了?”俞斐斐有片刻的结舌。

    她还以为自己的表白被烟花声打断,还要再重复一遍。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未免也太尴尬了!

    可刚才烟花声明明那么大,夜玄又是怎么听见的?

    “我没听到,”夜玄摇了摇头,“不过我猜你说的应该是,你喜欢我。”

    “才……才不是……”俞斐斐红着脸,结巴了起来,“我……我只是问你,想不想再吃一个……”

    她话没说完,唇就被夜玄堵住。

    他不由分说地吻起了她,就像他一直想做的那样,把她抱在怀里一刻也舍不得放手。

    自己究竟是有多蠢,才会一直没有表白,最后甚至是她先开的口?

    夜玄心里充满了自责,同时又高兴得无以复加。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刚才他读懂了俞斐斐的唇形,他没有看错,那确实是“我喜欢你”四个字没错。

    那短暂的几个音节,虽然没落到他耳朵里,却被他看得很清楚。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这个吻停下的时候,俞斐斐听到夜玄在问。

    “嗯?”她睁开眼睛,脸已经红得像个苹果。

    “我大概是从头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只是那时候我并不懂喜欢这两个字的含义。”夜玄“坦白从宽”。

    他和夜裘一样都是母胎单身,遇上感情的事,很难一下子反应过来。

    还好云小姐把他“怼”得清醒了过来,让他没有一直沉默下去。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我的?”他问。

    “我……我没有……”俞斐斐几乎把头摇成了拨浪鼓,太羞耻了,这四周还有人呢,而夜玄居然当着那些人的面吻了自己,平时那么绅士的一个人,关键时候居然这么大猪蹄子!

    俞斐斐羞得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而这时候,她鬼使神差地发现,那些原本围在夜子睿旁边听他弹奏钢琴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

    大概是在夜玄亲她的时候……

    可那些人为什么要走呢?

    为什么还走得这么突然?

    直到好几天后,俞斐斐才弄明白,原来这一切都是夜玄策划好的。

    夜子睿自然不可能真在一群陌生人中间弹钢琴,所以三三两两围观的,其实都是夜家歃血殿的人。

    这些人原本负责制造气氛,没想到夜玄还没开口,俞斐斐就先表白了。

    亲都亲上了,气氛自然没必要在制造,所以歃血殿以夜裘为首的一群单身活雷锋,吃完一吨柠檬之后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这天晚上,夜玄收到了某人发来的一条憋屈至极的短信。

    “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拿家规惩罚我不行吗!为什么一天天的不停塞我狗粮,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