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长生有道

第350章 怪异的眼神

    “小子羽,你看,他们这些人自己都承认自己是在胡言乱语,现在,你应该相信你钟雨师姐是乖乖女了吧?”

    “是,我相信!我当然相信!”林子羽点头,脸上的表情真诚极了。

    都捏他的脸呢,额滴个亲娘嘞,他敢说不相信嘛,小心脸给你捏歪咯。

    “那就对了。”东方涵香显然很满意:“怎么能听外人胡说了,对吧?相信姐姐,你钟师姐绝对是个乖乖女!”

    “是是!”

    还能怎么办?林子羽唯有连声应是呗,不过下一秒,却又是话锋一转。

    “其实,我觉得吧,姐,你不用说这么多的,这聘礼都下了,如今就算是我们想要反悔,也不能够啊!”

    这话一出,东方涵香只觉得好有道理,她竟然无言以对,只不过,她似乎这话语的背后,好像有点儿不对。

    周遭众人闻言,一个个都想笑,却又碍着东方涵香的身份,纷纷都被憋住了,杨曼丽忍得更是辛苦。

    这小子真是太坏了,你这话不就是隐晦地说了,你不信人家的话嘛!

    只是当她瞧得东方涵香落在林子羽脸上的手,她明白为何要说出先前那些违心的话了,原来是被人拿住了。

    “好你个小子!”

    东方涵香反应过来,林子羽说最后那句话的意思是,分明就没有信她呀,这一刻,她是真想捏歪这小子的脸。

    可看到这么张如精雕细琢般的俊逸脸颊,她有些下了不手,这要是要是给捏坏了,她可也是会心疼的。

    但还是忍着心疼,轻捏了林子羽的鼻子,没好气:“你这小家伙,还真会拐弯抹角,你直说,我又不会怪你。”

    “这我知道啊!”林子羽嘴上虽然这样说着,心底却在腹诽:

    姐,您可真会说,您这还叫不会怪我?,我的鼻子可现在被捏着呢!

    嗯,还怪疼的

    一番嬉闹之后,这里的事情也办得差不多了,林子羽就想起身告辞,去莳香阁与杜宇泽他们汇合。

    “小家伙,你就这么着急走?姐姐我还想你去房间陪陪我呢!”

    东方涵香这一声娇腻的,林子羽蹭的一下从她怀里挣脱出来,摸了摸后脑勺,红着一张老脸,连连摆手。

    “别,姐,我这是还真有事,那什么就不多陪您呢,在下告辞。”

    说完,也不管东方涵香是什么个反应,也顾不得和杨曼丽话别,林子羽就逃也似的,飞奔出了客栈。

    尼玛,去房间?

    开什么玩笑,他还真怕东方涵香这女色狼专门会对她怎么样。

    如今的他可不想再招惹桃花债了,身边的这些桃花已经够多了。

    看着林子羽分明是落荒而逃,在场的别派子弟,有许多人是真笑啊!

    杨曼丽也是憋着笑,心底腹诽:这位东方长老不愧是大名鼎鼎的女色狼,竟然把那坏小子都弄得落荒而逃了。

    “师尊,瞧您,您都把子羽师弟给吓跑了都,您就不能收着点儿。”

    走在回四楼房间的路上,韩诗韵嘟着小嘴,抱怨地嘟囔了一句。

    东方涵香闻言一愣,忽又伸出捏住韩诗韵的瑶鼻,道:“咋地,小诗韵,你这在编排师尊我,你胆子不小啊。”

    “本来就是嘛!”吃痛之下的韩诗韵有点儿委屈,拍开了东方涵香的手。

    “师尊,您看您,你那样说话,都将子羽师弟给吓跑了。”

    “嗯?”东方涵香侧首狐疑地看向自家这位噘着嘴,委屈巴巴的徒儿。

    “怎么的,师尊若是没有将那小家伙吓跑,你还想对他做些什么?”

    “那是当然!”

    韩诗韵俏脸微红,但还是傲娇地扬起臻首,很是坦然地承认了。

    又撒娇道:“师尊,徒儿都活了一百多岁了,还没有嫁人呢。

    你方才不说那话,说不定,现在徒儿已经将子羽师弟骗回房里了。”

    “哟,怎么着,小诗韵。”东方涵香一脸玩味地看着自家这徒儿:“难不成你也想学你钟雨师姐,来硬的?”

    “啊哈!”

    韩诗韵也不脸红了,点点头:“反正我挺馋子羽师弟的。”

    闻言,东方涵香沉默了,片刻后,露出少有的认真表情:“诗韵啊,我劝你还是别将心思放在小家伙身上。

    那小家伙呀,可花心着呢,依我的观察,他的女人已经不止一位了。”

    “嗯哼,但那又怎么样。”韩诗韵脑袋一扬,一副不听不听的模样。

    “师尊,您可亲口说过,庸才才一辈子守着一个女人过日子,子羽师弟身边红颜多,那说明他有本事。

    反正我不管,下次再见子羽师弟,师尊您得收着点儿,让我来。”

    庸才才一辈子守着一个女人过一辈子,我说过这话吗,什么时候?

    东方涵香在心底问自己。

    嗯好像,似乎,大概,可能她好像真对韩诗韵说过这话。

    心底随着这样念想着,但面上东方涵香却是佯装严肃道:“不行,诗韵我可告诉你,你趁早收了这份心思。

    你才一百多岁就着急嫁人了?师尊我都活了四五百岁了,还着急呢。”

    横眉冷秋地说完这话,东方涵香一甩袖袍,装作生气的模样走了。

    “哼,什么嘛,分明就是自己嫁不出了,还不让我做。”韩诗韵却不是不管东方涵香说的,噘着嘴跺了跺脚。

    “诗韵,你说什么?”东方涵香忽然停住脚步,转身看过来,那眸子里悄然充盈起一抹冰冷的“杀意”。

    “没!我什么都没说!”韩诗韵连忙摆手:“师尊,是您听岔了。”

    “好像你在说我是嫁不出了?”

    “没,我没说过这话。”

    “你说了!”

    “我没说!”

    “说了!

    “没!”

    东方涵香越逼越近,一副要吃人的架势,心虚之下,韩诗韵掉头就跑,跑进自己的可客房,将门反锁了。

    见此一幕,其余的妙音阁弟子齐齐掩嘴,发出了咯咯的娇笑声

    战略性撤退出了玄云客栈,林子羽拍了拍胸口,松了一口大气。

    “额滴个亲娘嘞,这东方涵香到底干嘛的,这说话也太猛儿点儿吧。

    小爷这要是跟她去房间,总感觉会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下呀!”

    想起最后说那话时,东方涵香那炙热的目光,林子羽仍然心有余悸,就小眼神,他着实是承受不住啊!

    待气儿喘匀净了,林子羽就看向看到路过的人群以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

    “咳咳!”

    忙轻咳一声,整了整衣袍,学着杜宇泽那潇洒模样,唤出一把折扇,轻摇着,一本正经地走了。

    不多会儿,便来到了莳香阁门口,林子羽自然是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如今也熟悉了,门口那些复杂揽客的姑娘也靠往林子羽身上靠了,他们知道林子羽那这人随和,随性。

    在一群莺莺燕燕的簇拥下,问明了杜宇泽三人所在的雅间,便去了。

    匆匆四年多的时光,林子羽如今对这莳香阁也算是熟门熟路了。

    用了点儿小钱,约莫着也就百八十两吧,打发了身边围着的几位姑娘,林子羽便推门进入了雅间。

    雅间内,杜宇泽三人已经喝上了,杜宇泽这家伙还有叫个姑娘,抱着在怀里,美美地喝着酒吃着菜。

    落座,刚准备喝酒吃菜呢,林子羽就看到房间内的三人都打量着他,这把他看得有点儿不舒服,心里毛毛的。

    “你这么这看着我作何?怎么地,这刚分开一会儿,救不认识我了?”林子羽被整得有些莫名的。

    瞧瞧除了杨玄天饕餮般地享受这美食,杜宇泽三人都直直地盯着他,不知道的,还以在看动物园的猴子呢。

    这话一出,李尘风与杜宇泽叫得姑娘不好再看了,却没有什么,只是林子羽瞧得出,他们的眼神还是有点儿怪。

    而且这个怪异的眼神,从玄云客栈出来之后,一路他都感觉到有人这般。

    “不是,大哥,你这”杜宇泽说话了,说着,他还指了指他的左脸。

    这动作

    林子羽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左脸,随后摊手一看,自己掌上有淡淡的火红色痕迹,还有点儿黏乎乎的。

    “卧槽,不会吧!”

    一声惊呼,林子羽猛然想起了点儿什么,扔下右手的筷子,便快步行到房间里的镜子,打量起了自己的左脸。

    唇印赫然在其上,而且不止一个,有足足两个,而且还是两种颜色。

    右脸之上也有一个。

    “我尼玛,这”

    看着两侧脸颊,林子羽直想骂娘,他被女人给捉弄了,还不止一个。

    右脸上的唇印,粉红粉红的,与杨曼丽今日所用唇脂相同,不用说,就是他之前与杨曼丽亲热时留下的。

    忘记了销毁证据了

    尴尬!

    可左脸上的这个火红色的唇印是怎么回事?林子羽忽地一激灵。

    “是她!”

    火红色的唇印,与今日东方涵香所用唇脂的颜色一模一样,可额滴个亲娘嘞,这女人什么时候亲的他。

    微微皱眉,回想一下,林子羽想起了,东方涵香最后问他,要不要去她房间里时,这个细节有小小的问题。

    当时问出这番话时,那女人在他耳边是媚声媚气地说的。

    而且声音不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