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大盛画尸人

第三十七章 一朝拜鬼终生是鬼

    济水城,杜朝宗府邸。

    若是普通人家,拥有一套坐北朝南,位置风水俱佳,前后七进七出的大宅院,那委实算得上是豪华了。

    但对于杜朝宗这一州巡抚来说,却只能算是中规中矩。

    据说江州巡抚常霄以及青州巡抚王世成的宅子,那都是前后十几进甚至二十几进,院套院,廊连廊,亭台楼阁,水榭花坊,民间都称此两州巡抚的宅院比皇宫都气派。

    若是太平年间,如此高调,那就是找着被皇帝办呢。

    但适逢乱世,君轻臣重,面对这些封疆大吏的逾矩之举,皇帝也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看不见听不到了。

    相比江州和青州两州,杜朝宗的府邸可谓是相当低调了。

    今天白天从凌寒所住的官驿出来后,杜朝宗的行为也是正常得有些不正常,简直循规蹈矩得有些过分了。

    凌寒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早已被发现了?

    服部川出事之后,这位巡抚大人就暂时接管了济水府衙,一应大小事务全都详细过问并给出处理意见。

    尤其是凌寒交待的两件案子,以及开平帝的新政实施事宜。

    之前一直迟迟未决的新土改政策,就这两天杜朝宗拿几个鲁州各州府的土豪士绅当反面教材,以抗旨不遵为由直接砍了头。

    这一出杀鸡给猴看直接把迟迟未能落地的新土改政策给推进了一大步。

    不仅如此,凌寒还特别注意,这位杜大人还在开平帝政策的基础上,结合鲁州地方特点,增添了一些详细的法条。

    这些法条对于灾后重建,流民归乡等都是具有积极的促进作用。

    如果不考虑凌寒从记忆幻境中看到的画面,单纯看杜朝宗这几天的一应作为,这不仅是个好官,而且还是一个有能力有气魄的股肱之臣。

    但凌寒很清楚,他不是。

    所以他这么做,到底想干什么?

    或许今晚之后,答案就能揭晓了。

    .

    子时。

    一道煊赫的刀光无声无息破开了杜朝宗书房的大门,木屑纷飞之中,一个头戴斗笠,身穿黑衣的身影如脱弦之箭冲向了正靠在书房太师椅上假寐的杜朝宗。

    正是凌寒假扮的津次郎。

    凌寒的刀尖在距离杜朝宗也就几公分的距离上遇到了一层坚韧至极的阻碍。

    感觉就像是赤脚踩进了淤泥之中。

    杜朝宗似笑非笑地睁开眼睛,很随意地挥了挥手,凌寒就感觉身体好像被狂奔的马车撞到了一般,脚尖儿离地,整个人“轰”一声撞穿了墙壁,直接躺在了书房外的院子里。

    这……

    这不是一品炼炁士的能力吧?

    虽然凌寒为了模仿津次郎,并未使出全力,但也不至于被一个一品炼炁士挥挥手就打飞这么夸张吧?

    从天下群英谱之中看到杜朝宗的品阶依然是一品。

    那唯一的解释就只能是杜朝宗身上有增强能力的法宝或者其他物件儿,就好像萨托依靠吞金兽实力可媲美仙王级一样。

    来不及想太多,凌寒身体一拱,整个人倒着就从地面上飞了起来。

    人还从平躺的状态没有站直,手中几道刀光如同排山倒海一般“唰唰唰”从自己撞出来的缺口之中飞进了书房之中。

    斩鬼刀法。

    样子和倭族的武士刀法几乎一模一样,但威力及变化却加强了不少。

    书房之中传来一声闷哼,凌寒心中一动,脚尖儿重重踩在地上,再次从缺口之中飞了进去。

    “滚!”

    冷冷的低吼之后,一道掌风不偏不倚打在了凌寒的胸脯上,整个人再次飞了出去。

    等凌寒再想冲进去的时候,已经晚了。

    三道人影带着残影挡在书房门外,两男一女,看年龄都在三十岁到四十岁的样子,两个男人用剑,中央的女人手中一杆黢黑的铁胎弓,箭已上弦,稳稳瞄准了地上的凌寒。

    两名用剑的男子,俱都是一品上的剑士。

    而那名用弓的女人,赫然竟是一名圣阶大圆满的弓箭手。

    这还不是整件事情之中最诡异的地方。

    凌寒的分身一直跟着杜朝宗,寸步不离,但从来没发现过这三个人的存在。

    换句话说,如果凌寒不是隐身跟踪,那么分身可能早已死在这三个人手中了。

    “吱呀”一声,书房的门缓缓打开,杜朝宗脸色略带潮红地走了出来,看意思刚才那几刀确实命中他了。

    那也就说明,他确实只是一品的水准。

    攻击力强悍只是因为有法宝增幅。

    既然目的已经达到,再继续打下去也占不到任何便宜。

    关键是为了嫁祸岛国倭族,只能使用斩鬼刀法,自己的其他技能都不能用,打起来太被动了!

    如果刚才能用风影步进行闪躲的话,杜朝宗根本不可能打中自己。

    如果今晚来刺杀的,是仙王级的津次郎本人,杜朝宗也几乎不可能躲过第一刀。

    因为武士的身体与刀法完美契合,人刀合一,可以施展出近乎鬼魅般的速度以及精准度,即便第一刀刺不中,也会瞬间泄力,在极短的时间内打出一套连招。

    杜朝宗只是个一品炼炁士,如果不及时躲远,拉开距离的话,能活下来的可能性无限趋近于零。

    可凌寒不行,斩鬼刀法固然威力无匹,但那毕竟只是一套刀法而已。

    能形似武士,就已经很不错了!

    反正今晚来的目的也不是要杀杜朝宗,既然目的达到,试探出了杜朝宗的虚实,再打下去也就没什么必要了。

    “哼!”

    没等杜朝宗他们说话呢,空中传来一声冷哼,然后一个身穿深绿色军大衣,头戴大檐帽的青年破空而来,稳稳落在地上的“津次郎”身边。

    “你以为你跑得了吗?”凌寒也不理睬书房外的杜朝宗几人,抬脚将地上的“津次郎”踩住,冷笑着问道。

    “海王的子民无惧死亡!”地上的“津次郎”嘶声高叫了一声,嘴角一缕鲜血流出,头一歪,登时失去了气息。

    自断心脉而亡。

    现在凌寒的“装死”技能,可谓是出神入化。

    主要是和“胎息术”合二为一了,现在凌寒装死之后,心跳呼吸全无,除非有擅长魂术的巫师或者缝尸匠在场,否则根本就没法区分真假。

    凌寒探身取下尸体脸上的蒙面黑布,转头看向杜朝宗:“明知已是必死之身,还要拼了命地来刺杀你,看来你们之间仇怨很深啊!”

    杜朝宗没有回答凌寒的问题,而是一脸惊诧,带领身边的两男一女齐齐跪倒,高声叫道:“见过国公爷!国公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做完了前戏,杜朝宗这才苦笑着答道:“在下与他并无私怨,想必是近日在下所为触怒了他们,才引得倭寇痛下杀手吧!”

    “哦?”凌寒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似笑非笑地盯着杜朝宗,“之前没有发生过这种事?”

    言外之意,之前都干什么了?

    杜朝宗赶紧解释:“当然不是,杜某为官近百年,这种刺杀已是习以为常,多亏了有这几位高手相助,才一次次化险为夷。”

    “一名圣阶大圆满的弓箭手,两名一品上的剑士,杜大人好排场啊!”凌寒呵呵一笑,“大盛穷极全国之力,圣阶高手也不过三人而已。”

    “杜大人却有圣阶高手贴身保护,本座倒是羡慕的紧呢!”

    “国公爷说笑了!”杜朝宗陪着笑脸,连连拱手告罪,“以国公爷的神仙手段,不说天下无敌,那也是一旦独挡蛮族百万雄师的存在。”

    “别说圣阶了,即便仙王级高手,也不配给国公爷当保镖啊!”

    “既然都被国公爷看穿了,在下有个不情之请。”

    “国公爷,可否借一步说话?”

    凌寒嗤笑一声,随手收了地上“津次郎”的尸体,而后昂首挺胸跟着杜朝宗进了书房旁边的一间面积略小的会客室之中。

    杜朝宗不慌也不忙,又是命人沏茶,又是瓜果点心等都摆好了,这才喝退众人缓缓走到凌寒面前,“噗通”一声跪倒,叹了口气:“国公爷容禀!既然国公爷依然看出我那几个不成器的保镖的品阶,那自然也早就看出在下是一品的炼炁士了,对吧?”

    凌寒眼角含笑,不说话。

    相当于就是默认了。

    “那国公爷可知道我这鲁州境内,共有多少圣阶?多少一品?”杜朝宗再次问道,“恕在下斗胆,如果在下告诉国公爷,我这鲁州境内,有仙王级存在。”

    “国公爷可相信?”

    凌寒嘬了一小口茶水,继续似笑非笑地看着杜朝宗,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我这鲁州境内,共有十七名圣阶,一品算上在下共有一百又二十三人。”杜朝宗一脸的自豪,声音都有些颤抖,“至于仙王级,有两人。”

    “不过这些人,绝大多数都在东线战场之上。”

    “济水城内的高手,除了方才国公爷所见,便只有城外军营之中,还有三名圣阶及十一名一品。”

    “之所以我鲁州一直隐瞒这些高手存在,未曾上报朝廷,属实有难言之隐!”

    到关键地方了!

    凌寒虽然摆出一副无所谓漠不关心的姿态,但实际上耳朵早已竖了起来,就等着杜朝宗揭秘答案了。

    “包括我杜某人在内,鲁州这一众高手,其实都是在最近这十几年诞生的。”杜朝宗犹豫了下,这才心一横,说了出来,“譬如在下,十一年前,我还是一个不入流的普通人。”

    “之所以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升到一品,是因为我们都做了同样的一件事。”

    “我们,信奉了岛国的海王。”

    果然!

    虽然早就猜到如此,但真正从杜朝宗嘴里听到的时候,还是会觉得有些荒诞。

    身为大盛人,信奉的却是敌人的神祗。

    “海王派发给你们的任务,你们都是怎么处理的?”凌寒冷冷盯着杜朝宗,开口问道。

    “看来国公爷知道的,要远比在下以为的多啊!”杜朝宗神色一凛,而后一脸释然,“海王确实会给我们下达任务,而我们也自然全都依约完成了。”

    看凌寒脸色愈发地冷若冰霜,杜朝宗赶紧再次叩头:“国公爷先莫要动气,先容在下一一解释清楚再处置在下也不迟。”

    “我们确实依约完成了海王的任务,但海王却并没有要我等做出叛国之事。”

    “起初都是与练功有关的,比如一天之内要完成多少次吐纳之类,后来开始要我等杀人,但杀的要么是江洋大盗,要么就是贪赃枉法之徒。”

    “唯一触碰杜某人底线的,便只有两件事。”

    “一件便是当年要我将服部川引荐入大盛朝廷,并辅助他成为济水知府。当时我是拒绝的,但见到服部川之后,觉得这人虽然是倭族人,但性子直爽,而且确实也是一个有才之人,所以便答应了。”

    “再加上我大盛用人一向兼容并蓄,不拘一格降人才,早在高祖崇明帝时期便有异族人在朝为官的先例,所以在下引荐服部川也不算逾矩。”

    “但引荐归引荐,在下其实对服部川一直都不放心,这十年间我在他身边一直安插有亲信,时刻监督他,但也未曾发现他有不轨之举。”

    “即便如这次刺杀事件,国公爷明察秋毫,服部川其实并不知情。”

    “他只是被部属蒙蔽,为倭族杀手提供了水鬼营身份作为掩护,虽是死罪,却并非主谋。”

    ……

    凌寒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打断了杜朝宗的辩解,淡淡问道:“这件事已有定论,就不说了!另外一件事呢?是什么?”

    杜朝宗脸色一僵,叹了口气:“另外一件事,则是要我在大盛九州安插自己的亲信,将九州实权控制于杜某手中。”

    “好啊!你可真是好样儿的!”凌寒冷笑着拍了拍手,而后饶有兴趣地起身,蹲在杜朝宗面前,轻声问道,“你的坦诚委实出乎了我的意料,但是为什么呢?”

    “你告诉我这些,是想要做什么呢?”

    杜朝宗苦笑了下:“国公爷听到在下所说的这些,没有大发雷霆,更没有痛下杀手,甚至连一点惊讶的样子都没有,这说明在下所做的这些事情对您来说,早就已经不是秘密了。”

    “既然如此,在下继续隐瞒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国公爷是聪明人,和聪明人共事,就要用聪明人的方式。”

    “之所以在下愿意以诚相待,将所有秘密尽数说出,就是想告诉国公爷一句话。”

    “不管在线信奉的是什么神,但人始终是大盛的人。”

    “这鲁州,也始终是大盛的鲁州!”

    “哈哈!”凌寒都要被气笑了,忍不住站起身,指着地上的杜朝宗大声骂道,“一朝拜鬼,终生是鬼!”

    “你都成海王的信徒了,还有脸说你是大盛的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