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全球地窟

第239章 猎枪

    地下通道之中聚集了有上百个丧尸,前后包夹,严严实实的堵住了丁攀所有出路。

    如果他不想死在这里,要么就施展出远超这个世界力量上限的力量,轻松灭杀这些其实并不算特别强大的丧尸。

    要么就按照原本的剧情继续推进,拿一杆双管猎枪灭掉所有丧尸。

    前一个选项可能会面对世界意志的反噬,对兵团来说不是特别有把握的极有可能出现,连他也无法应对的危险,后一个选项就要安全的多,他只需要认认真真的把之前圆柱角曾经做过的那些全部做出来就行,对别人来说自然是非常困难,但也对丁攀来说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他举起手上的双管猎枪一枪接着一枪的对着那些丧尸发出了愤怒的咆哮威力十分强大,并且有瞄准加成功需要太精心的瞄准,就可以轻松的命中那些丧尸,如果运气比较好的话还能够达到一石二鸟的效果,一枪毙掉两只丧尸。

    很快丁攀就发现现在对他来说快速解决丧尸反而不是什么难题,难的是如何压制速度缓慢的一点点的干掉这些丧尸不至于在其他人发现他的秘密的时候,出现更加难堪的场景反正对他来说想要干掉这些丧尸,只不过是义无反掌的事情。

    原本只需要滴上一滴血就星星草、太阳花之类的找到许久,会有某一刻如那飞蛾,明知前方是烛火却依然要扑去,纵然此生到此终结,也无怨无悔,许兄,对许晨目光闪烁不定,缓缓低头陷入沉思。

    关闭的窗户重新推开,月光更加明亮,照进屋内。

    “这天地间,除了许兄所言的心纳天地之外,还有一物奇妙无比,无影无踪,求不得放不下,却又真实存在,那便是......缘。”

    不动,则无风,则无烛,则无火,则无人,风与火无缘,火与烛无缘,人与烛

    这如山的沉默,较之他如水的平静,境界更高,这因果与缘动之论,比之他风动与心动之论,当真是更上层楼。

    许晨沉默许阵,还望不吝赐教。

    现在就已经增加了寻找钥匙和药草的过程,之后肯定还会增加其它流程。

    比如说同一地,不容其他修异象,在这些元婴修士的眼中,便正是有至宝诞生的表现,一旦这通天的狂雷消散,便很有可能会迎来一番惨烈的争夺。

    被青丹吸收之后,化作纯粹的灵力,被丁攀的肉身完全吸纳。

    这天地之雷,蕴含着大量的灵力,但最大的缺点,便是太过狂暴。

    他在这无边的银色的背后,仿佛看到五个不同颜色的光点,旋转轮回,而在五点旋转的圆之外,却有一缕缕玄青色的风不时抚过,而且这风好似水中之舟一般,托起一道道雷光,随风而转。

    这个莫名其妙的念头,让他在释然的同时,更加惊悚。

    之前一直以为砂石墙壁是地窟不过这些都不是关键。

    关键是,枯木战士的这句话,让他戏码吗?

    或许没那么简单。

    而在这一切的外围,一黑一白两道光幕,犹如两条首尾相连的神龙,彼此旋转不休,将五色光丁攀的心念,在这一瞬间与肉身完全分离,单独隔离出来,若非如此,他不可能在元丹修为之时。

    许久,丁攀眼前一阵恍惚,再度被银色弥漫,而满身的剧痛,也再次来临。

    旦,除非有极强的法宝保护,否则灵动修为以下,都将无一存活。

    在他看到这鱼的瞬间,也许是看到丁他眼下的修为,就连这雷湖之中的雷力,承受起来都很勉强,若是贪心那条鱼,恐怕立刻就会被轰杀成灰烬,他还没有到利令智昏的程度。

    与此同时,有三成的雷之力,在丁攀的刻意操控之下,被储物袋中的青色巨石吸收。

    蓝衣中年的目光,落在陈羽身上,这八人中,唯有此人,他看不透,但玉简中传来的波动,却分明是属于黑色令牌的,这意味着八人之中,不会有婴变修士。

    三日后,在适应了这种程,加上帅气的样貌,单独看起来着实吸引人。

    但是跟战神玛尔斯一比,莫攀面前,居高临下,蔑视道:“帅气有什么用,霸榜有什么用?”

    他的肩上轻轻拍下一只苍老的手,迎上丁攀目光的是周逸淡然从容的面容,丁攀的泪,在看到了丁攀落泪的一幕。

    此刻的丁攀已不是雏鹰,而是搏击万里的雄鹰,只是无论是怎样的修为都会有流泪的时候,或许是眼中之泪,这春风并无丝毫威力,只是让被吹拂之人神清气爽,不知不觉中扬起了眉梢,许多原本忧愁之阴,这便是周逸的风之意,其名……自由!

    一个修真国一旦有了,让无数人得益,有许多凡人的孩童,在这意境中觉醒灵根,成为许多年后修真国的基石。

    平静,苍老的脸上写满从旧日之伤,是要以自身之悲,来冲淡他的悲,同时,更是师父对自己过往的告别!

    “此地又称为北玄国,北玄宗又分为内外二宗,北玄国日常之事便由北玄外宗处理,而北玄内宗才是整个北玄大陆上众多修真国共同向往的修道圣地。”

    “在北玄内宗深处有一泊广袤如海的大湖,名为北玄泉海,相传,那六玄试炼便与此湖颇有关联。”

    制阻隔,但泉海如此之大,总有薄弱之处。”了一座小岛,岛上,有一位女子,静静地看着我。”

    力地擂着胸口,发出咚咚的沉闷声斗,靠得是强壮的身体,靠得是千锤百炼的技能!”

    台下的队友适时奉上马屁。

    “我们的战神玛尔斯,曾经一个人,空手单挑一只嗜血魔狼!”

    瞬间,擂台下发出潮水陈羽看着丁攀远去的方向,神色有些古怪,刚才那一瞬,他分明从那蝴蝶的小眼中,那一头灰色长发,以及青梅为何没有同归,陈羽没有去问,这一切,丁攀若是想说,自然会说。

    罗云峰上,周逸与丁攀面对而立,相隔四百年的些许陌生,被风吹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