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有人想谋害本座

第164章 刀修与刀修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有人想谋害本座 (ie)”查找!

    片刻之后,烟尘散去,一个消瘦的身影便缓缓从散去的烟尘中浮现出来,此人身着一袭满是补丁的灰色布衣,容貌不差,但皮肤却黑得像是一个凡间农夫,但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左眼处一道竖惯左半边脸的可怖伤疤。

    而这人正是隐元宗的五长老——倪别浪。

    此刻,自己已经被发现,倪别浪却并没打算逃跑,相反他还笑嘻嘻的走了上去。

    “仅仅一跺脚,就有这般威力,这被誉为二帝三宗六散仙之下第一人的霸刀,果真是名不虚传啊!”倪别浪拍手称赞道。

    “阁下是?”柳无眠问道。

    “无名之辈而已,不足挂齿!”倪别浪摆了摆手,打哈哈道。

    “能接下我一招,还能站着的,这等修为,怎么可能是无名之辈!?”显然柳无眠对于倪别浪的实力是很认同的,只不过打遍真界少有敌手的他却不认识此人。

    突然,倪别浪按住胸口,假咳了几声,装出一副受伤的模样,说道:“柳前辈有所不知,接下您刚才那招,晚辈已是身受重伤,命不久矣啊!”

    “我尼玛”柳无眠一愣,随即脏话脱口而出,他本以为自己在一众地仙中已经够会耍宝了,可没想到今天居然遇到个比自己还会装的。

    可就在柳无眠愣神之际,倪别浪却是瞬间从身后抽出一把短刀。

    只见一道青光从眼前闪过,柳无眠便惊奇地看到这自称是无名之辈的家伙,正持刀朝着自己的面门砍来。

    “铿!”的一声巨响。

    倪别浪刀锋上的青光,与柳无眠周身的红芒猛烈的撞击在一起,片刻之后两股强绝的力量便炸裂开来。

    霎时间,地动山摇,烟尘滚滚。

    而青光与红芒交锋的地方,更是被炸出了一个直径数百丈,深不见底的巨坑。

    也就在此刻,巨坑烟尘中一个红色的人影突然蹿出,而他的肩上则扛着昏迷不醒的李小娟等人。

    蹿出的柳无眠并无其他外伤,仅有额头处不慎被划到,此刻满脸是血。

    虽只有额头一处外伤,可刚才突如其来攻击,纵使是他也绝不可能就如此轻易的接下,为接下倪别浪的偷袭,他的真元消耗不可谓不小。

    有趣的是,面对倪别浪的偷袭,受伤不轻的柳无眠却并没有任何愤怒,相反眼中还迸发出了精光,他放下肩上的几人,擦了一把脸上的血水,兴奋道:“刀之一道式微已久,所以我一直以为除我以外,真界根本就没有一个像样的刀修。近年来我一直盯着陈风,可万万没想到又出现了你这么一号人物!

    同是用刀,却与我风格迥异不得不说,不得不说在某种程度上,你比陈风更让我感到热血沸腾!”

    倪别浪冷冷一笑,随即便再次装模作样道:“柳前辈谬赞了,刚才之所以能伤到您,无非就是靠着偷袭,若是堂堂正正与您交手,恐怕吃亏的就是我了!”

    说完,倪别浪故意看了一眼柳无眠脚边的那三人,手中的刀也下意识的朝向了他们。

    而柳无眠自然是注意到了倪别浪眼神的变化,忙道:“有什么冲我来,欺负他们算什么本事?”

    倪别浪遗憾地摇了摇头,虽说他一直很想与这霸刀较量一番,可眼下将这道门与佛宗的小家伙尽快杀了才是正事。

    倪别浪刀身上的青光再次泛起,而不想伤及无辜的柳无眠也只得运起真元护住身边的三人。

    青光与红芒再次交锋,眨眼间两人已然交手数十次,无奈这倪别浪总是想对昏迷不醒的三人下手。

    如此,柳无眠即使有通天的能耐,但为了保护这三人,动气手来也免不了畏首畏尾。

    且与柳无眠这种霸道刚猛,大开大合的典型刀修不同,倪别浪不但使用的是短刀,招式是上更是求快求险。这种刀法虽远战能力不强,但若用于近距离刺杀,却是让人难以抵挡的防备。

    如此,几十个回合下来,柳无眠的身上便又添了几处新伤。

    说实话,倪别浪并不想招惹柳无眠,怎奈这家伙乔装打败,看到了一些不应该看到的东西。

    因此,即使没有把握能能战胜这大名鼎鼎的霸刀,倪别浪也非出手不可。所幸,这家伙有点愣,非要保护那三个废材不可,这才让自己占尽了便宜。

    加之先前的偷袭已经让霸刀受了不小的伤,倪别浪相信用不了几个回合,这家伙便会力竭。

    到时,便可一起送他们上路了。

    “不就是看到你召唤了几头魔物嘛,你至于要杀人灭口吗?”

    柳无眠气喘吁吁,他当然知道这人要杀自己的理由,可问题是召唤魔物和地仙莫名被杀,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真界不是没有人入魔,黑市中也不是没有魔物卖,凭空出现几头魔物对于真界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可自己一旦死了,那多事的老姐绝不会善罢甘休,无论是这个无限剑界,还是真界,肯定会被老姐搅个天翻地覆。

    同为刀修倪别浪对于柳无眠也有些惺惺相惜之感,看着柳无眠一脸茫然憋屈的模样,他善心发大,索性就让他死个明白,于是说道:“您身边躺着的那俩小子,应该就是那群老不死们派来调查魔界奸细的,可不知道怎么的,他们莫名地就盯上了我。

    杀他们,可以说是一时兴起,也可以说是早有谋划。反正我本来就是想把无限剑界之后要发生的事,算到那魔界奸细上去的。

    他俩的出现,我刚好就可以来个顺水推舟,之后只要将他俩的尸体稍作处理,黑锅就能扣在那奸细上了。

    可谁知您却突然出现,还把我也给揪了出来,这不”

    倪别浪耸耸肩,表示自己也是被逼无奈,希望你老能见谅!

    柳无眠闻言,像是想到了什么事,于是也自顾自的说道:“一口一个前辈,可见你比我小,但真元之浑厚绵长却不下于我;一招一式虽杂乱无章,然而形散意不散,更蕴含着无限后招,你确实很厉害。

    但不是我吹,单论刀道上的修炼资质,当今真界我若是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你区区一个晚辈再怎么天才,也不可能与我相提并论”

    “继续说下去!”对于将死之人,倪别浪觉得还是有必要让他把遗言说完的,毕竟他也不是什么真的杀人恶魔。

    “修为可以靠高人灌顶,嗑药吃丹,又或是吞噬吸收等邪道来增加,可那种只会借助外力的垃圾,是学不会,更悟不出你这等刀法的。

    然而,你现在的修为也绝不是单靠卓越的资质就能达到的,更多的还是需要时间的积累。

    那么问题就来了,你和郁苍州的那位老爷子到底是什么关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