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黑沙剑尊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两仪

    但是,浩瀚蔓渠山,泱泱竹海不知多少年积存的纯阳紫气。虽然大头被那株紫纹精金竹带走了,虽然这紫气不过破晓时才有一缕,极为稀薄。

    但是聚沙成塔,架不住时间的积累啊。起码这一缕纯阳紫气还不是黄烁一个开光的修士,一柄六品的灵剑足矣吞下的。

    但是周流剑还是给黄烁争取了宝贵的时间,也吸纳了大部分的纯阳紫气。

    黄烁一边全力控制着纯阳紫气,一边心念急转,思考着破局之法。

    方向不是没有,现在阴风离火阵的阴火属少阴,离火大禁引来的亘古地心炎是地炎,属少阳。这纯阳紫气属太阳。四象独缺太阴,阴阳失衡,自然混乱抵消。

    当务之急,无外两条路。要么想法把这些纯阳紫气排出,继续走少阴少阳之路。要么就是想办法引入太阴,中和太阳,四象平衡。

    但是太阴...同样分属天地,天上源于月亮,太阴月华是最精纯的太阴之力,只是相对稀薄。而地上源于幽冥,黄泉之水为冥土至阴之力汇聚而成。

    可这两样...都是远水不解近渴啊!

    水?

    黄烁突然一愣,猛然转头看向了山顶的那一汪小小的湖水。

    水性阴柔,虽然不是至阴,达不到太阴的标准。但是...自己似乎又被常识误导了。这个世界的属性其根本是灵气,而非外在的表象。

    山顶的小湖并非一般江河汇聚的湖泊,而是源于山顶积雪融化之水的汇聚。其性冰寒,至阴。

    在炼丹术中,有一味药引被称为无根水。雨雪霜露未汇入江河前,是为无根水。无根之水,水性纯粹,不染他物。

    行不行也要拼一把了!好在剩下的纯阳紫气量也不大了,否则还真不好凑合。

    黄烁一心二用,把神念发挥到了极致,匆匆在本已成型的大阵中再镶入一些语句,从小湖中抽取冰雪至寒之气。

    终于在他神念近乎枯竭之时,勉强完成了构筑。

    剩下的黄烁就实在管不了了,周流剑撤回,用最后一道神念引动冰雪至寒之气撞向纯阳紫气,然后就躺平,坐等结果了。他实在累了,一个人布置大阵本就艰难,还遇此突变,说不心塞是假的。

    也是黄烁运气好,太阳真火也称金曦离炎,至刚至阳。但这纯阳紫气虽是纯阳属性,但却柔和的多。否则也不会被灵竹吸收,但凡性质烈一点,早就把灵竹烤死了。

    随着冰寒之气和纯阳紫气相撞,阴火,地火也搅合了进来。慢慢的四象趋于平静,等一切平定了下来,黄烁才发现,山顶的小湖和炎池已经成了阴阳鱼的模样。阴阳之气在其中流转不息,嫣然已经四象反了两仪。

    现在这护山大阵已经完全可以称为两仪金风阵了。

    疲惫不堪的黄烁趴在地上狂笑不止,笑的歇斯底里。

    这一刻,他终于有了一点安全感,终于有了一块完全属于他自己的地盘,终于在这个世界有了一方立足之地。过程是曲折的,但结果...已经好的不能再好了。

    等大壮他们回来的时候,黄烁已经基本研究透彻了新生的大阵。

    这次大阵的布置,不但让他们有了一块落脚之地,更重要的是,黄烁之前对阵法各种的研究,积累的经验。终于随着这次大阵的成功布置,《归藏》突破到了中级。更多的相关知识,更为深刻的理解注入识海,黄烁对阵法的认知有了质的提升。

    所以当大壮和渊辞他们落地,只是察觉这蔓渠山变化极大,和他们记忆中的大相径庭。但却并未察觉大阵的威力。阴阳之力流转,极为隐蔽,几乎没有能量外泄。所以他们明知道整座山都被幻术包围,却察觉不到任何力量的波动。

    黄烁忙完后,开始招呼大伙吃饭。现在山上也没别的吃的,就剩竹米管饱了。

    黄烁事后把竹米搜集了起来,足有十几吨。他洒下了一部分,让其重新成长。剩下的就囤了起来,当做这段时间的粮食。

    可惜他没学种植类的技能,只有当初在外院的时候,买书学了一些凡品的基础技能。不过好在这种灵植生机旺盛,就算不管也能长的很好。

    吃饭的时候,气氛极度尴尬。

    大壮把一家人都接来了,有李婶,有他二哥和新娶的二嫂。大壮成了剑宗真传,家里也算陡然而起,搬进了大宅子,还有官府定期的俸禄供养。所以他二哥也就很轻易的成家立业了。

    但毕竟是凡人,突然被拉上浮空舰,就已经快到心理承受的极限了。又来到这样一处处处充满着怪异的环境,又害怕,又好奇,神情复杂至极。

    而让黄烁头疼的还是老头和渊辞。

    老头很倔,这一点黄烁早就知道了。但没想到老小孩脾气犯了,还能倔的不吃饭。

    “老头,意思意思行了啊。你说你不是已经告老了么,我让大壮接你过来享清福,你气个什么劲。”

    老头冷哼了一声。

    “吾之残躯,早已奉献给了我主伟业。岂能在此苟活残生。小子,速速把我送回去,否则你麻烦大了。”

    黄烁眉头瞬间拧成了麻花,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黄烁记忆中的老头,有两个阶段。在江阳城的时候,那是一个看破一切,只想平淡了此残生的暮客。慵懒,好酒,好烟但真实。

    豪山矿场时的老头已然大变样,就像一个老父亲一般,见到子嗣有出息,想尽一切办法,努力给后辈当一块垫脚石,试图让黄烁在剑宗能过得更好。

    但无论是哪样的老头,都刺激着黄烁柔软的内心。

    但现在,眼前这个老头,模样还是那副模样,也就收拾的利索了一些。但是性情大变,黄烁已经完全感受不到两人之间的亲情了。

    怎么会这样?人虽然是会变的,但有可能这么彻底么?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老头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壮,不吃就硬塞,煮成稀粥给我灌,饿不死就行。”

    说完看向渊辞,抬手指了指屋外。

    “出外一叙可好?”

    渊辞本就挑着竹米难以下咽。他什么出身,平日里锦衣玉食,这一点味道没有,还有些粗涩的竹米真心吃不下。

    闻言,二话不说,放下筷子,就向外走去。

    “老头之前你也见过,现在这状况,渊辞兄可有指教?”

    渊辞脸上闪过一丝犹豫,半天没开口。黄烁也不急,静静地等着。

    “说实话,我也不确认。不过之前在大燕皇宫,吕真刚提及十三号,燕桥北神情有异,倒是让我想起了剑宗内的一个无聊的小道消息。”

    黄烁眼中一亮,赶忙追问。

    “什么消息?”

    “礼尚往来,我随吕真刚特意跑这一趟蔓渠山,你不会猜不到我的来意吧?”

    渊辞没直接回答,反倒问起了黄烁。

    黄烁倒也不在乎,直接说了自己关于妖族的猜测。渊辞听了,神色大变,转身就想离开,但被黄烁一把拉住。

    “我要的消息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