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凭美食风生水起

第214章 还是穷了

    有些人,越是给关注,就越是来劲。

    相反,不管她怎么蹦跶都不理,次数多了她就自己觉得无趣了。

    她现在是个孕妇,可要保持心平气和,这样生下来的宝宝才会是好脾气的乖宝。

    所以林蓁在本子上划拉完后,就轻轻推了推秦崝的背,拉他去看布了。

    结果就在他们背身行走了两三步,就听到后面又传来声音——

    女青年定了定神,咬牙道:“达哥,我跟你说,如果不是买不起糕点的话,去走亲戚可别贪便宜买水果。人家就住在本地的,有什么水果自己没吃过?”

    林珍与秦臻对视了一眼。

    秦崝就冷笑了一声:“哪来的神经病?!”

    林蓁呵呵假笑两下,也没就这个话题继续发挥,而是稍微提起秦崝背着的布包把手伸进去掏,其实是从空间里把所有的布票都拿了出来。

    反正他俩的衣服已经够换洗的了,大家都艰苦朴素,一般有两套衣服轮着穿换洗就够了,而他们在明面上的就有三套。而且林蓁还多做了夏冬装各一套放在空间里,所以剩下的布票她准备全部都买适合孩子穿的细棉布。

    这个中心公销社也不知道是因为存货量够足,还是因为白色的以及浅色的棉布因为不耐脏而买的人太少。

    林真把手里三十尺布票全部都数了出来摊放着柜台上,跟售货员说准备买棉布,除了白色的,还要买浅绿,浅蓝,浅粉和浅黄等等。

    林蓁看到她提出要买这些颜色的布之后,本来板着好像谁欠她钱不肯还脸的售货员立马改了一副面孔,变得笑容满面、温柔可亲,就隐约估摸到是什么情况了——肯定是这些布进回来之后,卖得不好不知道积压多久了。

    她眼珠子一转,试着跟对方商量:“小姐姐,能不能打个商量?这些浅色布买的人应该不多,放着也是落灰,就算不能当成特价布那样一尺布票可以买两尺,但能不能一尺布票买一尺半呢?”

    售货员面露为难:“这……这在之前可没有先例。”

    林蓁就撺掇她:“要不你去找你们主任商量一下?毕竟像这种颜色浅的布料放久了很容易变色的,越早卖掉越好,否则等到变色之后,不仅在布票上变成了特价布的等级,而且肯定也得低价处理……怎么算还是现在卖给我比较划算,对吧?”

    售货员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咬咬牙,对林蓁他们说:“那你们在这里等等。”

    然后就急匆匆地离开柜台,通过他们的内部通道到后面去了。

    过了大概十来分钟,那售货员拿了半张纸回来,对林蓁他们点点头,小声说:“可以。”

    就这样,本来30尺的布票买了45尺的棉布。价格是按五毛钱一尺来算的,一共花了23块钱不到。

    秦崝不让林蓁提东西,现在他们又是人心果,又是无花果,再加上这些布料,秦崝就不能拿更多其它了。俩人离开供销社开始回去,先把东西送回招待所。

    林蓁一边走一边嘀嘀咕咕地盘算着:“45尺应该能应付他们小时候的衣物所需要的布料了。但是之后等他们会走会跑之后才费布呢,看来有机会的话还是要多换一些布票,多买一些不回来囤着才行……”

    秦崝就回想起自己在小时候也是摸爬滚打过来的,一脸认同地点头:“听蓁蓁的。就目前来说,除了我们在圩市里用别的东西去换之外,还有两个地方可以想办法——

    “一个是托谢厂长那边。如果糕点厂那边能拿出布票来的话,可以用布票的价值抵去一部分工资。另外就是陈卓尔那边,他的门路多些,换票可能比糕点厂那边还要方便。

    “到时你算一下,我们大概还需要多少布票?给他们一个数,让他们可着这个数量来帮忙淘换。”

    “行,那回去的时候确定了数量再告诉他们。”

    回到了招待所把东西放下,俩人才出去吃午饭。

    秦崝现在小心得很,生怕累着了林蓁,所以坚决不像以前在市里买板栗的时候一天跑好多个地方。吃完饭后他又带着林蓁回来招待所,让她睡了个午觉。

    午睡起来之后拉他去散步。

    说是散步,但是林蓁看秦崝的样子,是有点目的地往一个方向走的。他不急着揭晓谜底,林蓁也不多问。

    由他带着她穿街走巷,走了约摸十五六分钟的样子,就走进了一条让人有一种别有洞天感觉的街道。

    跟他们这一路过来看到的那些平房或者筒子楼不一样,这一条街两边矗立的都是两至三层的带有或大或小花园的独院别墅。

    这些别墅的围墙有个别是专门用砖砌了比人高的高度的,但是大部分用的都是那种栅栏,样式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高度。

    因此在外面经过的时候,能轻易看到大部分院子里种的都是什么。

    不过这个年代浪漫不能当饭吃,所以院子里绝大部分种的都是各式的蔬菜,只有少数两三家种了一些花。

    林蓁真是对于这种独门独院的别墅越看越喜欢。她对秦崝吧道:“也不知道这些别墅的所有人有没有传出过想转让的意思?大概得多少钱?”

    “好像要两千多。”秦崝真随口就说出来一个数字。

    这是先前他还在无线电厂的时候,听周围的人议论过的。

    林蓁听得微张着嘴,她在心里回忆一下,一脸苦哈哈:目前自己手里的现金也就约1300左右而已,算起来只能买半个左右的院子。

    不由对着秦崝感叹:“算来算去,我们还是太穷了啊!”

    心想以后他们要更加努力赚钱才行,不过在大展拳脚之前,得先把程家那边的解决了。

    不然按照现在程家收入的分配方式,赚到的钱得交给家里三分之二,那岂不是大部分的钱都给了黎春花?

    到时想要两千块出来,得先挣六千块才行,听着就辛苦。

    秦崝听林蓁真有想在这里买院子的意思:“钱的事先不管,只看……“他把声音压低了些,“蓁蓁日后想到省城这边来读大学吗?”

    那倒不是。林蓁摇摇头:“就是觉得这些院子漂亮,然后想有一套住着方便而已。你想想,要是我们在省城有一套房子,到时候再过来就不用总住招待所了,在自己的家里住着舒服。”

    林蓁没有说太多,不过秦崝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住招待所折腾呗!
Back to Top