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妖怪哥哥我成仙了

第一百二十让我说说你的罪状

    三日后,静和公主大婚。

    公主府上方飘过一朵白云,远远看去像一只偌大的。

    因阳光有些刺眼,那朵云也格外明亮。众人指着云说是个好彩头之外,就再也没人去关注它了。

    林书曲腿躺在那朵白云上,眼望蓝天,耳听喜乐,心中平静如水。

    白云之下的建筑巍峨的公主府,穿着大红喜服的静和公主付木盈脸上笑开了花,一身价值万金的宫装透露着非比寻常的雍容华贵。

    而那只猫躲在宫殿一角,静静望着天际,忽地它的眼睛一闪,像把刀似的将对面的门劈做了两半。

    小道童轻轻打了它一下,随即凑过去低声道:“消停点,还不到时候呢!”

    幸亏今日,下人都忙活公主的婚事去了,现在这一个人也没有。

    小道童说完,扯过旁边的一根香蕉,大口地吃起来,随即嘴边凝出个阴狠的笑容:“别忘了,让她变丑,让她成为你爪下的玩物。我已经收拾好东西,下午咱们就住到程府去。”

    灵猫低低地喵喵了一声,然后舔了舔爪子朝着小道童点头。

    而那尾巴,轻轻一甩,似乎长出了钢刺。

    皇后娘娘及宫中众家亲站在公主府门前目送公主上了花轿。

    程立鲲木讷地骑上马,心中滋味难寻。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对公主一时爱慕难耐,一时又冷若冰霜,难道自己真如人言是个两面三刀的伪君子吗?

    不,他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心底依然留有尚子谦的名字,依然有她的巧笑倩兮、顾盼生姿,依然有对他们未来的美好憧憬。

    可这些如今只能潜藏心底,成为不可触摸的一部分。

    天很蓝,程立鲲牵住马绳,在喜庆的敲打中,抬头看天。

    是个好天气,连老天都在祝福他,老天也不懂他的心境么?

    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公主**于他,作为男儿,他必须承担起该承担的责任。

    程立鲲轻夹马腹,随着吹喜乐的长队沿着最繁华的街道而行,京都百姓热情高涨,可在程立鲲看来,都成了静止的陌生画面。

    “嗖”一只灰毛猫不知从何处闪现,它眯眯眼窝在程立鲲怀里,柔顺的毛又光又亮,程立鲲忍不住抱着那只猫。

    猫儿舔了舔爪子,转了个姿势,一跃跳在了程立鲲的肩头,高傲如同君王傲视天下。

    有丫鬟敲了敲花轿:小姐,有只猫趴在将军的肩头上!

    猫?难道是公主府那只猫?

    隐在红盖头下的静和公主脸色有些不大好看,她掀起盖头,透过花轿前垂下的帘子缝,确认了程立鲲肩头的那只猫就是她养在公主府的灵猫。

    灵猫和她是契约的主仆关系,按理来说没有自己的命令,它不得离开公主府一步,可如今它以这种姿态站在这里究竟是为什么呢?

    静和公主眯眯眼:“可有那小道童的影子?”

    “没有,没看见小道童。”

    “派人去找,至于那只灵猫,先不要轻举妄动!”

    静和安下神,沉思良久。

    试着用小道童交给他的,制服灵猫的方法。

    静和公主闭上眼睛,口中轻念着不知名的诀咒,果然那只灵猫一闪,闪进了花轿。

    灵猫两只前爪拱手作揖,十足的奴才形象。

    “灵猫,你是我的契兽,应该听我的命令呆在公主府,你出来跑到将军那里究竟为何?”

    静和公主静静地和它对视,似乎想从那双黄色球体上的细纹看出个究竟,可最终她还是拜下阵来。

    灵猫用爪子在她面前写了几个字:“得到灵猫祝福,会幸福长久!”

    看到这几个字,再看灵猫,静和的眼神已经变得温柔。

    原来这只猫,从公主府出来就是为了给她的婚礼添置喜庆,也罢,她和程立鲲的婚事该有点与众不同的地方。

    静和公主点头:“谢谢你灵猫。”

    灵猫点点头,“嗖”地一下,又闪了出去。

    静和公主看到那只灵猫又站在了程立鲲的肩头。

    她重新盖上了盖头。

    很快,迎亲队伍到了程府。

    程府彩灯悬挂,楼阁高耸,府内喜气洋洋,一片祥和。

    程立鲲和静和公主肩并肩地走进前堂,对着父亲母亲还有大病初愈的程家老太深深鞠躬。而那只猫隐在人群后,成为最不起眼的存在。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程立鲲和静和公主完成了最后的礼节,忽地,那只灰猫伸出前爪踩到了静和公主的红色裙摆。

    “喵喵喵……”

    静和公主嘴角轻笑。

    却觉得有一股忍受不住的寒流从她的脚尖传到了脑后,接着似乎有人在用力扯她的盖头。

    新娘盖头还没有入洞房之前被揭开,是很不吉利的,静和公主使劲攥住那盖头,却不料,那盖头被撕碎了一般四散而去。

    “啊……”现场陷入了混乱。

    那只猫嘴里发出嘶吼,像是积攒了几辈子仇怨似的扑向静和公主……

    “斯哈……”它叫着,面目狰狞地伸出两只前爪从她的下眼睑开始一路撕挠向下,很快,那张俊美的白脸顷刻之间成了一张烂脸。

    静和公主忍着疼,一角踹去,灵猫向后弹出,与此同时,程立鲲提起宝剑朝着灵猫砍去。

    程府因为一只猫混乱不堪。

    在那只猫静谧的片刻,静和公主低低地念着咒语,可是对眼前这只血契之猫毫无作用,静和公主这才知道,自己似乎被那个小道童给骗了。

    那只猫异常灵活,几乎是在程立鲲的刀尖上跳舞,缓而那条尾巴卷上刀刃,只听咔嚓一声,上好的精铁一分为二。

    程立鲲从未见过一只猫会如此厉害,他伸手护住瘫软在地的公主,口中呵道:“保护公主,若有人能制服这只猫,本将军赏金万量。”

    众人的眼神落在他身后不停哀吟的公主身上,只见公主双手捂着满脸血痕,鲜血顺着指缝流在华贵的红色喜服上,她浑身哆嗦着。

    只听那只悬在半空的灵猫“瞄……”地叫了一声,接着发出如女人般的怨恨之声:“静和公主,让我说说你的罪状可好?”

    ·1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