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后末世大佬她去星际搞事业了

第304章 星落篇 分歧

    “你有没有想过,有时候你认为自己所作所为是对的,是在为他人好,但实际上对方不但不需要你的这份好,甚至还会因此罪责于你,恩将仇报呢?”

    司罗的话让宁星一下愣住了,因为听不明白,甚至有些没来由的烦躁和不爽快。

    有些事情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哪来的她认为是对的,别人却又要怪责她的道理?

    若是真有那种人,难道不是那种人不识好歹,该死吗?

    她有什么错呢?

    所以他干嘛这么严肃的将问题丢给她,好像她全心全意的去做一件为他人好的事情,还错了一样!

    还有人类是不是都有这样奇怪,又让人生气的想法?

    就像他们对阿阳一样?

    明明是阿阳为了他们做了很多事情,可最后他们却背弃了阿阳了,甚至迫害了阿阳。

    所谓的恩将仇报?

    “我没想那么多,而且我也不觉得我需要考虑那么多。”宁星有些赌气的道,“好言难劝该死鬼,我的好意只给识好之人;不知道好歹的人,不在我的关心范围内。”

    宁星因为司罗的这番话,越想越气,越想越心梗。

    说得好像她很喜欢帮他们人类似的,明明就是她一时兴起,给他们人类面子,才想对他们好点。

    他们不感恩戴德就算了,现在居然还要让她多考虑他们人类的想法?

    典型的给脸不要脸!

    还恩将仇报?

    有本事他们来试试,她可不是阿阳,能够惯着他们!

    谁敢给她不识好歹,她不会有好果子给他们吃的!

    司罗听出了宁星语气当中的不快,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将自己想要劝她的话继续下去。

    害怕自己要是再说下去,她就真的发火了。

    所以当下就只能闭嘴沉默了,想着等她哪天空闲了,心情好些的时候,他再好好与她说说这件事。

    他就想让她知道,他没有否认她这么做是错的,实际上他从心底里也十分支持她想要改变星落帝国的这种男女关系的不平等现状。

    只是许多事情真不是靠着拳头,靠着威慑力就能强行解决的。

    “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擅自杀了他,我和你翻脸!”宁星离开之前还不忘警告司罗,怕他会擅作主张把蓬柏给杀了。

    而司罗见她突然对她这么有戒心,这样防备着,不免有些无奈,心里也有些不高兴。

    觉得她是不是把他想得太自我了?

    他不过就是想为她好,劝她两句,还不至于和她对着干。

    可她居然就开始怀疑他会背着她将她要留的人杀了。

    两个人就因为这么一个问题,最终分开就分得大家心里都不太开心,以至于司罗重新回到昌言他们身边的时候,那张万年平淡的脸上,竟都露出了谁都看得出来的不高兴。

    而昌言见宁星没跟着一起回来,心里不但松了一口气,还隐隐有些嚣张起来,冲着宁星离开的方向做了一个嫌弃和不服的神情。

    完了再见司罗脸上的神情也不好,就觉得果然宁星那个女人不讨人喜欢,连他们星落脾气最好、最温和的司罗君主都被她惹得不开心了。

    “司罗君主,那女人没对你做什么吧?”昌言秉着关心的态度,再次凑到了司罗的跟前。

    “没有。”司罗不走心的回了昌言,然后又突然意识到昌言可能对宁星还有偏见,但他心思并不坏,不是坏人。

    而从宁星要怎么处理蓬柏的态度上来,宁星做事似乎又是有点极端的人。

    所以为了昌言好,他觉得有必要好好提醒昌言一番,让他以后最好别再在宁星面前乱说话。

    “昌言注意你的态度,她不是坏人,更不是敌人。”

    昌言则挑着眉,露出了一副觉得荒唐的神情,然后用下巴悄悄对司罗指了指还躺在地上的蓬柏道:“她把人弄成了这样,还不是坏人?”

    昌言觉得司罗可能鬼迷了心窍,又或者是他也有私心,觉得宁星是他的未婚妻,所以就偏心她。

    可摆事实,讲道理!

    今天谁来看到蓬柏的下场,怕都不会有人觉得宁星是一个好人。

    一个好人能把人弄得光秃秃的,拖到大家面前?

    一个好人能把人折磨得浑身是伤,还断了别人的根?

    星落帝国这么多年来,怕是从来没有出现过像她这么恶毒,阴狠的女人了吧?

    那地方可是一个男人最根本的尊严,给人切了,还不如一刀把人杀了呢!

    可她居然还要人活着,还想要继续侮辱别人。

    到时候蓬柏醒来怕是自己就能把自己了结了!

    “那是蓬柏自己做错了事情,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而已。”司罗听着自己肩头‘咔咔’的细微声响,虽然不痛,但心里免不得还是有些不安。

    所以忍不住偏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肩头,这一看他就发现他肩头的伤口竟已经被止住了血,并且有被修复的迹象。

    这不禁让他感到相当的神奇,他以为她他的那些黑豆子,就像药一样,可能对伤口愈合有帮助,但是绝对不能立马解决问题。

    可现在看来,他显然是小看了她的那些黑豆子。

    “蓬柏就算做错了什么,那也该根据帝国的相关法令惩罚他,而且能够给他处罚的只能是圣君。”

    “可她就只是一个女人,她有什么权利这样伤害一个男人?”

    “她这一刀下去,毁的可不是蓬柏一个人,还有咱们帝国的繁荣和未来!”

    在男女之间地位上的问题,以及男人的重要性的认知上,昌言和他人没有什么不同,毕竟他也是从小就被灌输了男人是天,女人天生就是用来伺候男人,为男人生孩子的存在。

    自然他也很难接受宁星一个女人把一个男人伤成了这样。

    在他看来,她不但不是什么好人,还是一个应该处之而后快的魔鬼。

    “昌言,你就没有想过,同是女人生的,凭什么男人就比女人更高贵,女人就该被男人随意使唤玩弄呢?”

    司罗的话问得昌言一脸疑惑,是不懂也是不能理解。

    他不觉得这样的问题有值得考虑和讨论的余地,有没有道理,在他的认知当中,男人就是该比女人更高贵,这就是一个常识!

    “司罗君主,你不会是被那个人女人给蛊惑了吧?怎么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这种问题还用思考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