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灵风仙途

第三百一十一章 玉牌

    而在石林的另一边,一林之隔,老妪等三人潜藏于暗林之内,也一直遥遥关注着石林内发生的一切。

    自石林之上,灰色云朵逐渐出现,漩涡慢慢成型,老妪和悍勇男修就精神振奋,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一切。

    老妪手上,一直小心翼翼的捧着一面白色玉牌,还时不时朝其上认真打量一眼,显得极为上心。

    悍勇男修亦是如此,脸上有些激动,又有些忐忑和不安。

    老妪最后忍不住开口问到,

    “道友你说,此地究竟是不是诸位大人嘱咐我们所要找寻的地方,不会和刚刚一样,又是空欢喜一场吧。”

    就在数日之前,老妪等三人,依靠着胖修士的阴邪真眼,一直在暗地里窥伺着石林内发生的一切。

    看到大汉和天曜兽两人一言不合动起手来,虽然不明白同为南荒妖修,怎么会在此时起了些争执。

    不过,本就对大汉这方忌惮不已的三人自然是乐见其成。

    当然,如果是两败俱伤,双双陨落当场就再好不过了。

    可惜,大汉完美的展示了八荒烛牛一族的实力,依靠着八荒烛牛族内代代相传的天牛七杀和先祖之灵,以绝对的实力将这只天曜兽诛杀当场。

    大汉爆发的恐怖战力,也让悍勇男修和胖修士一时为之色变,这才知晓,原来大汉当初在对战他们两人之时,甚至还未尽全力。

    自然也明白了,要不是大汉一时大意,被胖修士碧绿雾气所侵蚀,交手成败尚是两说。

    不过好在他们也总算得知了大汉所有底牌,加上看到大汉自身伤势也不轻,虽然结果并不算尽如人意,但也勉强能够接受。

    就在此时,石林之上,蓦然间日月倒悬,白日星现,无数星光垂落,流淌而下,冲刷着石林内的一切。

    星光消融一切,连大汉坚逾金铁的尾巴都在瞬间消散,胖修士紧贴在黑色石柱上的阴邪真眼自然也不会例外。

    在星光垂落的瞬间,胖修士感觉到自己幻化而出的阴邪真眼,在星光之下,几乎毫无抵抗之力,几乎是瞬间就被消融一空。

    这还不算,在阴邪真眼消融的瞬间,胖修士整个身躯内的法力,都在沸腾,几乎不能自持,星光藉着其和阴邪真眼之间,无形的联系,竟然直接影响到了其本身。

    好在距离尚远,胖修士当机立断,切断了自己和阴邪真眼之间的所有联系,这才侥幸逃得一命。

    不过阴邪真眼本就是胖修士以精血温养在体内的秘术,此刻消融,本就损伤不小。

    加上又在星光影响之下,体内法力造反,更是受创不轻,他又没有大汉那恐怖的恢复能力,导致接下来一段时日也就只能闭目调息养伤。

    好在星光笼罩整个石林,即使没有阴邪真眼,也能看的清清楚楚。

    老妪更是兴奋的取出来了一面铭刻有神君闭目小憩雕像的白色玉牌,忐忑的盯着玉牌变化。

    玉牌乃临行之际,诸位大人赐予,一旦遇到一些特殊地方,特殊景象,即可取出玉牌,玉牌有所触动之地,即为目的之所。

    只是让他们失望的是,直到星光消散,石林再度恢复如常,玉牌还是静寂一片,没有丝毫变化之处。

    此后不久,他们也敏锐的察觉到,自己的修为正在逐步恢复,心喜的同时,也有所警惕。

    毕竟随着修为逐步恢复,虽然自保能力有所加强,但神识一旦恢复,自己等人被敌人发现的风险也大增。

    此时胖修士身受重创,实力大打折扣,实在不宜再起争端。

    思来想去,敌明我暗,左右知道古平等人的位置,他们干脆就再次变换位置,来到暗林的另一边,和古平等人隔着石林遥遥相对,同时以秘术遮蔽自身气息。

    等到灰色云朵出现,黑色石柱化为灵体,交织纠缠成五个巨鼎之后,老妪同时也再次取出了白色玉牌。

    只是有了刚刚星光之下,玉牌毫无动静的前车之鉴,对于这次玉牌能否有所变化,老妪也着实心下有些没底。

    悍勇男修瞥了眼老妪手上仍旧毫无动静的玉牌,也有些泄气,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这我怎么会知道,你也知晓,我们已经在南荒蹉跎有数十载岁月了,期间倒也不是没有碰到过什么特殊的地方。

    可是到了最后,往往还是无疾而终。

    那地方要是那么好找,诸位大人岂会派遣出这么多弟子前来,又怎么会许诺下这般重赏。”

    听到重赏二字,老妪想到临行之前诸位大人的许诺,不禁有些希冀,心生向往,

    “我倒是觉得此地比起我们之前所找的南荒诸地,看上去都要更像一点。

    倘若真是此处,你我立此大功,可以离开这南荒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回去故土不说。

    按照诸位大人承诺的那样,我等此生也能晋升元婴,寿元更会足足多出六,七百年。”

    对于世间修士眼中,犹如天堑一般,不知将多少旷世奇才拦之门外的元婴大道,偏偏在老妪口中显得轻描淡写。

    似乎极为笃信,一旦有着其口中的大人扶持,晋升元婴仿佛板上钉钉,毫无疑问一般。

    悍勇修士心下虽然也对元婴二字期盼不已,但口中仍旧还是不屑一顾,

    “你也知道,既然诸位大人敢做出这样的承诺,足以说明此处有多么难找。

    我就怕我们在南荒蹉跎至死,也不一定真就能顺利将其寻找出来。

    这些年,我还没见过这玉牌起过任何变化呢。”

    老妪张口还想再反驳什么,这时石林之内,巨鼎已然成形,五彩光柱冲天而起,直射青冥。

    与此同时,老妪手中的玉牌之上,原本闭目小憩的年轻男子,蓦然间有了些变化,嘴角泛起一丝诡异的笑容,然后第一次睁开了双眼,眼中映射出了妖异的红光。

    老妪正准备说的话硬生生的吞入了腹中,不可思议的看着玉牌的变化,一时竟然有些怔住了。

    还是附近的悍勇男修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按捺住内心的狂喜,冲着老妪大声吼到,

    “还愣什么,还不赶紧取出诸位大人赐予的玉符,将此事迅速禀告上去。”

    老妪如梦初醒,又重新看了一眼手上的白色玉牌,再次确认之后,激动不已,这才恋恋不舍的将其收回储物袋内。

    转而郑重的取出了一枚黄色玉符,催动法力,同时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须臾之后,玉符丝毫没有任何动静,反而是老妪面色阴沉的停下了所有动作,

    “不行,在这里还是无法催动玉符,和外界取得联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