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全诸天都在打牌

第252章 排斥真理

    话音刚落,孟林直接把桌子一掀。

    而对面的两人以为孟林要干什么其他的事情,结果呢?

    在这两都准备好迎接一场惨烈的战斗之后,孟林和身边的两人消失了。

    只留下了威尔和洛特福两人在原地凌乱。

    “好家伙,跑了?”

    威尔见此情景不禁冷笑连连。

    而洛特福在检查他们几人逃跑后的痕迹。

    得到的结果就是,这两人跑了是真的,而且还把票投了也是真的。

    “真是滴水不漏,我开始好奇他的真正身份了,明明是新人,但是为啥这么厉害,而且还知道那么多的事情?”

    洛特福看着地上留下的魔法痕迹,他推测,孟林在这个地方使用了传送魔法。

    其实……孟林三人现在就在对方的不远处。

    他们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为啥,用命运之镜给自己上一层命运遮盖就好了。

    虽然是仿品,但是可以动用这面镜子全部力量的他做这点事情还是可以的。

    “先走,对方是一个半神,我可能没办法遮盖很久,总是会露出马脚的,毕竟这东西不是真正的命运之镜。”

    孟林说着,一边拉着洛黎往外走。

    而刘允也很识时务,什么都没问,只是默默的跟随者孟林,但是对方的心里在想什么就没有人知道了。

    ……

    “我觉得不妥当,关于幻造界的新继承人,我们没有必要干涉。”

    此时,真理圣殿内,真理正在和反转对线。

    真理认为幻造界的那个家伙不会成气候的,即便是对方已经蛰伏了这么久,而且游戏还开了服,虽然只是打通了两个世界而已。

    而反转显然不这么想。

    “幻造界那个地方有多么的重要你不知道吗?这么轻易就让出去?而且幻造界原先的主人你知道吗?‘全’这个人一个人手握三个规则信息,我们完全没有在诸天内找到这个人的一点消息,而且我最近发现了最终世界有些东西复活了,虽然实力只有神帝水平,但是你不管管吗?最终的守墓人?”

    真理躺在自己的摇椅上,完全没有理会反转的意思,她看着自己手中的书,知识不比面前这个只会说话的人好?

    “行,你真理厉害,我没话讲,但是,后果,你别忘了,就像以前那样,言华,这一次,没有命运姐给你擦屁股了。”

    说到命运,真理的手抖了一下,手中的书差点落地。

    “不用你说,我知道我在干什么。”

    说完,反转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主角世界。

    他摇了摇头,随后前往了起源世界,但是后面又来了一个人。

    是破灭带着一个小孩来了。

    而他带着的那个孩子,正是明韵。

    “开门,我把你姐姐带来了,有没有啥想说的?”

    下一刻,破灭和脸上全是茫然之色的明韵就抵达了真理圣殿内。

    此时,真理早就已经换好了正装,正规规矩矩地坐在椅子上等着二人到来。

    “咳咳,稀客啊。”

    二人刚刚落地,真理就迫不及待地上前拉过了明韵,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

    “啊~以前可没有这种机会!”

    看着真理这个模样,破灭心中的担忧更深了。

    “我看你是在走她的老路,你以为谁都想命运运气那么好?我可不保证,公平那把刀还能在晋升永恒砍你一次,给你这个即将破碎的规则一个轮回的机会。”

    破灭早就看出了,真理也走上了命运的老路。

    她在排斥自己本身。

    “这个嘛~不需要你担心,知道什么叫不破不立吗?”

    “不破不立?我看你是想早死早跑路,死了什么都不用担心了对吧?”

    就在真理笑眯眯地解释之时,她怀里突然传出的声音打断了她。

    “姐姐?你现在……”

    看着怀抱中明韵那个充满担忧又满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她知道,曾经的那个命运现在回来了。

    “暂时的,借助命运之镜将自己短暂地拉回来罢了,如果不是破灭主动沟通命运之镜,我都不知道你居然敢学我?是不是小时候被我和大姐混合双打没打够。”

    说到这里,真理声音有些轻微颤抖。

    “没有,绝对没有,我这是有原因的,而且大哥同意了!这事情我经过了大哥的允许,你们别说出去就行了。”

    听到大哥允许几字,破灭和命运心中都不由得升起了怀疑的念头。

    毕竟面前的这个家伙可是一个真正的欺诈者,虽然水平比交易差了点,但是说起话来那是非常的厉害,见人说人话,见鬼还能说人话,把鬼都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记得私底下问一下大哥,现在是在讨论你的问题,你这样下去,不出一月,你就要走上我的老路,你觉得这样你真的有活路吗?”

    说到这,破灭也坐下来好好规劝真理。

    “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受了很多气,空间和时间说了一些不好的东西,但是他们那是担心你,而且无限现在身上的伤还没好,你又和人家起冲突,他们还真怕你一个忍不住跑过去把无限打一顿,你这个小祖宗又关不得,所以大哥就只好把无限关起来,你是真理,这些事情你肯定知道,换一种办法吧,解决问题有很多的方法,没必有死磕。”

    真理听了破灭这段话,她在坐在原地将自己怀里的明韵抱得更紧了。

    其实她也知道,自己一直都很任性,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明明是姐姐,但是搞的事情和那些年幼的弟弟妹妹们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是啊,你这条路子太极端了,一个不小心容易把自己玩死。”

    这个不是说笑的,排斥自己的立身之本。

    这件事只有一个命运干过,而且代价和下场就在那里摆着,现在不是还毫无还手之力地被抱着嘛。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毕竟……我找到了我的道路。”

    说到这里,一旁的二人都用一个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真理。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一个规则找到了自己的道路,无非两件事,一是自己成年了。

    但是真理很早就成年了。

    第二呢?

    那就是找到了通向永恒的道路。

    “当真?虽然我现在把自己的布局搞定了也是半步永恒,但是怎么迈出最后的一步,我还是一点底都没有,当年三清的方法我都想试试了,只不过这三个太惨了一点。”

    命运希望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她不想只守着一个空荡荡的门,然后前路渺茫。

    规则成就了她,但是也限制了她。

    就像曾经母神说得那样。

    看到那条鱼了吗?它要是敢跳出来,打死它。

    这对于他们也是适用的。

    谁都不知道晋升永恒的路途上会遇到什么,或者是大敌,也或者是天灾。

    无人踏上的路,他们就是先行者。

    “既然你心里有底,那我们也不好说些什么,但是务必记得,保护好自己,别看现在规则对诸天的掌控还很稳固,但是又一些东西早就混进来了。”

    真理点了点头,然后将又变回那个呆呆样子的明韵塞了回去,并且将二人送出了圣殿。

    “行吧,都走了,该说说你的目的了吧,我就知道,你怎么会不留下后手。”

    真理正说着,一个黑影从真理圣殿的后方走了出来。

    他随手捡起了地上的一本书,那本书的名字叫做《和平》。

    “真是讽刺,当初的战争达人居然还会看这种书?”

    面对对方的嘲讽,真理一点都没放在心上,而是将那本书拿过来放在了自己的胸口。

    “不看书就不要糟蹋书,这是我弟弟送我的,我爱看怎么样?”

    “哦?你弟弟?不就是我送的,送书的人不就站在你的面前?”

    对方露出了他的真面目,是交易。

    “呵……你不是他,真是羡慕你啊~”

    听到这声羡慕,这个“交易”来了兴趣。

    “你说说,怎么一个羡慕?”

    真理坐回椅子上,轻轻用手拂过书本:“羡慕你能这样自欺欺人,不得不说,我弟弟就是厉害,能想出这种方法来搞定一些事情,而且……你这身体什么时候还给人家?”

    对方听了这话显然有些不高兴了。

    “这可不归你管,倒是你,不要忘记我们的约定,你该死了。”

    张口闭口就是一个规则的死亡。

    真理听到这话倒是没有什么感想,她只是点了点头。

    “真理不会停歇,我只是一个叫真理的人而已,倒是你……距离真理最近,但是又最远,半只脚迈入永恒,但是却永远被拒之门外,有什么感想?”

    这话说到了对方那人的痛处。

    对方冲上来想要抓住真理的脖子,而真理只是将头往旁边一偏就躲开了。

    “呦呵,恼羞成怒了?当初他也是这么说你的吧,‘无’听起来威风,大本源都怕三分,但是就是个长不大的小屁孩,自以为是,殊不知,早就是一具迈入坟墓的枯骨。”

    对方的脸早已扭曲,整个身体都开始变化起来。

    半步永恒的身躯开始展开了。

    “怎么被戳到了痛处?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他捅死的人,你也将会是其中一个?”

    说到这,对方的身体开始急速还原,又回到了原来交易那副模样。

    只不过,对方的胸口上多了一道裂痕。

    “行吧……看来……你真的很喜欢你那个弟弟。”

    说到这,真理笑了起来。

    “废话,我不喜欢自己的弟弟难道还喜欢你这个烂黑影啊!”

    对方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地退去,最后,它还留下了一句话:

    “记得死,不要浪费你母亲留下的东西。”

    在对方消失之后,真理在自己空无一人的圣殿内放声大笑起来。

    “哦呦,看来我真是不如交易,他还真的什么都算到了,真的是。”

    真理摇了摇头,然后仔细将刚刚的时间留影留了下来。

    不是和无的那段对话,而是她刚刚抱着命运的那个场景。

    “多少年才能抱到姐姐?真是说不准呢~但是……我可没说过假话哦~”

    她要死是真的,她和无的交易也是真的,但是……她要迈入半步永恒也是真的。

    应该说,她此时已经是半步永恒了。

    以前死去的尸体去哪了?

    都被自己消化了呗。

    靠着死亡轮回一次次蜕变己身,第一次死在针对性武器手上,第二次死在半步永恒神器手上,这第三步死在永恒神器上,这最后一步……就是死在自己的手上了。

    “我是真理,我在追寻真理,我也排斥真理,这或许就是真理的魅力吧,真是让人难以割舍。”

    说完,她离开了真理圣殿。

    真理圣殿此时开始崩塌,从内向外,规则在瓦解。

    此时,整个诸天的真理规则都开始震动起来。

    真理这个规则包括了很多的分支。

    知识,学习,智慧之类的都属于真理。

    如果真理消失了会怎样?

    那就是,这些概念都会消失。

    但是现在,真理开始显然沉寂,一股马上就要死透了的味道。

    不仅是刚刚离开的破灭感到了十分意外。

    应该是所有不知情,知情的都感到了意外。

    最为意外的是空间。

    “不是吧!我就讲了她两句,不至于自杀吧!”

    说着,手上的动作是一点都没有停下,马上将永恒之门一卷,就要去救人……不对,按照这个消解速度,现在可能就剩下个球了。

    而物质此时也是一脸懵的状态。

    这边在训斥虚妄不要搞事情,和气一点,那边话都没有讲完,这边真理就要自行消解,带着整个真理规则一起去死。

    所有人都抱着救人的心态直冲真理圣殿,至于真理规则?

    艹!那是什么东西,有自己家里人重要?

    而此时的另一个地方。

    “该死!那个家伙居然真的在我眼皮子底下把意识珍宝拿了!”

    刚刚和命运留下的过去打了一架,自己状态不是很好,居然给对方走掉了,因为对方在意识珍宝上有后门,自然就比这个靠抢的优先级高了一点。

    但是下一刻,无限就没心思担心那个意识珍宝了。

    “不至于吧!言华干嘛自杀啊!”

    这个举动可把无限整傻了。

    这次的紧闭可是闭的死关,起源亲自动手,她出不去,现在,只能请求大家的动作快一点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