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死生物的巫师旅途

264 一如既往地恶趣味

    就在车内气氛变得紧张的时候,前门被人拉开,借助昏暗的星光波尔两人隐约看到一个女人坐了进来。

    “你在和他们废什么话,杀了不就完事了。”

    此时,车里的顶灯被打开,波尔能够看到司机是一名黑发少年,坐在另一边一脸不耐的是一名少女。

    鲁维克看着后座上沉着脸的波尔,又看了一眼紧紧靠在他身上的女孩,微笑道,“你的名字叫波尔,对吗?你的灵魂似乎散发着野心的味道,而且我也是一个对细节非常敏感的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其实对身边的女孩一直都很厌恶。”

    似乎被说中了内心深处的想法,波尔眉头一皱,随即冷笑一声说道,“你说这些干什么?难道是因为你知道了我的实力,想要以此分散我地注意力然后逃走吗?!哼!休想!”

    克蕾雅此时神色极度紧张,语气慌乱道,“我是郁金香家族的克蕾雅,不管你想要得到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只求你不要伤害我们!”

    波尔转头对女孩说道,“你说这些干什么?难道你害怕我保护不了你吗?”

    女孩怯懦的看了他一眼,摇头说道,“不...不是那样的,我只是想保护我们。”

    说到这里,她接着对鲁维克说道,“不论是宇宙结晶,还是别的什么,只要你提出要求,我都可以接受。”

    鲁维克依旧面带笑容,“但如果我想要的是你们的灵魂呢?你还会答应吗?”

    话音落下,无尽的黑暗将一切笼罩。

    而当波尔两人察觉到其中浩瀚如海的意志威压,均是无比震惊,四级巫师!

    如同被拉入深海,肉体和灵魂受到挤压,窒息。

    但随后,一道阴冷嘶哑,带着戏谑的声音传进他们的灵魂之中。

    “我向来都是一个公平公正的人,波尔巫师,所以我现在给你一次选择,而这个选择也会决定谁能活下来,谁又会死去。”

    伊芙琳此时同样身处黑暗,她依旧坐在座位上,无聊的撇了撇嘴说道,“亲爱的,你的恶趣味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没有改变啊,难道我们早点收工然后去吃顿晚餐不好吗?非得在区区两个人类身上浪费时间。”

    不同于鲁维克热衷于从精神层面对其他生物的折磨获得愉悦,伊芙琳更倾向于真刀实枪的作用在被折磨对象的肉体上,或者说,她那人工合成的意识并不能细腻的察觉到人类情感变化的每一个细节。

    就像她说的那样,信守诺言鲁维克。

    说出去的话,不死生物可从来都没有循规蹈矩的遵循下去的习惯。

    而波尔此时听到鲁维克说的话,强行镇定下来,说道,“什么选择?!”

    “这很简单,我的朋友,你可惜选择自我牺牲,或者让你的女人代替你接受死亡的拥抱,怎么样?”

    克蕾雅同样能够听到鲁维克的声音,随即她大声哭喊道,“你杀了我吧!只求你让波尔离开!别听他说得,杀了我!”

    而波尔毕竟是一名三级巫师,他并没有当即做出回应,而是说道,“不论我作出何种选择,你的目的是什么?克蕾雅或许有一定的价值,但我并不觉我自己存在着被一名四级巫师亲自出手暗杀的必要。”

    自然,波尔很难理解自己和克蕾雅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就被一名四级巫师盯上,而且对方还毫无目的的要和他们玩什么见鬼的死亡游戏。

    试探吗?

    还是说这是刺杀者的个人习惯?

    “目的吗?当然,只不过我总是喜欢在达到目的之前寻找一些乐子,比如品尝两个灵魂撒发出的恐惧,所以你的选择呢?波尔巫师。”

    他当然记得鲁维克之前说过的话,他们的灵魂。

    但这种鬼话只有傻子才会相信!说不定这是维克特派人来试探他的手段!如果现在就暴露自己选择活命,那么一切努力都会是白费!

    犹豫了一会,他咬牙说道,“让克蕾雅走吧,我留下。”

    “不!波尔,你不能这样,如果你死了,如果你死了,我...我...”

    “别说了,克蕾雅...我爱你。”

    鲁维克当然知道他在撒谎,且不提没人能够面对死亡时如此坦然,甚至他的声音都非常平稳,没有任何颤抖,就连灵魂中散发出的恐惧都在减少。

    但不管是他想到了什么,还是说自认为鲁维克不会真的杀人,这都是在用推测在赌博。

    黑暗中传来一阵阴冷的笑声,“我似乎闻到了说谎的味道,波尔,但既然这是你的选择,那么游戏结束。”

    话音落下,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在黑暗中骤然响起!

    活人的身体和灵魂被负能量缓慢侵蚀的过程可不是什么享受。

    波尔愣了几秒,当即大喊道,“该死的!我不是做出了选择吗?!你...!”

    那道阴冷的声音充满戏弄和冷漠在他耳边响起,“但我有说过你的选择还带来何种结果吗?桀桀,承认吧,波尔,我曾见过无数个和你一样,充满野心的人类,在你做出选择的时候,其实一直都认为我会故意杀掉克蕾雅来让你感到痛苦,不是吗?嗯...但我似乎并没有嗅到悲痛呢,朋友,只有美味,让人迷醉的恐惧。”

    这个时候,波尔才真的开始慌了。

    那如同精神变态一样的咏叹调式说辞,还有弥漫在黑暗中如同死亡一般冰冷的意志威压。

    他此时才终于明白,这个家伙不是在和他闹着玩!

    但被拖入吞噬领域后,他甚至都无法使用出哪怕一个不入流的戏法,所以他双拳紧握,他知道自己没有说出阻止这一切发生的话语,因为那很可能让自己陷入死亡。

    心跳急剧加速,浑身都被汗水浸透。

    最终,他还是没能忍住对生的渴望,颤抖着询问道,“所...所以你的承诺还是有效的...对吧,只要有一个人死去,另一个人就能离开。”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隐约听到克蕾雅嘶哑虚弱的声音,其中充斥着难以置信,还有阵阵啜泣。

    “波尔...你是...认真的吗?”

    鲁维克也在此时跳出来适时地说道,“啊哈,忘了告诉你,你的小女朋友现在还没死呢,惊喜吗?”

    人类的尊严,还有他们的阴暗面,不论什么时候都是软肋,一旦被暴露和践踏,就会开始变得疯狂!

    波尔同样难以置信,仿佛有人使用一把刀子狠狠的扎进了他的脑子里!

    他疯狂的大叫道,“你这个疯子!恶魔!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难道折磨我们能给你带来快乐吗?!”

    “桀桀,你终于说对了一点,朋友,这正是我的乐趣所在,嗯...你能闻到弥漫在四周的绝望吗?要知道,绝望这种东西可比恐惧要珍贵的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