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满级大佬不好追

第183章 一个身体,两种意念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满级大佬不好追 (ie)”查找!

    深夜。

    六月天的乌蒙山深夜,特别是下过大雨的深夜,是比较凉爽的,凉爽到了让人感觉到丝丝寒冷。

    乌蒙山深处的虫鸣兽吼好像同这里完全是两个世界一样。

    是的,完全是两个世界,外面是一个世界,这里,是地底世界。

    石头牢笼。

    不知道谁在地下挖掘出了一个迷宫,石头铺地,石头墙壁,面积只有六平米左右,关着两个人。

    程阳和武波。

    墙壁上点着一个非常昏暗的灯泡,越发显得阴森可怕。

    程阳坐着靠在墙壁上,睁开了眼睛,一眼就看到了对面还昏睡着的武波。

    一只老鼠大着胆子跳到了昏睡不动的武波身上,翻找着什么,程阳动了动,手里捏着的一粒纽扣“啪”的朝着那只大老鼠扔了过去。

    大老鼠惊讶的抬头,见程阳连坐起来的气力都没有,又旁若无人的在武波的身上跳着,四处闻着,最后还要跳到武波的脸上,程阳急了,反手一模,从裤兜里掏出一块压缩饼干,用尽气力朝着大老鼠扔过去。

    “吱……”大老鼠鼻子灵敏,闻到食物的香味,一口咬住压缩饼干钻到墙角的小洞里去了。

    程阳张了张嘴,他终于发出了声音:“武波,武波……”

    武波依旧昏睡着,紧闭着双眼,程阳想要挣扎着站起来,身子动了动,又无力的跌坐了回去。

    “窝草,张芸那个女人真狠!”程阳边愤怒的骂着,边无力的靠在墙壁上,积蓄着力量,过了一会,好像腿也有了些力气,程阳手脚并用,朝着武波昏睡的地方爬过去。

    “武波,武波。”程阳的声音都着急的带着哭音了,终于,他爬到了武波身边,颤抖着试探了一下武波的鼻息,武波没有醒来,但是呼吸还算平稳,程阳又感觉气力用尽,挨着武波靠在墙壁上,朝着铁栅栏外大声痛骂了起来:

    “张芸,白恺,你们两个混蛋,就凭你们两个能杀了罗煜和初哥吗?告诉你们,把我和武波关起来,你们的阴谋也会暴露!”

    回应他的,只有地下石头牢笼里的寂静和寒冷。

    雨夜,让不眠的人总是过得非常煎熬。

    韩家凹这所石头房子位于最外围,雨太大了,张芸和白恺来到韩家凹后,就改变了主意,入住到了这里。

    没想到武波和程阳发现了她和白恺的秘密,张芸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两人关到了地下牢笼之内。

    此时的张芸,躺在床上,听着外面的雨声,辗转反侧。

    朦胧中,张芸的脑海中有一个回荡起了一个尖锐的声音。

    “张芸,你凭什么抵抗我,不让我出来?”

    张芸满脸痛苦,捂着心脏:“云瑶,你忽然冒出来诱骗武波和程阳,把他们骗入地牢,你逼迫我给他们服下那种药,他们是无辜的,你到底想干什么?”

    “干什么,我要让他们死!”云瑶的意念非常强大,以至于现在的张芸如同变成了两个人格。

    是的,这个世界上总会发生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

    张芸是在两年前发现自己有先天性心脏病的,按照医学上的理论,她活不过二十岁。

    正好张家有钱,张家只有张芸一个女儿,所以,张芸的父亲完全有足够的财力物力给张芸移植一颗合适心脏让张芸的生命得以延续。

    可惜,张芸的血型太特殊了,不是最普通的a型,b型,ab型,o型,而是人类中罕见的rh阴性血型,这样的血型移植心脏,对医学界来说是巨大的挑战。

    必须找到同样血型的人的心脏来移植。

    谈何容易?

    张家找遍了全世界,花了无数的金钱,搜寻到所有这种血型的人,想着他们在什么条件下可以答应移植心脏。

    没有人答应,大家都活的好好的。

    只能等机会。

    终于,一年前,当张芸的心脏出现衰竭迹象,医生宣布再不移植,张芸的生命倒计时一个月的时候,有人给张芸的父亲发了一封邮件。

    这个没有署名的黑客发来的邮件是询问张芸的父亲愿意花多少钱给张芸买一颗血型配对的心脏的。

    张芸的父亲开口就是五百万。

    钱,对张家来说不是问题,能匹配张芸身体血性的心脏,才是最难找到的。

    张芸的父亲欣喜若狂,告诉张芸有救了。

    于是,一年前,才有了乌蒙山真人游戏战队的第一次对战,有了让无数玩家激动无比的奖金数额。

    于是,一年前,张芸成功移植到了同样血型的心脏,云瑶的心脏。

    云瑶死了,法医宣告云瑶是溺水而死,张芸移植云瑶的心脏后获得了新生。

    世界上的事情总是非常离奇,难以解释,张芸发现,她的思想有时候不受控制了。

    随着她的身体同移植心脏的排异反应越来越小,张芸的脑海里,出现了两个人的意念。

    那是云瑶的意念,移植了云瑶的心脏,没想到也移植到了云瑶的意念。

    这是医学史上完全无法解释的事情。

    意念是张芸时,张芸就是张芸,所有的行为语言都是张芸本人的风格。

    意念是云瑶时,张芸就是云瑶,所有的行为语言都同张芸不同,都带着云瑶的固执。

    同一个身体,两种意念,她们离不开也合不来。

    有时候两个意念在一个身体里搏斗着,你死我活,有时候又能和平共处。

    无论是谁的意念占上风,表现在外的,都是张芸。

    终于有一天,两个意念达成了协议,云瑶要张芸替她杀三个人。

    韩卓,罗煜,夏初!

    张芸只要杀了这三个人,她永远不会再出现,让真正的张芸活下去。

    这样的诱惑太大了。

    张芸精心策划了这一次的真人游戏战队活动。

    她要借刀杀人,杀韩卓,杀罗煜,杀夏初,然后,她要清清白白的从乌蒙山出去,重新活成张芸原来的样子。

    张芸完全没想到,同行的武波发现了她的异常。

    她,白恺,程阳,武波一路同行先到韩家凹后,她找了个借口离开,同后路的杨波一起商量借刀杀人之计,她没想到武波悄然跟在她身后,看破了她的全盘阴谋并强烈的指责她。

    就在她和武波激烈争论的时候,云瑶忽然出现了,占据了她的身体。

    云瑶假装认错,假装放弃自己的谋划,设置还答应武波回到京城后主动投案,到警察局把张家的事情说清楚。

    谁都没想到,云瑶乘武波不备,开启了石头房子内存放的毒雾,武波顿时昏迷过去,被云瑶丢到了地下的石头囚笼内。

    然后,被云瑶占据身体的张芸更让对她倾心不已的白恺出手,故技重施,把程阳也丢到了石头囚笼之内。

    这一切都是云瑶干的。

    也是张芸干的,借刀杀人,在白恺,武波,程阳的眼中,就是张芸的阴谋!

    直到张芸重新夺得了身体的控制权后,她才恍然大悟,云瑶这样做,是利用她部署了借刀杀人的阴谋后,更蓄谋毁灭她和张家!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