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灵界风华录

第407章 私情

    “王爷所言,对也不对,”花如许不卑不亢地对答,“此次事变确实不难解决,但以在下对我那师弟的了解,他想告知于我的,应该并不只有这单纯一件事。”

    “哦?花先生说,这是敌军国师故意告知于我们?”

    懿王爷话语中的玩笑语气更重。其余几人都听着他们说话。经过这段时间相处,他们都发觉这王爷外表倜傥风流,实则明暗手段都高明得可怖,让他举重若轻地来谈论,有助于缓和此时的凝滞气氛。

    “万扶梳乃我们为数不多的故友,就算他仍然心存这段情分,阙归崇安排的刺客也绝不会在事后还让她存活。疑点在于,就算此事如他计划,万江流与她皆身死,暮云霜被俘或也被杀,最严重的后果无非就是义军折损一员小将,万氏在震怒之下参战,但以他们的能力,应该从未入过阙归崇的眼。同理,以他的心计,不可能不料到抓走颜将军后狐族的反应,那为何还要行此事?”

    花如许顿了顿,语气紧张而忧愁地看向懿王爷和百里晏清:“恕在下冒昧,请问颜将军现今身在何处?”

    “他在本王府中修养。此事亦与他有关?”

    “请王爷传信回府,对颜将军好生看护,最好单独准备住处,佣人和起居用物,”花如许严肃地对懿王爷交待,“鹿族曾有一用毒宗师,独创以花木为术引的毒术。他的着作虽被我族列为**,每一代只有一位专门弟子可研习,但我师弟曾在我假死之后顶替族长之位,我不知他是否利用职务之便偷师。王爷请吩咐医师察看颜将军体内可否有异样的术法痕迹,乃至体外有无花木之图案,若有,请王爷将颜将军与外世隔绝,等在下前去再作诊断。”

    “我已经查过了,你说的,他身上都有,”懿王爷开口,轻描淡写地一句话让众人皆是惊愕,“从你族请专人去,要多久?”

    “我现在便可传消息给擒风林,赶路之事,需请王爷手下操劳。”

    “你先去吧。”

    花如许从袖中抽出夜檀的短剑,鲜血抹上剑锋,灵力在半空映出图像,是个容貌同他一般儒俊的年轻人。

    “师尊?!”子蓁短暂地惊喜后,看着他身边几个陌生人愣了愣,目光在暮云霜和风茗身上停留一会,迟疑地收回来,问花如许,“师尊,是有何要事吩咐?”

    “请毒门长老到擒风林外等候。你师叔给人下蛊毒,现在那人在流影第二大城临康,一旦术发,后果不堪设想。”

    花如许看向懿王爷,他随即说道:“今日夜间,午夜之前,流影使者可至擒风林外围。”

    子蓁面色复杂地应了声知道了,又想起来什么,对着花如许欲言又止。花如许一一为他引荐道:“这位是狐族王上,这位是殷其雷将军,这位是流影的懿王爷,我们已成同盟,若与此事有关,你但说无妨。”

    子蓁看上去像是叹了口气,迟疑地说:“毒门的书……还有人也看过。她现在也在临康,你们直接去找她也许会有帮助。”

    “谁?”

    花如许微微皱眉,顿生威严气派。风茗看子蓁难办,便在后头出声问他:“我姐姐?”

    子蓁连连点头,含着感激看着她。花如许讶然转向风茗,“你有个姐姐?”

    风茗点点头。花如许只能无奈一叹,这样说来,子蓁的做法确实无可指摘。

    “你可与她有联系么?”

    “有,”子蓁主动提议,“我可现在将此事告知她,方便你们调度。容我提醒王爷一句,她性情不好相与,还请王爷留意叮嘱手下妥善行事。”

    “你放心吧,”懿王爷不紧不慢地说,“本王与她是熟识。”

    百里晏清的神情有一瞬怪异,但在场无人察觉。

    懿王爷叹了口气,语气复杂地叹道:“恕小王失陪了。”

    “我和你一起去。”

    风茗突然说,引得其余人注目。

    “你去做什么?”

    懿王爷问得惊奇。

    “我能帮上忙。”

    风茗说着,让蛊虫从她眉毛边上爬出来,但这小小的花招是无法吓到在场任何一位的。花如许见了,点点头附和道:

    “不错,你这只虫的成因也许与花木蛊类似,若能在术式爆发之前将其消弭就最好。”

    他转头又问子蓁:“你让她的姐姐看了多少密藏书籍?”

    子蓁肉眼可见地尴尬答道:“我给了她藏书阁的钥匙。”

    花如许并没有生气,只是难以置信地问:“她在那里面学了多久?”

    “只有几天,”子蓁半真半假地回答,“她说有谁在追踪她,她不想被发现。”

    沉默一会,他问:“还要请毒门长老去么?”

    “请吧。”

    “是。”

    交谈终止,花如许收了剑。懿王爷看看风茗,转向花如许说道:“这件事有了眉目,那你原本要说的呢?”

    “我想,请王爷相助,请几位护卫随万江流同去,见机行事。若他们直接就要杀他,就请施以援手,若他们只是抓捕他,就静观其变。”

    懿王爷一听,哼笑,“我这确实有两个合适人选。”

    风茗随即接道:“我去和他们说。”

    “有劳。”

    懿王爷懒懒地客套,显然有些心不在焉。

    “那我呢,”暮云霜纳闷道,“他们不是为了骗我去,才要对万师父下手么?”

    “那就等你被骗了再说。”

    “王爷所言,对也不对,”花如许不卑不亢地对答,“此次事变确实不难解决,但以在下对我那师弟的了解,他想告知于我的,应该并不只有这单纯一件事。”

    “哦?花先生说,这是敌军国师故意告知于我们?”

    懿王爷话语中的玩笑语气更重。其余几人都听着他们说话。经过这段时间相处,他们都发觉这王爷外表倜傥风流,实则明暗手段都高明得可怖,让他举重若轻地来谈论,有助于缓和此时的凝滞气氛。

    “万扶梳乃我们为数不多的故友,就算他仍然心存这段情分,阙归崇安排的刺客也绝不会在事后还让她存活。疑点在于,就算此事如他计划,万江流与她皆身死,暮云霜被俘或也被杀,最严重的后果无非就是义军折损一员小将,万氏在震怒之下参战,但以他们的能力,应该从未入过阙归崇的眼。同理,以他的心计,不可能不料到抓走颜将军后狐族的反应,那为何还要行此事?”

    花如许顿了顿,语气紧张而忧愁地看向懿王爷和百里晏清:“恕在下冒昧,请问颜将军现今身在何处?”

    “他在本王府中修养。此事亦与他有关?”

    “请王爷传信回府,对颜将军好生看护,最好单独准备住处,佣人和起居用物,”花如许严肃地对懿王爷交待,“鹿族曾有一用毒宗师,独创以花木为术引的毒术。他的着作虽被我族列为**,每一代只有一位专门弟子可研习,但我师弟曾在我假死之后顶替族长之位,我不知他是否利用职务之便偷师。王爷请吩咐医师察看颜将军体内可否有异样的术法痕迹,乃至体外有无花木之图案,若有,请王爷将颜将军与外世隔绝,等在下前去再作诊断。”

    “我已经查过了,你说的,他身上都有,”懿王爷开口,轻描淡写地一句话让众人皆是惊愕,“从你族请专人去,要多久?”

    “我现在便可传消息给擒风林,赶路之事,需请王爷手下操劳。”

    “你先去吧。”

    花如许从袖中抽出夜檀的短剑,鲜血抹上剑锋,灵力在半空映出图像,是个容貌同他一般儒俊的年轻人。

    “师尊?!”子蓁短暂地惊喜后,看着他身边几个陌生人愣了愣,目光在暮云霜和风茗身上停留一会,迟疑地收回来,问花如许,“师尊,是有何要事吩咐?”

    “请毒门长老到擒风林外等候。你师叔给人下蛊毒,现在那人在流影第二大城临康,一旦术发,后果不堪设想。”

    花如许看向懿王爷,他随即说道:“今日夜间,午夜之前,流影使者可至擒风林外围。”

    子蓁面色复杂地应了声知道了,又想起来什么,对着花如许欲言又止。花如许一一为他引荐道:“这位是狐族王上,这位是殷其雷将军,这位是流影的懿王爷,我们已成同盟,若与此事有关,你但说无妨。”

    子蓁看上去像是叹了口气,迟疑地说:“毒门的书……还有人也看过。她现在也在临康,你们直接去找她也许会有帮助。”

    “谁?”

    花如许微微皱眉,顿生威严气派。风茗看子蓁难办,便在后头出声问他:“我姐姐?”

    子蓁连连点头,含着感激看着她。花如许讶然转向风茗,“你有个姐姐?”

    风茗点点头。花如许只能无奈一叹,这样说来,子蓁的做法确实无可指摘。

    “你可与她有联系么?”

    “有,”子蓁主动提议,“我可现在将此事告知她,方便你们调度。容我提醒王爷一句,她性情不好相与,还请王爷留意叮嘱手下妥善行事。”

    “你放心吧,”懿王爷不紧不慢地说,“本王与她是熟识。”

    百里晏清的神情有一瞬怪异,但在场无人察觉。

    懿王爷叹了口气,语气复杂地叹道:“恕小王失陪了。”

    “我和你一起去。”

    风茗突然说,引得其余人注目。

    “你去做什么?”

    懿王爷问得惊奇。

    “我能帮上忙。”

    风茗说着,让蛊虫从她眉毛边上爬出来,但这小小的花招是无法吓到在场任何一位的。花如许见了,点点头附和道:

    “不错,你这只虫的成因也许与花木蛊类似,若能在术式爆发之前将其消弭就最好。”

    他转头又问子蓁:“你让她的姐姐看了多少密藏书籍?”

    子蓁肉眼可见地尴尬答道:“我给了她藏书阁的钥匙。”

    花如许并没有生气,只是难以置信地问:“她在那里面学了多久?”

    “只有几天,”子蓁半真半假地回答,“她说有谁在追踪她,她不想被发现。”

    沉默一会,他问:“还要请毒门长老去么?”

    “请吧。”

    “是。”

    交谈终止,花如许收了剑。懿王爷看看风茗,转向花如许说道:“这件事有了眉目,那你原本要说的呢?”

    “我想,请王爷相助,请几位护卫随万江流同去,见机行事。若他们直接就要杀他,就请施以援手,若他们只是抓捕他,就静观其变。”

    懿王爷一听,哼笑,“我这确实有两个合适人选。”

    风茗随即接道:“我去和他们说。”

    “有劳。”

    懿王爷懒懒地客套,显然有些心不在焉。

    “那我呢,”暮云霜纳闷道,“他们不是为了骗我去,才要对万师父下手么?”

    “那就等你被骗了再说。”

    “我想,请王爷相助,请几位护卫随万江流同去,见机行事。若他们直接就要杀他,就请施以援手,若他们只是抓捕他,就静观其变。”

    懿王爷一听,哼笑,“我这确实有两个合适人选。”

    风茗随即接道:“我去和他们说。”

    “有劳。”

    懿王爷懒懒地客套,显然有些心不在焉。

    “那我呢,”暮云霜纳闷道,“他们不是为了骗我去,才要对万师父下手么?”

    “我想,请王爷相助,请几位护卫随万江流同去,见机行事。若他们直接就要杀他,就请施以援手,若他们只是抓捕他,就静观其变。”

    懿王爷一听,哼笑,“我这确实有两个合适人选。”

    风茗随即接道:“我去和他们说。”

    “有劳。”

    懿王爷懒懒地客套,显然有些心不在焉。

    “那我呢,”暮云霜纳闷道,“他们不是为了骗我去,才要对万师父下手么?”

    “我想,请王爷相助,请几位护卫随万江流同去,见机行事。若他们直接就要杀他,就请施以援手,若他们只是抓捕他,就静观其变。”

    懿王爷一听,哼笑,“我这确实有两个合适人选。”

    风茗随即接道:“我去和他们说。”

    “有劳。”

    懿王爷懒懒地客套,显然有些心不在焉。

    “那我呢,”暮云霜纳闷道,“他们不是为了骗我去,才要对万师父下手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