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逆道天尊

第二百九十六章:你杀他,我嫁你

    一个成熟风韵的美妇很无礼地立在众人的头顶,扫向众强者的眼神满满的蔑视。

    尸神教教主陈霄哲怒喝道:“一个女人也敢踩在我们头上给老子滚下来。”

    风韵女子月羽雲冷声道:“哪来的疯狗,给老娘闭嘴,否则撕烂你的狗嘴!”

    陈霄哲大怒,直接孽畜一个手印,两个尸奴同时飞出,一起冲向月羽雲。

    陈霄哲虽然只是帝神境高级,比看上去是帝神境顶峰的月羽雲低半级。但是尸神教弟子的战斗力主要不是看本人,而是看尸奴。

    那两具尸奴可都是帝神境巅峰,在他眼里,收拾月羽雲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叶盛略显紧张地提醒道:“小心点。”

    别说月羽雲,就是他要对付这两具尸奴都有点麻烦。这些尸奴身体无比坚硬,而且还保留有前世完整的战斗意识,战斗力堪比半步破凡。

    可是杨懿彦手一压,就让暴冲上去的两具尸奴速度减缓了不少。

    陈霄哲大怒,刚要再次发力,韦渡世示意他收回尸奴。

    韦渡世看向他右边的女子,说道:“你去会会她,小心一点,中州道院可不是软柿子。”

    那女子妩媚一笑,说道:“那又如何,难道我丽清殿会怕?”

    月羽雲讥笑道:“如果我的记忆没错,你们丽清殿与牧天宗是世仇,没想到丽清殿到了你姬芩茹的手中,竟然做了牧天宗的走狗。”

    姬芩茹略显尴尬,之后化成恼怒,“丽清殿跟牧天宗只是合作关系,各取所需。你那张嘴太臭,我来帮你撕烂它。”

    化成一缕缥缈灵光的姬芩像是一张光网,瞬间将月羽雲罩住。

    以大多数人的角度看去,月羽雲已经落入下风。唯有叶盛呵呵一笑,满脸期待。

    而陆一涵和清沐音却是满脸的惊讶,姬芩茹所修炼的居然是夜之吟唱序列功法。

    那些光芒并非普通的灵力凝结而成,而是由灵力、魂力,还有乐音之力凝结而成。对肉身和识海进行双重攻击,每一重攻击都是帝神境巅峰的力量强度。

    那就相当于月羽雲要面对两名同级修者的攻击,明面上看,确实已经落于下风。

    “原来夜之吟唱序列还可以这么修炼?”陆一涵呵呵清沐音心中都有些兴奋,能观摩顶级强者的战斗可谓是千载难逢。只要用心,都能有一定的收获。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光网虽然罩住了月羽雲,但是没能真正伤害到她。

    “废物一个!”

    月羽雲突然轻喝一声,光网散去,姬芩茹倒退了数米,一缕鲜血从嘴角溢出。

    韦渡世疑惑地看向月羽雲,皱眉道:“你竟然达到了半步破凡?”

    月羽雲冷笑道:“惊喜吗?意外吗?我再说一遍,两天后,我中州道院与九麓道院有一场生死对决。此战之后,你爱怎么打就怎么打,把整个北域打烂我都没意见。”

    说着,她话音变得无比低沉,“如果谁敢搅乱我的事情,我会考虑与叶盛联手,先灭了你们的宗门!请你们不要高估我的品德,谁让我不爽,我会无底线地让他灭亡!”

    这声警告,比什么都管用,正面对战,不管是韦渡世和月风华这样的半步破凡,还是有着与半步破凡一掌之力的姬芩茹和陈霄哲都不会怕。

    可是如果月羽雲使阴招,他们身后的势力很可能一夜之间烟消云散。陈霄哲不认识月羽雲,但是韦渡世、月风华和姬芩茹都认得她。

    这人在综合实力最强,又极度排外的中域创立中州道院。还在数万年时间里不断发展,跻身到中域第六大势力,可见她的能力比他们想象的要强大。

    沉思了一会,韦渡世看向叶盛和陆一涵说道:“那就等你们比试结束后,我再来取此子小命。”

    林忆冬推了陆一涵一把,对着韦渡世笑道:“杀呀,你杀了他,我现在就嫁给你!我说到做到!”

    叶盛苦着脸说道:“这位姑娘,你这样谋害亲夫真的好吗?”

    林忆冬依然是笑盈盈的表情,“我们还没同房呢,他还不算我亲夫。我现在看她臭屁的样子很不爽,很想找个人帮我杀了他!”

    叶盛点头道:“姑娘这话深得我心,这小子现在太能装了,自己几斤几两都不知道,连帝神境修者都不放在眼里,死了就死了吧。”

    他看向韦渡世,笑道:“你知道的,我一看到漂亮的小姑娘,就会没了原则,所以我的弟子你想杀就杀吧。”

    陆一涵:“”

    韦渡世我进了拳头,他很想杀了陆一涵这个“情敌”。可是直觉告诉他,如果她现在动手,很可能会让自己置于险地。

    可是自己已经是这片宇宙的最强者,谁能让自己感觉到危险?他很疑惑。

    陈霄哲说道:“既然韦宗主不想坏了自己的名声,那我帮你分担,我来杀了他。”

    他从袁铸体那里已经知道,尸神教数十万弟子都死在陆一涵和叶盛的手下。

    两具帝神境巅峰的尸奴如两道光芒冲向陆一涵,可是明明就数百米的距离,尸奴却像是飞行了亿万公里,怎么也飞不到陆一涵面前。

    “这是什么情况,我明明看到尸奴在快速疾飞,为何到不了陆一涵的身前?”副院长李葵菁问叶盛。

    叶盛低声道:“时间与空间结合的力量。这小子吃软饭的水平比我还要高呀,身边女人不仅一个比一个漂亮,还一个比一个强悍。要是镇不住,你就惨了。”

    林忆冬怒道:“滚一边去,一个帝神境高级,也敢在我面前上蹿下跳!”

    随着她的话音,漫天如水银一般的雨滴落下,滴落在尸奴上,竟然能将他们无比坚硬的身体砸出坑坑洼洼的洞。

    虽然洞不深,但是对陈霄哲来说,尸奴受到任何伤害都是不可承受之重,等级越高的尸奴,受伤之后要修复,花费的灵材已经不是金钱可以衡量。

    陈霄哲想要收回尸奴,可是却收不回来。他将求救的目光投向韦渡世和月风华,但是两人视而不见。让他心里有些窝火,可是这两人他都得罪不起。

    等到尸奴身上已经被打得一片糜烂,林忆冬知道仅凭这套功法没法毁了那两具尸奴,才收回功法,让尸奴恢复自由。

    “失传已久的似水流年序列?你居然还能修炼到如此高深的境界,你是她是何人?”收回尸奴的陈霄哲知道从林忆冬那里肯定得到不到回答,将目光转向韦渡世。

    “她是我的女人!”韦渡世都没看陈霄哲一眼。

    几乎所有正常修者都不是很喜欢尸神教,因为他们喜欢干挖坟掘尸的勾当,手中的尸奴大都是别人老祖宗。

    而且他们本身的战斗力一般,都是靠尸奴提升战斗力,看不起他们很正常。

    其实韦渡世也不知道林忆冬的真实身份,他甚至派人去调查过她,但是一无所获。

    林忆冬笑道:“真不杀了他,以后即使你杀了他,我也不会认账!”

    韦渡世深深地看了林忆冬一眼,说道:“等九麓道院与中州道院的比试结束,我还回去找你的!”

    林忆冬冷声道:“一点诚意都没有,我现在给你机会,你却不珍惜。”

    韦渡世哼了一声,“我喜欢你不假,但我没有脑残也是真。你到底给我挖了什么坑我不知道,但我不会上当。”

    说完,他低喝一声,“我们走。”

    就在转身的刹那,姬芩茹看到了清沐音怀中的天音,眼神一亮就要出手抢夺。

    月风华拦住她,低声劝道:“别惹事,月羽雲那疯女人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以后灭了九麓道院,那东西我保证肯定给你。”

    姬芩茹不相信月风华,看向韦渡世,后者点头道:“她的话就是我的话,等灭了九麓道院,不仅你想得到的梦之国度序列无字天碑归你,连那把琴也给你。”

    “有你这话就行。”姬芩茹转头看向月风华,问道,“月殿主,你觉得我们的胜算有多少?”

    月风华轻笑道:“如果大家出全力,有十成把握,如果各怀心思,一成都没有。”

    众人沉默。

    他们没有各自的小算盘?说出来他们自己都不会相信。

    道院门口,陆一涵抓住就要离去的林忆冬,佯怒道:“老婆,你叫韦渡世那个半步破凡杀我,你还真够狠心的。”

    林忆冬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他的脸,说道:“你要是不想死,就抓紧时间修炼吧,你足够强大时,又怎么会在意别人的话?”

    陆一涵无比委屈地说道:“我已经很努力了,你看他们都修炼了多少年,而我才多少岁”

    林忆冬打断他的话,道:“不要给自己的弱小找理由。你只需要不停跟自己说,我要变得强大,并且为此而努力就行。”

    陆一涵问道:“刚才要是韦渡世出手,你能拦得住吗?”

    林忆冬还没回答,叶盛笑道:“她拦不住,但是你不会死,因为她不会让你死!”

    叶盛说的“她”自然是云星瑶,他一直觉得云星瑶就是陆一涵的守护者。见过云星瑶出手几次,以他的境界都不知道云星瑶的修为有多高。

    但他可以肯定,云星瑶可以捏死他。他刚才都后悔自己太冲动,出手太早,否则韦渡世几人说不定已经被云星瑶杀了。

    而林忆冬想到的“她”是那个一身红裙的女子。面对那么强大的魔人,只是以一缕魂念,借助她的身体,就将魔人击退。

    这几年她除了在帮助陆一涵找寻其余的无字天碑,就是在找寻、领悟红裙女子施展出来的神秘力量。

    她一直以为红裙女子还在陆一涵体内,一直在守护他。她打不过韦渡世,但是红裙女子一拳,就能将韦渡世打成肉酱。

    陆一涵很快就想明白他们为何要引韦渡世动手,他很蛋疼。

    因为云星瑶说过,他的命他自己掌控,她只是借助完美世界恢复记忆和修为,至于打架这种事情,完全得看她的心情。

    要是韦渡世冲上来,她不出手,叶盛和林忆冬有袖手旁观,那他还不惨死了。

    “回道院,我带去修炼。”说着,叶盛对林忆冬说道,“你也来吧,这里有些东西对你可能有帮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