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火影之千叶传说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真的出事了!

    “罗砂……不!风影大人,好像出事了!”

    用于招待砂隐一行人的別苑屋舍之内,忽的传来一声,言语之中却是颇为紧急,话语间,差点是乱了礼数。

    “怎么了?”

    而明显,这砂隐一行人是要比岩隐一行人要悠闲的多,虽然说作为风影的罗砂是想要快些签订修盟日傲月,确认深入合作,来避免木叶可能的在解决岩隐之后,赖账的行为。但是,现在看来,着急归着急,罗砂现在还是相当悠闲的。

    至少,在自己的物部前辈爆发出这一声紧急之时,罗砂正在悠闲的享受着吸收了木叶肥沃土地的营养充足和适宜的阳光的鲜嫩的茶叶泡出的茶。而且脸上,也没有多少着急的脸色。

    甚至,在听到这紧急的一声之后,罗砂也没有表现出多少着急的神色,只是轻轻的放下了茶杯。

    毕竟,最关键的停战协议已经签订,他们也付出了极小的代价,虽说修盟也很重要,而且现在谈论的修盟中的深入合作对砂隐也是极其有利,木叶给他们的条件,的确是非常的优厚,但是,对砂隐来说,修盟毕竟是次要的,最关键的还是和谈,现在和谈已经定下来了,双方已经停战了,多少,已经不用那么紧绷的,而且,保持平常心也是非常有必要的,他们现在毕竟是身在木叶,就算再想结束修盟阶段,彻底结束战争,如果木叶没有这个意向,他们也翻不了天,与其因为急躁,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破坏了修盟阶段,还不如悠闲一些,既能调整自己的情绪,又能避免弄巧成拙。

    “噔噔噔!”

    风影的话语响起,却是直接响起了一连串颇急促的脚步声。

    “木叶好像出事了!人员调动的好厉害!”

    而当物部的身影在这客厅中停下,这么一句话,就脱口而出,这向来沉稳的物部,此时的脸上却是一眼看出来的惊骇之色。

    “怎么回事?”

    看到自己的前辈这般表情,罗砂眉头稍稍一种,知道是真的出大事了,整个人也是猛然站了起来,迈步向前,走向了自己前辈刚才用来观察外面情况的房间。

    “风影大人!”

    而就在这时,就在罗砂迈出几步之后,一名护卫也是从门外推门而入,急急的叫了一声。

    “又怎么了?”

    对此,罗砂眉头皱的更紧了些,心中慢慢的浮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名护卫,不,应该说是四名护卫自从木叶禁止出入的那天开始,就开始自发的进行轮班执勤,自主的开始警戒着四周,无论是木叶忍者,还是可能的危险。

    现在看他这慌急的模样,恐怕是真的出大事了。

    说实话,罗砂现在最不想的就是出事,他们现在和木叶的合作可以说是顺风顺水,如果不是木叶现在进入戒严状态,恐怕他们这几天就会将修盟的条约给签订下来了。

    如果再出事,那么签订条约还会延后,对他们是极其不利的。

    首先,他作为风影,不可能在这里逗留太长的时间,甚至,顶多五天,五天之后,他就必须启程回村了,不然,村子一直处于没有影的状态下,又处在战争时期,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危机,而且现在岩隐和他们同时间来求和,知道他在木叶,很有可能会对砂隐发动袭击,他不可能留的太久。

    其次,这次的戒严,很有可能是岩隐搞小动作引起的,时间一长,万一岩隐又想出什么利用他们来破坏和谈修盟的小动作,比如嫁祸什么的,那后果可能是不堪设想,他可是以影的身份深入到木叶的大本营,不管木叶态度如何,本身就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当初他提出亲自去木叶,可是遭到了村子上下一致的反对,如果不是实在是形势所逼,他压根出不了砂隐的大门。

    他待在这里,在岩隐一起来求和的情况下,本就是时间越长,越危险。

    所以,罗砂现在可能是比木叶还要不愿意木叶出什么意外的人了。

    “木叶的人手,正在从我们这里撤离,调动到其他的地方,看那方向,好像是岩隐使节团所在的方向!”

    而此时,跑入的护卫忙开口道,也亏得他能在这喘息的情况下把话给说明白了。

    “调往岩隐使节团的方向?”

    闻言,罗砂一怔,脸色立时就是一变。

    “是的。”

    而这一回,却是他身后的物部确认的说道。

    “真的?”

    听到这一句,罗砂猛地转回头去,神色严肃的问道。

    “没错!”

    而物部回答的也是坚决。

    顿时,听到这一声,罗砂猛地一转身,直接跑到了那用于观察的房间窗口,在看到木叶忍者的确是在从他们这边撤离,并且向着某个方向而去之后,当下脸色一僵。

    真的出事了!

    该死!

    岩隐那边出事了!

    肯定是大事!

    而他心中,则是这么一个念头。

    ……

    “你们木叶……”

    而此时,在岩隐使节团院落的外围,岩山低低的喘息着,一张面庞因为极度的愤怒扭曲着,睚眦欲裂,眼珠子几乎因为怒火而瞪了出来,声音也因为过度的咬牙切齿而有些颤抖,听上去却是如同恶鬼的低吼,吓得他对面面色苍白,一脸惊惧的木叶忍者面部颤动,张口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是要,破坏和谈修盟吗?”

    然后,在喘息之中,他的后半句话,缓缓的吐出,带着无边的恨意和怒意。

    而此时,阴沉的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乌云散出了一条条的裂口,阳光被云层分割成一道道光柱,投入这木叶村之中,这木叶的院落之中,映亮了那团团围住这院落的木叶众多忍者的面庞,也映亮了岩山身后已经拔出武器,一脸悲愤的四名护卫忍者。

    同时,也映亮了那岩山脚下,白须被鲜血染红的,已然断了声息的靠倒在这院落的外墙之上的矮小敦实的老者。

    以及,老者胸口处,那贯穿心脏的长刀。

    那一柄,木叶制式的……

    漆黑长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